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允浩抱著沈昌珉搭電梯來至了員工餐廳,他們這回沒有辛苦的與別人排隊等飯菜,在這相當活絡的人潮裡,鄭允浩心中是有些心喜的一路抱著沈昌珉朝著保溫室的方向走去。這一路上他不停的逗著沈昌珉,還告訴他,馬上他們就能吃到金在中的手藝了,不用再讓自己的肚子忍受這種想吃卻又不能吃的衝動。

沈昌珉的小手臂搭在鄭允浩的肩頭,他臉上也笑得開懷,笑眼瞇瞇的就看著不遠處的保溫室。鄭允浩的腳步很輕快,不過當他來至保溫室時,他的眼神卻不禁的瞪大了起來。

眼前的人,那樣的背影他並不陌生,似乎早上才見過而已。

「金先生?」鄭允浩輕聲喊。

金在中愣了一會,他轉過頭看著來者,眼裡果真也埋藏不了驚奇,於是便笑說:「我還在想這兩個便當盒是不是你們的呢。」

話於此,他們便聊了開來。人生的際遇總是多了那麼一點的微妙。在遇上鄭允浩以前,他從來沒想過自己對面是住一個長得是不錯帥氣的鄰居,而居然也跟這麼一個鄰居在同個裡頭公司上班。在確定便當盒的主人以後,金在中不知為何自己的心底會是有那麼一些的心喜。尤其當藍眸看見鄭允浩時,他的心是有那麼幾刻並不是為自己而跳動。

在保溫室裡頭有幾張桌椅,他們就近的坐上餐桌,鄭允浩替沈昌珉打開餐盒,但卻沒替自己的開餐盒。他是拿起了環保湯匙,率先的餵起肚子已經很餓很餓的沈昌珉。金在中在一旁小口的吃著自己的手藝,眼神是看著鄭允浩算是不錯利落的動作。

「你也很會照顧小孩呢。」金在中笑說。

鄭允浩瞄了他一眼,嘴邊也上揚的答:「沒辦法,為了孩子,不會的事情也要做到會。」一旁的沈昌珉吃的津津有味,就算放在保溫箱的便當打開時蓋子上會有蒸氣,可便當盒裡的飯菜並沒有因那些蒸氣而讓味道便的難吃。瞧沈昌珉吃飯的速度,鄭允浩心裡很清楚,他這碗飯肯定會吃完。

「好吃嗎?」金在中彎了脖子,看著坐在椅子上只能露出半顆頭在桌面的沈昌珉問。沈昌珉嘴中咬著飯菜,點點著腦袋瓜子,嘴中含糊的道:「好吃。」

這種讚美很平常,不過對於是袋鼠爸爸金在中而言,就算孩子們說千萬次,他仍是覺得欣慰,也覺得自己這麼努力以來,都算是值得了。

「謝謝你了,金先生。」鄭允浩轉頭看著他,也點頭答謝。金在中看著鄭允浩又轉過身要繼續餵沈昌珉吃飯的側影,他的臉上也漸漸的有了已很久都沒有過的笑容。

這種笑容一言難盡,只是金在中的心中,已很久沒對任何人露出他最讓人心疼的一面。臉上是笑著的,但這樣的笑容,卻笑出了這幾年的滄桑無人知,苦頭無人懂的痛。

「你這麼一個人照顧昌珉,會不會覺得累?」金在中沒有將飯菜往嘴裡塞,抬眼看著他問。

「你得照顧兩個呢,你會覺得累嗎?」鄭允浩反問他。

金在中的眼神似乎是飄回到了過去。不過當時的感覺他已想不起來是什麼了,只曉得那時候自己的眼淚掉落得不錯多。之後,度過朴有天與金俊秀半夜會醒來打鬧的時期以後,生活是告訴了他,原來自己一個人也能扛的起來。

「一開始覺得很困難,後來就都還可以。」金在中微笑說。

鄭允浩瞥過頭看著他,他們倆人的眼神相互的望著對方,鄭允浩又自己覺得不妥的將頭轉回來盯著沈昌珉的小腦袋,才開口說:「我當初是認為自己可能不行。」他的語氣很沉重,幾乎是將過去沒有信心的自己,那種樣子帶來了金在中的眼前。

「但是因為我想給昌珉一個最好的教育跟家庭,所以我才不忍心把他送去孤兒院。」鄭允浩低聲說。

「昌珉不是你親生的?」金在中睜大了眼問。

「不是,他是我前妻跟另一個男人生的。」鄭允浩苦笑,又答道:「可是我覺得這對昌珉不公平,他能擁有一個很好的教育跟家庭,只要我能當個好爸爸,他就能擁有了。」

所以,他這麼一個大男人之所以能撐至今,為的就是沈昌珉的未來。一個人的未來很難預料是好或是壞,但在初步的風險評估,自己是能改變這樣的評估預算,然而將沈昌珉能擁有美好未來的機率拉高,這樣他才能算是一個好爸爸。

鄭允浩又替沈昌珉餵了一口,他將黏在沈昌珉嘴邊的飯粒一同送進嘴中,便笑說:「不過我還是希望昌珉能有母愛的關懷。」

畢竟他不懂什麼叫做一個完美的家庭,他只曉得他們現在的家庭有缺陷,是永遠不可能達至完美。

金在中坐在一旁,他便當裡頭的飯是吃得差不多了,於是便說:「我幫你餵吧。」

鄭允浩見金在中已吃完了午飯,他才安心的將沈昌珉的便當交給金在中。金在中是自己換了位置,他來到了鄭允浩的身邊,將沈昌珉抱上自己的大腿,然後一口一口的餵著沈昌珉。

「我那倆個孩子也不是我親生的。」金在中突然說。

鄭允浩才剛將便當盒給打開而已,他的反應甚是激烈,「倆個都不是!?」

「不是。」金在中嘴上笑說:「我是替前妻跟前前妻養他們與別的男人生的孩子。」

鄭允浩與金在中並不知道為何自己會這麼傻,明明他們也可冷落這人間的一切,讓自己的生活好過一點,不過他們卻同時選擇相同的苦難一起煎熬。也許不是他們生性特別的被虐,而是他們放不下這所謂非關他們一切的孩子。

「但我還是很愛他們,就像你愛昌珉一樣。」

金在中這回笑得很好看,是讓鄭允浩都給看了出神來。不過這樣的恍神鄭允浩沒讓自己維持太久,他只是緩緩的將飯菜送進自己的嘴中,含糊的說:「其實我們都一樣。」

一樣的狼狽,一樣的可笑,但卻又一樣的負責。

沈昌珉在金在中的懷中很安靜的待著,並沒有吵著要回鄭允浩的懷裡。金在中的味道他也能適應,更能適應金在中的手藝。在當金在中把沈昌珉的便當餵完以後,沈昌珉幾乎是意猶未盡的看著鄭允浩的便當,金在中摸著他自然捲的頭髮,便笑說:「你要跟爸爸搶飯喔?」

沈昌珉抬起頭看著金在中,笑得很開心就答:「嗯!」

鄭允浩在一旁吃得很無辜,不過基於搶飯的是自己的孩子,他也很隨性的就從自己的飯盒裡撥了些飯菜到沈昌珉剛吃完的飯合,然後笑說:「分你一點。」

沈昌珉很開心,他的小指頭就指著金在中手中端著的飯盒,高興的說:「我要吃!」

金在中的手肘是輕壓在沈昌珉的肚子,好讓他別從自己的腿上墜落。他慢慢的餵著沈昌珉,只見這時的鄭允浩突然的說:「昌珉其實不喜歡讓別人抱,不過他似乎很喜歡你。」

金在中看了他一點,笑回:「大概是我做飯好吃吧!」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的側顏,嘴上也漸漸的微笑起來,「如果你是女人,一定是個不錯的母親。」

「很可惜我不是,我只是一個袋鼠爸爸。」金在中看著他笑說。

金在中是低下了頭,又繼續餵著沈昌珉,而鄭允浩卻在一旁很安靜的看著他的臉龐,持續了好一段時間後才說話。

「我並不介意。」

「嗯?你說什麼?」

「我並不介意。」鄭允浩又再說了一次。

金在中藍眸裡的悸動,很清晰。鄭允浩內心裡的漣漪,很透明。



*****

請容許我一次性的回覆,感激感激。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