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在中一大早起床就忙著孩子們的早餐,金俊秀在房間裡頭聽見鬧鈴一響,他很無奈的坐了起身,小手就打掉了鬧鐘,另一手便揉著眼睛說:「有天起床。」但朴有天是出了名的深眠人,他很不容易被叫醒。金俊秀的小手搖著他,只可惜朴有天仍是睡的沉,叫到最後,金俊秀也索性的疊在朴有天的身上繼續睡。

金在中將一切都忙完以後,又回至房間,看見這兩個屁孩還沒起床,他雙臂一個出力,就把兩個睡死的屁孩拎至廁所,然後說:「快刷牙洗臉!爸爸要帶你們去上課了。」

金俊秀與朴有天也就在金在中的壓迫之下梳洗完畢。金在中替他們換上幼稚園的制服後,金俊秀第一個跑至餐桌吃著金在中準備的早餐,而朴有天卻還是如老人一樣的姍姍來遲。待至這兩個孩子都整理完以後,金在中也拎著自己的公事包,全家一同下樓。

然而住在對面的鄭允浩,過了半小時以後,他也按了鬧鈴起床。睡在他身邊的沈昌珉,幾乎是不用人叫的也跟著鄭允浩爬了起來。他很習慣這個時間起床了,人就這麼小的他,是尾隨在鄭允浩身後,然後與鄭允浩一同進了廁所裡頭。

鄭允浩來至洗手台,他從洗手台下方拉了小椅子出來,沈昌珉的小腳是站了上去,然後等著鄭允浩替他擠牙膏。他們就這般大小人影的在側所裡頭刷牙洗臉,沈昌珉動作雖然還不是很利落,幾乎都得讓鄭允浩幫忙,不過鄭允浩並不嫌煩,畢竟孩子的學習還是得從大人的教導開始。

他擰乾了毛巾,擦著沈昌珉巴掌大的臉蛋,「好了,小心不要滑倒。」他微笑的叮囑著。沈昌珉點點頭,伸出小手就拉著鄭允浩的臂膀,小腿就從椅子上凳地,腳步輕輕的就離開了廁所。鄭允浩沒多久後也走出了浴室,他回到了臥房裡頭,瞧見沈昌珉正墊著腳尖要拿他辦公桌上的小背包,他走過去替沈昌珉拎了起來,遞給他說:「你可以去廚房的櫃子裡選幾樣餅乾帶去吃喔。」

沈昌珉那雙大大的眼眸突然的顫放出光芒來,他的小手握緊了小背包,轉身拔腿就往廚房裡跑去。鄭允浩是任著他在房裡移動,自己也快速的換上西裝,準備要去上班。

他牽著沈昌珉的小手,一同來至了玄關,兩人在玄關穿著鞋,鄭允浩低頭看著坐在地上的沈昌珉,他低聲問:「有帶要看的書嗎?」

沈昌珉愣了一會,才穿上一隻鞋的他,趕緊起身然而往臥房裡跑去,他手中拿了幾本圖文書籍,小腿又從臥房跑了出玄關,才將另一隻還未穿上的鞋給套上腳。鄭允浩牽著他的手一同下樓,開車帶著沈昌珉去買早餐,然而一起前往上班的處所。

鄭允浩所從事的行業是國際貿易公司,他的薪資比一般人來說算是高薪,在公司的地位並不低,也有自己所使用的辦公室。沈昌珉每次來都是爬上擺放在辦公室裡頭的大沙發,然後乖乖一人安靜的看著書。

但在這樣的大公司裡頭,很少人知道鄭允浩的過去。大家只曉得鄭允浩有個兒子,可知道他已離婚且沈昌珉並非他所親生的這種人卻沒有幾個。一來鄭允浩很不喜歡在沈昌珉面前談論那不怎樣的過去,因為他害怕沈昌珉聽得懂,心中會留下沒有媽媽陰影。沒人曉得一個不到三歲的孩子理解能力是如何,鄭允浩只明白,連剛出生的小孩腦海都會有烙下印痕,何嘗是一個快滿三歲的孩子。

為了沈昌珉好,鄭允浩總是在他面前表現出最堅強的一面,從不會與他分享沒有伴侶的孤單,只會與他分享他有這麼一個兒子的快樂。他不曉得沈昌珉懂不懂他的用心良苦,可縱然沈昌珉不能體會,他還是得繼續得這麼做下去。

不值得回顧的過去,他也不屑眷戀。

沈昌珉生性少話,可在該開口時,他仍會開口。在他的圖文書籍看至第五頁時,沈昌珉突然的抬起頭,看著不遠處的鄭允浩問:「把拔我可以吃餅乾嗎?」

鄭允浩審著估價單,頭也沒抬的低聲說:「現在幾點?」

沈昌珉轉過了頭,看著辦公事的時鐘,他心中默默的數著上頭的數字,又看時針與分針,過了差不多五分之久,他才開口道:「十點零五分。」

鄭允浩也抬頭看著牆上的時間,微笑說:「可以吃一包小熊餅乾。」

這就是鄭允浩教育沈昌珉的方式。藉由生活上一些瑣碎的時間,還有偶爾的對話來訓練沈昌珉對這個世界的生活能力。沈昌珉臉上有些笑容,他雙眼瞪得大大的,開心的拆著他的小熊餅乾,於是邊吃餅乾邊看起書來。不過總在他自己吃得很歡樂時,他都會跳下沙發,然而悄悄的走至鄭允浩的身旁,拿了一塊小熊餅乾,輕聲的說:「把拔給你。」

「謝謝你。」鄭允浩批著估價單,他是吃了沈昌珉手上的餅乾,沈昌珉並沒有從他身邊離去,只是低著頭小手又在拿著袋子裡的餅乾要吃。

鄭允浩將批完的估價單擺放至一旁,然而抱起了一旁的沈昌珉至大腿,再拿過新的一份估價單擺放上桌。沈昌珉待在他懷中啃著小熊餅乾,雙眼也跟著鄭允浩盯著估價單上的數字看,突然地,沈昌珉用著沾上自己口水的小手指了估價單的價碼,小聲的說:「一萬元。」

鄭允浩對於沈昌珉的口水沾上估價單他沒生氣,他只是用了自己的衣袖將上頭的口水擦乾淨,便笑說:「你算對了。」沈昌珉點點頭,臉上笑了起來嘴中又塞了一塊餅乾。這對父子的互動一點也不刺激,可卻顯得相當和諧,世界所有的美好,似乎都降落在他們倆身上了。

沈昌珉今天仍是不哭不鬧的待在公司陪著鄭允浩,只要累了,他也會脫鞋自己乖乖的睡在沙發上,進出的員工們一見沈昌珉睡在沙發,腳步與聲音也會放輕許多,好讓沈昌珉有個好睡眠。

鄭允浩今天的班上的比較晚,沈昌珉的圖文書籍都不知道看第幾回了,餅乾也都吃完了,最後他似乎是有點忍不住便苦道:「把拔吃飯。」這意思也很明顯了,沈昌珉是肚子餓了。

「好,等爸爸一下,快好了。」鄭允浩將最後幾個文件審理過後,也趕緊的穿上西裝外套,然而幫沈昌珉整理的一下小背包,便抱著他離開貿易公司。

沈昌珉坐在副駕駛上,鄭允浩車子停下紅綠燈,便開口問他:「你想吃什麼?」眼看也快八點半了,沈昌珉應該是餓了很久,就連話也不想回他。

「爸爸回去煮好不好?」鄭允浩放輕了聲音問。

沈昌珉這時才有些反應的點點頭說:「好。」

鄭允浩一路上是充滿著歉意,不過沈昌珉似乎不太愛吃外食,縱然自己的廚藝不怎麼樣,可沈昌珉還是會願意等他做飯。他一回至家中,就把沈昌珉放在客廳裡頭,然而趕緊來至廚房翻著冰箱裡的食材。他才剛決定好要來炒幾盤家常菜而已,門鈴卻響了。

沈昌珉聽見門鈴,他便跑下沙發,跑至門邊,想替那人開門。不過他因為身高不夠高,所以拉不到門把,直至鄭允浩走過來時,他一把被鄭允浩抱了起來,還被鄭允浩兇道:「不可以替陌生人開門。」

沈昌珉沒有理他,但卻也無掙扎得讓鄭允浩抱在手中。鄭允浩一手將門打開,入眼的便是一位不陌生的鄰居。

「你好鄭先生。」金在中雙手端著熱鍋,他又笑著說:「我不小心煮太多了,想說分給你一些。」

鄭允浩心底是覺得慶幸,因為這樣一來他就不用下廚了,而且又能很快填飽沈昌珉的肚子,所以他很開心的就點頭說:「真是謝謝你。」

沈昌珉是聞著那熱鍋所散發出的香氣,他嘴上也跟著鄭允浩嘟嚷的說:「謝謝你。」

金在中看了沈昌珉一眼,他跟在鄭允浩後頭來至了餐桌,便笑問:「這你兒子?」

鄭允浩拍了拍沈昌珉的屁股,也笑答:「是阿,我的兒子。」他又看著沈昌珉說:「說金叔叔好。」

「金叔叔好。」

「你好。」

鄭允浩是放下了沈昌珉,他進了廚房裡拿出了碗筷,然而先替沈昌珉盛了一碗,便叮嚀的說:「慢慢吃,不要燙到。」沈昌珉點點頭,雙眼只是看著金在中煮的粥,似乎真的要等不再冒煙時才要吃。

金在中的雙眼是環顧了一下四周,他發覺這家子跟他們家在某方面有那麼一點相像,但卻他始終不敢過問。鄭允浩是送他至門口,還跟他說那些粥吃完鍋子會拿去還給他,金在中只是尷尬的笑說,沒關係,可以慢慢來。可當金在中換上鞋子以後,他開了門本想出去,但他的腳步卻停了下來。

他往回頭看了鄭允浩一眼,又看著乖乖等著粥涼的沈昌珉,於是他還是下定決心的問:「家中只有你們父子?」

鄭允浩臉上是笑得有些無奈,但他還是很誠實、用很輕的聲音回答:「我們是單親家庭。」

金在中是點著頭,然而給予了他一抹很溫暖的微笑。

「我們家也是,而且我有兩個小寶貝。」




*****

今天伍百元失蹤記,最後竟夾在門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