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急速的狂飆,在這樣的宅路小巷裡,他的速度未減,似乎很急迫的想將金俊秀帶回家好好清洗一番。縱然這一路上金俊秀是裸著身子安慰他,還替黑衣人說話,說是那男人可能沒有要吃他豆腐的意思,只是他自己的身體較為敏感,所以才有反應等等諸如此類的說詞。

可現在的朴有天怎可能聽的下?金俊秀的小傢伙就是抬頭了,他說什麼也不甘願啊。從交往到現在,他忍了多少日日夜夜都不膽改去碰金俊秀一根寒毛,而這回金俊秀的反應卻非來自他,他心中不免是一堆的怨言與髒話亂飛。雖然會有反應是正常的現象,但對象是不對的人,朴有天沒辦法讓自己寬心的接受。

金俊秀一路上要他開慢一點,滿嘴的勸說,到最後金俊秀也不知道他們是如何到家的。只曉得一到家,朴有天很急性,也不知哪來的蠻力,就把他的人給扛出了車子。

朴有天踹開了家門,脫了鞋子就直接將金俊秀扛進了廁所裡頭。金俊秀被放置馬桶上,他的小手還是掩蓋著那羞人私密處。只見朴有天關上了廁所門,轉身就拿起了蓮蓬頭,開始釋放水溫。他一旁又將浴缸放了溫水,似乎決定要開始對金俊秀進行全面性的消毒。

金俊秀坐在馬桶上有些無助,他抬眼無辜的向朴有天說道:「我自己洗就行了。」

「不行。」朴有天冷言。

金俊秀身上是被蒸氣燻的都冒汗了,眼前的朴有天讓他是有那麼一點害怕,可他卻又想嚐試的安撫朴有天的情緒。朴有天拉了蓮蓬頭,水就直接沖洗著金俊秀的身子,他的大掌不帶情慾,可卻帶著憤恨的情緒摸著他的身體。

「有天等等……!」金俊秀的右手捉著朴有天的右手,可因為他肌肉斷裂的後患,他沒辦法施力。而左手又忙著掩蓋小傢伙,他幾乎只能讓朴有天為所欲為的替他洗身體。其實他的身體沒有很髒,只是朴有天想嘗試著用熱水來讓金俊秀的身體遺忘掉被陌生人觸摸的噁心感。

他一切都想著很周到,只不過做法就比較粗暴一點了。

朴有天用著沐浴乳洗著金俊秀的身子,他不管金俊秀的部位是否隱密全都給摸了。金俊秀很想反抗,可見朴有天冷酷的面容,他也只能乖乖的順著朴有天,讓他為自己打理。

好險眼前的人是朴有天,不然他肯定會覺得噁心。

朴有天又拿了洗髮乳替他清洗頭髮,他們倆人在廁所裡頭很安靜,誰也沒說話。朴有天將金俊秀頭上的洗髮乳沖洗乾淨後,他關掉了水龍頭,也關上了浴缸的水龍頭,一句話也沒說的盯著金俊秀看。

金俊秀身上都是水,他也抬著頭看著朴有天。朴有天的神色卻是漸漸的緩和下來,他突然的雙膝親地,蓮蓬頭也隨意的放在地上,他伸過了雙臂,便將眼前的紅髮小子一把抱住。他的臉頰靠在金俊秀熱騰騰的胸膛上,金俊秀的身體很溫暖,能這麼活下來,碰著活生生的金俊秀,他感覺好僥倖,但也很慶幸他們活了下來。

雖說他一直都很不爽黑衣人對金俊秀的愛撫,可那些事情比起差點就被炸掉的他們來說,也算是小事一樁了。就差幾秒的時間,他們就得與未來的幸福揮手道別。

朴有天只有動作,但他無對自己的舉動做任何的解釋,金俊秀自然是明白。

「你別生氣了……。」金俊秀的手掌拍著朴有天的背脊說。

朴有天跪在地上,他離開了金俊秀的胸膛,嘆了口氣說:「泡一下澡吧,身體會比較爽快一點。」

他站了起身,然而將金俊秀拉了起身。金俊秀跨腳就坐進了浴缸裡頭,他又抬頭瞧著朴有天的神情,朴有天似乎轉身就要離開了,並沒有與他一同洗澡的打算。因此,金俊秀很立即的伸過手拉了朴有天的臂膀,就將朴有天的人給拉進了浴缸裡頭。

朴有天身上的衣服一件也沒脫,整身都已濕透了。可金俊秀也沒有讓他離開浴缸的打算,朴有天一坐上浴缸,金俊秀人就向前壓住了朴有天的身子。水量並沒有很多,所以水頂多只淹上朴有天的胸膛而已。金俊秀一個欺壓,人就趴在朴有天的身上,與他熱吻起來。

朴有天本來是有點猶豫,但見金俊秀如此熱情,他最後也不管後果會如何,就與金俊秀在這諾大的浴缸裡頭親密了起來。金俊秀自動的褪去朴有天身上已吸水的衣物,他撫著朴有天的身子,而朴有天也摸著他的軀體。

倆人這麼放縱是頭一次,在這一次,他們幾乎是不願意將機會留給明天。雖然可能隨時都得與對方道別的他們,但他們已禁不起每次的分離死別。說真的,要非朴有天這刑警訓練有素,不然死的可能不只有金俊秀,連朴有天會一同受害。

吻著摸著愛撫著,不知為何的,金俊秀的眼淚被吻了出來,縱然身體很舒適,但那種感覺卻無法抵擋住他們之間的悲傷。被人摸就算了,還被人放飛彈炸,逃過一劫的他們,永遠不能習慣這種突發性的狀況。

朴有天將金俊秀抱的緊,彼此的體溫不歇的攀升,他們盡可能的滿足對方,好讓自己能感受對方多一點。活著的溫度,他們不想遺忘,只能藉由對方給的熱度來烙印在自己的心上,記住這分分刻刻。

無論是快感的叫囂,還是他們彼此的瘋狂,他們已無所謂的給予對方自己最為真實的一面。

日子縱然很苦,但天底下沒有一件苦難會比死亡來的痛苦。

能做的事情很有限,但能做到的事情卻很簡單。只要肯伸手的捉住對方的一切,那麼其實也就足夠了。

「好痛……。」金俊秀趴在朴有天身上吃緊的說。

朴有天是不敢有所動作,只能等待金俊秀的適應,他才有辦法繼續接下來的任務。浴缸的熱水漸漸的失溫,但卻又因他們彼此溫度的高攀,水溫才漸漸的開始回暖。

四處潑濺的熱水,他們並不介意熱水的拍打,縱然水聲在他們耳裡是多麼的令人羞赧,但他們已停不了。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也只能活一次。

然而這樣的一次,他們選擇最實際的行動,就是把握。


*****

來來,揪團霸凌廁所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