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他們的生活總是平行,不過由於上回金在中煮的粥拿來給他們吃,這算是他們頭一回與鄰居說話。金在中的鍋子還遺留在鄭允浩家中,鄭允浩打算今天下班以後再拿去還給金在中。

自從上次他們吃了金在中的廚藝後,鄭允浩是讚不絕口,而那次也是他頭一回發現原來他家的兒子食量是一個深不可測的無底洞。沈昌珉的肚子幾乎是沒有覺得撐的感覺,他一碗接著一碗的餵著沈昌珉,直至他餵到第三碗後,他才向沈昌珉下指令,其餘的粥要留在明日和後日再享用。

沈昌珉雖是不哭不鬧,不過臉上還是寫著『他還想吃』的模樣。鄭允浩只能摸摸他的頭,用其餘的東西拐跑他的胃,好讓他移轉對粥的注意力。他就趁著沈昌珉啃著蘋果時,迅速的將那鍋粥給封印在冰箱裡頭。

而他們也就在近幾日,將那鍋粥給消滅掉了。今日鄭允浩下班回到家後,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拿鍋子來至對面,按了金在中的門鈴。身旁的沈昌珉也乖乖的站在鄭允浩身邊,他牽著鄭允浩的手掌,與他站在外頭等著金在中來開門。

鄭允浩在外頭是聽見了零碎的腳步聲,那腳步很緊湊,而且似乎不是只有一個人的腳步。待腳步聲越是靠近家門,他聽見了小孩開朗的聲音,還大叫的說:「我要開我要開!」

果不其然,開門的是一個身高只有到鄭允浩的膝蓋再多幾公分而已的小鬼。重點是,還是倆個小鬼頭。他記得金在中告訴過他,他家有兩個小寶貝,他想,可能就是眼前這兩個小寶貝。只不過他也有點小納悶,怎麼一個小孩的頭髮會是紅的,而另一個是黑的?

「啊!爸爸!是陌生人!」金俊秀一個大叫,他又轉了過身跑進客廳,然後跳上沙發隔著椅背偷窺著鄭允浩。他徒留朴有天一人在門邊傻愣,朴有天的作法就比較成熟一點,他很直接的就問:「你是誰?」

鄭允浩低頭看著他,微笑答:「我要找你的爸爸。」

「但是爸爸在煮飯。」朴有天一臉無辜的說。不過當他垂下頭時,那雙桃花眼就看著站在一旁的沈昌珉,「你幾歲?」朴有天看著沈昌珉突然問。

沈昌珉眨了眨眼,小手勉勉強強的比了個『三』的手勢,嘴上嘟嚷說:「三歲。」

朴有天點點頭,很驕傲的就比了『五』的手勢,得意的說:「我五歲!」

沈昌珉沒有回話,因為他並不知道比自己大二歲值得驕傲的意義在哪,他只是安靜的牽著鄭允浩的手,等著金在中。不過鄭允浩是將鍋子交給了朴有天,然而笑說:「你爸爸在忙,你幫我將這個鍋子還給他。」

朴有天接了過手,一旁的金俊秀馬上跳下了沙發,然而跑向前幫朴有天拿了鍋蓋。鄭允浩也向那兩個屁孩道別,離開時順道替他們將家門關上。他帶著沈昌珉回至自己的家中,鄭允浩仍是將沈昌珉放在客廳裡,告訴他,若想看電視可以看,不過還是不可以離開沙發。但沈昌珉卻始終沒開電視,這個家除了鄭允浩的洗米聲,也不見有任何的聲響,霎是一個安靜的居家。

鄭允浩才將米洗完放入電鍋時,他家的門鈴又作響了。沈昌珉這次還是跑去了門口想開門,可是他還是不夠高能替來者開門,他只是站在門口邊,朝著廚房大喊:「把拔有人來。」

鄭允浩是甩了甩手上的水漬,用了身上的襯衫吸乾手上的水滴,一路前來至家門。他還是習慣性的把沈昌珉抱起來,然而一手把門給打開。

「不好意思,我剛忙著煮飯沒法應門。」金在中笑容可掬,他手上右端了一個鍋子,又說:「這回我又多煮了一些,拿來給你們幫我解決一下。」

鄭允浩話都還沒說話,沈昌珉便很直率的就答應了金在中的請求:「好。」沈昌珉笑說。

鄭允浩是捏了沈昌珉的臉,他轉過頭看著金在中,也笑答:「請進吧。」金在中一樣仍是跟在鄭允浩的身後,他將鍋子端上鄭允浩的餐桌,然而看了鄭允浩家中的廚房一眼,便問:「你在煮飯?」

鄭允浩將沈昌珉放上了椅子,點頭答:「對,剛煮而已。」

「我煮的是羹湯,扮飯一起吃也很不錯。」金在中笑說。

鄭允浩打開了鍋蓋,沈昌珉是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的小腦袋垂著頭看著蒸著氣的羹湯,突然大喊說:「把拔我要吃這個。」

「你先坐好。」鄭允浩低聲說。

沈昌珉是乖乖的屁股又黏上椅凳,雙眼就不停的看著那鍋湯,只見鄭允浩又說:「等飯煮好爸爸餵你吃。」

「好。」沈昌珉點頭答。

金在中覺得很神奇,看見鄭允浩與沈昌珉的相處模式,他真的覺得自己家中那倆個小寶貝皮很多。沒見過才三歲的小孩會這麼聽話,他總覺得有趣,於是便問:「你教導孩子都很嚴格嗎?」

鄭允浩聞言,他愣了一會才說:「應該不會吧。」

「那你兒子怎麼這麼乖?」金在中笑問。

「個性吧,他是真的很乖,只是不愛說話,喜歡的東西也很靜態,除了吃以外。」

鄭允浩對金在中還特別強調了沈昌珉驚人的食量。不過他多半是將沈昌珉會吃如此多的原因歸列為是因金在中的廚藝好。畢竟在他將金在中手藝吃進肚子時,他才懂自己的廚藝有多差,怪不得沈昌珉頂多吃個一碗多就不吃了,可金在中煮的他卻可以不要命的拼命吞。

「謝謝你上次的粥,真的很棒。」鄭允浩笑說。

金在中只是擺了擺手,不好意思的回:「還好啦,如果喜歡我可以常常做給你們吃。」

鄭允浩聽見這話,他心存感激。有時候因為工作的因素,要他回來再煮飯,他想到全身就沒什麼力氣。可若是常常帶著沈昌珉吃外食,他又會害怕沈昌珉的身體會不健康,畢竟沈昌珉已經夠愛吃零食了,所以他不能讓沈昌珉的健康再這麼敗壞下去。只不過金在中這樣的要求,鄭允浩很怕只是客套之言,他不敢輕易的就接受金在中這樣的好意,就怕會增添金在中生活上的負擔。

「不用啦,你還得照顧倆個孩子,這樣會太累。」鄭允浩婉拒的說。

「就算不做你們的,我每天還是得煮呀。」

金在中似乎知道鄭允浩擔心的是什麼,於是他還是說出自己心中話。反正煮菜只是一個工而已,一起煮一煮其實花的時間並不會多到哪裡去,時間上是一樣的。若鄭允浩願意接受他的好意,那麼便會在同一時間裡頭,會是兩家子人的一同溫飽。這麼算算,感覺上也無吃虧到什麼。

鄭允浩還是很徬徨的思考著,他的眼神不經意的看著坐在椅子上的沈昌珉。看沈昌珉這辦垂涎欲滴的模樣,他知道自己的兒子喜歡吃金在中做的菜,所以最後的決定,他打算就依沈昌珉的意思為主。

「那麼就拜託你了,有時候我工作會較晚,我回來時再來跟你拿。」鄭允浩靦腆的笑說。

金在中看了他幾眼,也笑了起來說:「不用客氣。」

老實說,他們誰也沒想過,他們會有這麼跟鄰居交流的一天。雖然彼此不曉得眼前之人為何會是單親家庭,可就算沒有刻意去過問,他們還是覺得對方長得很順眼。也許是因為同是天涯淪落人,所以心中才多了幾分的憐憫與同情。

然而,就在這多出的憐憫與同情下,他們才漸漸的讓彼此的生活有了交會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