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日朴有天與金俊秀的進度是落後了,金在中看著他們兩所呈報的文書資料,腦子很痛。本以為能查出毒品的下落,結果卻是告知自己警界裡頭埋有內奸。他們所有的行動皆被毒販所查獲,所以線索等於是被活生生的給斷了後路。

然而,朴有天與金俊秀又不知為何的,近期卻請假了。唯一是『雜』部又最能做事的倆人突然的消失,這對金在中的案情進度損失很大。重點是,金在中根本不曉得他們請假的原因是什麼。

金在中將手中的文書放下,他讓自己冷靜了下來,藍眸就看著桌上那份文書的標題。他的腦中想起了當初的自己與鄭允浩有過的過去。也許在那時,他若不曉得自己的所研發的病毒會害死那麼多人,他大概還會傻傻留在鄭允浩身邊,然後繼續的替他賣命吧。

鄭允浩的組織性質金在中並不是很了解,只知道規模很大,好的壞的鄭允浩什麼都做,沒有他做不來的事情。當初的鄭允浩在路邊撿到被父母拋棄的他,所已將他帶回組織裡栽培,將他培育成了一位生科人員。可當他知道自己的病毒被鄭允浩的組織拿去賣給了某個國家做為生化武器時,他是全然的崩潰,還以為自己的人生會有另一個契機讓他活的美好,可沒料到自己卻是在一夕之間害死了那麼多人。

縱然他很痛恨鄭允浩的隱瞞,但在他離開他以後,他才明白原來自己也並不是對鄭允浩沒有任何的眷戀。鄭允浩對他很好,幾乎像個寶一樣的呵護著他,也從未在他面前破壞過他對這世界的美好態樣。鄭允浩其實沒有那麼可惡,但這人卻可惡在,隱瞞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如此骯髒與危險。

也許在他初遇鄭允浩時就是種錯誤,而那樣的錯誤卻讓他越陷越深。

金在中無神的趴上了桌,他想,若他與鄭允浩都能是平凡一點的人,或許他們真能安安穩穩的在一起一輩子。其實他好想回到鄭允浩身邊,抱抱他,告訴他,我們可以重來,然後過著市井小民的生活。只可惜的是,他的信念與現實卻不准他們重新再來過,已沒有機會了。

當金在中再次抬起頭時,他耳裡是聽見內線的電話,於是他伸過手將電話接起。

「喂?」

「在中嗎?我是江署長。」

嗯?金在中的內心是納悶了一會,檢察署長找他是何事?有需如此大費周章的打電話來慰問他嗎?

「是,我是。」

「今天有沒有空,我請你吃一頓。」

金在中是愣了幾秒,在這行他待了那麼久了,不會不懂這行的規矩。

「好,時間地點呢?」

「晚間七點,伊瓦修酒店的龍鳳廳。」

「是。」

金在中掛了電話,他滿身是惡寒。伊瓦修酒店就是被鄭允浩所包下來的愛好酒店。他不禁的想,難不成鄭允浩與檢察署長會有關係?還是僅僅單純是檢察署長也喜歡在那吃飯而已?

他緩緩的眨著眼,藍眸便看向了牆上的時鐘,距離赴約時間,還有四個小時。



金在中六點半就開車離開了檢查署,他對於伊瓦修酒店的路線很清楚,幾乎是滾瓜爛熟。他一個人前來赴約,將車子停至酒店的地下室,然而搭乘電梯至伊瓦修內設的餐廳。他隨著服務員的指示,找到了龍鳳廳。

當服務員將包廂門給打開以後,他是瞪大了眼看著坐在裡面的人。

「你來了,在中。」江署長親切的說。

金在中幾乎是忘了反應,他看著坐在江署長旁邊的鄭允浩,難以置信鄭允浩真會與江署長有關係。

「進來坐。」鄭允浩笑說。

金在中移開了藍眸的視線,一人向前入座。

他們這三人點了些餐點替餐桌裝飾,待所有的菜色都上桌以後,江署長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氛就已不是如等菜時一樣的和藹,他似乎是變了個人似的朝著金在中說:「在中,你的獎金我已匯入你的戶頭。」

金在中沒有動碗筷,臉上如冰山一樣的輕聲問:「什麼獎金?」

「這就要看你的表現會給他什麼名目。」江署長笑說。

金在中覺得這話說得很玄,不過他卻聽不出這其中的意思,「您指的是什麼?」

江署長用了很曖昧的眼神看著鄭允浩,似乎要鄭允浩替他解說自己的意思。鄭允浩的面容只是冷笑,然而轉過頭看向金在中,微笑的說:「有關於夜市販毒的案子不要再查下去,還有,三天時間讓你做準備,陪江署長過夜。」

聽了鄭允浩所開出的條件,金在中是恍然大悟。原來江署長會將沒有名目的獎金匯至他的戶頭,就是要讓他別再將夜市的毒品案查下去,不然,他則會將那比獎金冠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讓他從此離開檢查署。若僅僅是這樣的條件他真覺得開的不為過,可為何……他還必須陪睡?

金在中皺著眉頭,藍眸眼裡是種質疑的看著鄭允浩,「你認真的?」他問。

鄭允浩真的認真將他拱手讓出?口口聲聲的思念與眷戀,原來都是假的嗎?

鄭允浩的褐眼也瞧著金在中那雙哀傷的眼眸,他知道金在中所要過問的是什麼,但鄭允浩並不能馬上給予他一個答案,他只是冷笑說:「你認為呢?」

事情談至此,江署長的目的是達成了,然而金在中對於鄭允浩的感情也將宣告湮滅。江署長將餐桌上的飯菜享用完之後,人也很高興的就離開了。鄭允浩的飯菜沒吃幾口,金在中則是什麼也沒吃。他肚子不覺得餓,腦子也沒能繼續思考,他只是行屍走肉的般的站了起身,轉身就要離去。

可這時,鄭允浩卻於他身後的抱住了他,在他耳邊說:「跟我上樓。」

「我不要……。」金在中沒有抗拒他的擁抱,但就如小孩般的鬧著脾氣。

「我有東西必須給你,如果你不想陪睡,就跟我上去。」鄭允浩的話說的輕,幾乎是只有他與金在中聽的見而已。

金在中是開了門,從他的懷中離開,背對著他回:「走吧。」

金在中不知道鄭允浩要給他什麼,他只是覺得,若這次真是一個機會,那麼他願意相信鄭允浩。

鄭允浩是帶著金在中上樓,這一路上,他心平氣和的告訴金在中,檢察署長與鬼頭之間的利害關係。只不過這件事情鬼頭還不知情,他並不曉得金在中已調查至他的領域範圍。然而,檢察署長之所以會曉得,則是因檢察署長在各個刑事警局的緝毒組裡頭都安插了臥底,好掌握緝毒的消息。如有調查到有損檢察署長利益的範圍,檢察署長皆會用盡各種手段來要求檢察官吃案。

只可惜的,金在中比別人來的特別一點,不僅不能繼續偵查,還得比別人多一樣,就是陪睡。

金在中聽完鄭允浩的解說,他大概能了解為何黑道總能橫行於人間而不會被司法所制裁,原來就是因為上層有上層的勾當,所以他們才得以生存。只不過金在中並不能接受這樣的事情。

他走進了鄭允浩的總統套房,不能理解的說:「這種勾當對我們警界跟司法有什麼好處?」

鄭允浩是轉過了身看著一直以來都相當天真的金在中說:「你們有許多難以取得的情報都是我們提供的。」

警界不是萬能,也有身手所不能觸及的地方,所以許多時候都得靠他們這種非法人士才有辦法取得資訊。這樣的生態就是互利共生,誰也不能少了誰。但可笑的卻是,他們又是一黑一白,性質上是永遠不可能相容。

金在中的表情是落寞,但還有一點他不明白,「那你怎麼會跟檢察署長有關係?不是應該屬鬼頭的人脈範疇嗎?」

「鬼頭已經退休了,所以許多事情都是我跟沈昌珉接手的,當然人脈這部分也不例外。」

鄭允浩轉過身走進了臥房裡頭,他走出來以後手中多了一份裝著牛皮紙袋的資料,他將資料遞給了金在中,「這些給你,不想陪睡就在三天內查出江署長隱藏毒品的地點,反咬他。」

金在中皺著眉頭將紙袋裡的資料,這是所有有關檢查署長所從鄭允浩他們這組織所獲得的利潤,還有檢察署長埋藏毒品的地點。他抬起頭看著鄭允浩,擔心的問:「雖然鬼頭退休了,但他知道一定會插手。這是破壞黑白兩道交際的資料,你一定會被鬼頭懲罰。」

「就算他知道又能怎樣。」鄭允浩嘴上冷笑,然而說:「我不希望你去陪睡。」

「可是……」

「你走吧,時間很有限。」

「允浩……。」

鄭允浩的眼神變得很溫柔,自從金在中離開以後,他已不曾聽見金在中這麼直呼他的名諱。

曾經的他們很相愛,可最後的他們,卻不知道什麼才算是愛。

「走吧。」鄭允浩說。

帶著你的夢想一起走吧,所有的罪過,我替你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