錯綜複雜的人生裡頭,仍會有這麼一天,讓你覺得這世界算是還有救。

金在中一手牽一個娃,這倆個小朋友一個叫朴有天,一個叫金俊秀。年紀相仿但生日就相差了幾個月。朴有天今年五歲,金俊秀四歲。金在中於下班後很盡責的就開了車去幼稚園將他們接回家。他一手拎一個孩子,然而將他們帶上公寓,替他們開了門,然後說:「你們進去,把鞋子放好,洗手準備吃飯。」

朴有天是聽話將鞋子放進了鞋櫃裡頭,而金俊秀只是把鞋子放在玄關邊,那小短腿脫了鞋人也就趕緊往廁所衝去準備要去洗手。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鞋,嘴上嘟嚷嚷的說:「秀秀你的鞋子沒放進去。」

他說完話,小小的身子也就彎了身,替金俊秀的鞋子給擺進鞋櫃裡頭。金在中是摸了摸朴有天頭,然而笑說:「等等爸爸去打俊秀的屁屁。」他本想是給朴有天一個安慰,然後再給金俊秀一些懲罰,可卻未料今日的朴有天卻對他這麼說:「爸爸你不要打俊秀。」

金在中是嘆了口氣,他拎著食材走進客廳,微微笑笑的說:「你說不打就不打吧。」

金俊秀墊腳尖洗完手以後,又跑至玄關將緩慢的朴有天拉進了廁所,「快洗手快洗手,等等可以吃雞塊!」金俊秀笑得很開心,朴有天也陪著他一起笑了起來。倆人在廁所裡頭洗完手,然後便乖乖至廚房的餐桌上等待金在中將他們期待的雞塊給炸出來。

金在中一人在廚房裡忙著,他煮湯又炸著雞塊,時不時還會探頭探腦的注意在餐桌上玩耍的倆個小朋友。這樣的日子,他們已一同過了五年。

想當時,自己的前前妻跟別人跑了,自己的前妻也不明的消失,然後兩個妻子都留下了別人的骨肉給他,雖說那時他真的想死,不過他卻沒辦法伸出手掐死眼前這倆個屁孩,因為這兩個孩子也是這段婚姻裡頭的受害者。他一個人帶著這倆孩子是累了一點,可習慣了以後,他還真不覺得帶孩子有什麼。

本來以為他一人的薪水很難三人分,畢竟他的工作新水也是一般般而已,沒有多到哪,可也無少的誇張。還好現在孩子還小,他三餐不用吃得很飽,一半的分量分給胃口小的朴有天與金俊秀,這樣一家三口也溫飽了。縱然不知以後學費能不能支應的起來,不過那也到時候再來想辦法吧。

他端出了炸雞塊,用了小碟子倒了些番茄醬讓那倆屁孩沾著吃。他又走進了廚房裡頭顧著湯,邊攪拌邊想著事情。

他不知道這倆個孩子會不會想要有個媽媽,但他卻對於婚姻這條道路有了陰影。他也想過,小孩子其實要給予他們一個健全的家庭比較適合,不過他又擔心著,若他結婚以後,因為自己工作很繁忙沒法陪老婆,老婆又與他人跑了,那麼那兩個孩子仍是得重新適應沒有母親的生活。

朴有天與金俊秀不曾吵過要找媽媽,開口閉口都喊爸爸的他們,似乎也習慣沒有媽媽這號人物的存在一樣。金在中關了瓦斯爐,狼狽的輕嘆一口氣。他已不再相信婚姻能會有多美滿,被拋棄兩次的他,他總覺得他這輩子就只適合自己一個人生活。

「玉米濃湯好了喔。」金在中將大鍋的玉米濃湯端了上桌,然而笑著又說:「雞塊好吃嗎?」

金俊秀與朴有天吃得滿臉都是番茄醬,不過嘴上還是給了金在中一個很滿意的答案。金在中很欣慰的看著這倆個屁孩,雖然上帝讓他失去了當丈夫的資格,擁有老婆的權利,可上帝也似乎為了彌補他,所以帶給了他這倆個孩子。

現在的他猶如袋鼠爸爸一樣,袋子裡面裝著兩個小屁孩,可這一切都不打緊,他反倒很開心金俊秀與朴有天願意與他一起生活。但小孩總有一天都會長大,想至這,他心中還是會有一點感慨,因為後來的生活,還是只有他一個人。

「爸爸你也快吃。」金俊秀用著油膩膩的小手將雞塊沾了番茄醬然而遞上金在中的嘴巴,金在中一口就把雞塊咬走,含糊的笑說:「謝謝你俊秀,真的很好吃。」

「我就說吧!」金俊秀笑了起來說。

金在中看著眼前這倆個邊吃邊打鬧的孩子,他替他們盛了濃湯,一口一口餵著他們喝,等至這頓飯享用完以後,金在中自己也累了。他看了看時間差不多,一個人收拾著餐桌上的碗盤,嘴上叮囑道:「你們倆個要準備洗澡了喔。」

朴有天點點頭,然後大聲對著金俊秀說:「秀秀我們一起洗。」

「好!」金俊秀跪在沙發上回道。

「爸爸先去倒個垃圾,等等在幫你們放水。」金在中擦著餐桌邊向在客廳裡打轉的兒子們說。

朴有天乖巧的點點頭,然後開了電視就與金俊秀一起看了起來。金在中在廚房裡整理著已累積兩三天的垃圾,他一個人就拎了不少的垃圾走出房門,離去前還不忘說:「不要替陌生人開門喔。」

「好。」朴有天與金俊秀雙眼是盯著電視,聲音回著金在中。

金在中帶上了門,手中就拎著大小包準備於公寓外等待垃圾車。他慢慢的下著樓梯,由於垃圾的分量有些多,又太多的大包小包,於是他便停了下來,打算將那堆垃圾重新的拿起。

然而就在這時,他身後突然有個男人對著他說話,「先生,需要我幫忙嗎?」金在中轉過了身看著他,那人他並不熟悉,不過他知道那人就是住在他隔壁的鄰居。

「不好意思,那就請你幫我拎這兩包。」金在中尷尬的笑說。

雖然他也是男人,不過有時東西太多還真不是一個人所能應付的來。既然這位鄰居願意幫助他,那麼他也不吝嗇的就給接受。男人一手拎起了那兩包垃圾,與他一同下著樓梯,金在中瞄著那男人的臉龐,突然問:「先生您貴姓?」

「哦,我姓鄭,鄭允浩。」鄭允浩微笑說。

「我姓金,金在中。」

「你好。」

「你好。」

他們彼此都曉得對方是鄰居,可這還是他們頭一次說話。他們不知道對方的作息是如何,只曉得要遇見對方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不過這回卻很意外的,他們竟然會在同個日子裡等待垃圾車,通常鄭允浩倒垃圾的時間不會是在今天,只是剛好今天沈昌珉的零食吃的比較多,所以才會出來順便倒個垃圾。

他們倆與其他人站在公寓外聽著垃圾車的音樂,並沒有聊天,也不知道該聊些什麼。金在中是看著鄭允浩拎著自己那兩袋垃圾的手臂,他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想自己再拿回來,但他始終開不了口,就直愣愣的站在鄭允浩的身旁。

鄭允浩也很安靜的待在他身邊,然而在垃圾車繞來他們的公寓前時,他一把就將自己手上所有的垃圾丟進了垃圾車裡,然而轉過身準備回公寓裡頭。金在中是尾隨在他身後,他們倆住在同一樓層,於是也一同爬著樓梯上樓。當鄭允浩來至三樓要開啟自家的房門時,金在中便突然說:「鄭先生,今天謝謝你。」

他與金在中的家門是面對面,他轉過頭看著金在中的臉蛋,也點著頭回笑答:「不會的,不用客氣。」

於是,他們最後還是各自的進了家裡,默默的將房門關上。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