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允浩將自己所做的事情告知了沈昌珉,沈昌珉眼中埋藏不了驚訝,只是有些意外的問他,為什麼他最後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口口聲聲說要讓金在中回到自己身邊的那股氣勢,那樣的鄭允浩已消失殆盡,不存在了。

「你怎麼會做出這種決定?」沈昌珉冷問:「這對大家都是不利的決定。」

「犧牲這麼一點算什麼。」鄭允浩喝了口茶,他瞄了一眼沈昌珉,又說:「如果現在是崔珉豪,你也不會覺得這有什麼。」

沈昌珉沒有回話,他無苟同,但卻也無異議。也許這句話是說對了,後來的他們,所做的一切皆是超乎他們自己想像的瘋與狂。



朴有天與金俊秀是受了金在中的召喚。金在中拿到情報的隔天,馬上向警政署調借人力,然而將全盤他所想了一夜的計畫告訴了朴有天與金俊秀還有其他的緝毒刑警。

金俊秀是頻頻的點著頭,左手摸著自己的腰際,聽著金在中的解說。他沒有去質疑為何一夕之間金在中會有如此多的情報,他只覺得自己腰以下的部分很不舒服。可朴有天卻不是一個那麼好呼嚨的人,他於所有的警力都退下後,在離去以前轉過身問著金在中:「你為什麼能有這麼多資訊?」

金在中看著他,低下頭說:「有人告發。」

朴有天知道這可能是搪塞之詞,不過他卻沒繼續過問,就離開討論室,摟著金俊秀回警政署。金俊秀這回沒有打掉他的手,畢竟朴有天的按摩比他自己按的還舒服。他們做了情人間最親暱的事情,所以自然是能接受對方的某一些小動作。

金俊秀嘴中碎碎念,輕聲的說:「所以不查夜市,直接去查賭場嗎?」

「對,不過只有三天的時間,所以今天我們得先等混進去的刑警回來報備裡面的狀況,然後再申請搜索票搜尋,機會只能一次。」朴有天揉著金俊秀的腰,不疾不徐的解釋。

「這麼趕?但是賭場哪裡能藏?」金俊秀想著金在中向他們公布的賭場構造藍圖,他想不出這麼一個賭場哪裡可以藏如此昂貴的毒品。若是那些通俗的地方,金俊秀自然是覺得毒梟的腦袋沒有那麼差勁,所以首先就得排除那些容易被發現的地方。

「這就要進去搜索時靠感覺了。」朴有天笑說。

金俊秀瞥了他一眼,不滿的說:「你什麼都靠感覺,就因為你這樣,我在床上躺了兩天都下不了床耶!」

「計較什麼阿,我還不把你照顧好好的。」朴有天繼續的揉著他的腰笑說。

「吼……你真的很白目。」金俊秀說著說著,自己也笑了起來。

他們倆人今日仍是過得愜意,還不懂自己的將面臨的案子有多麼的危險。鬼頭……總是最不好對付的。



這件事情在第二天鬼頭就從江署長的內線那裡得知了金在中的行動。他最後也曉得這一切都是鄭允浩在搞鬼。卸任的期間,總以為自己能信得過接手的鄭允浩與沈昌珉,可卻沒想到,自己人也會吃自己人。這也就代表某些人是不能養的,必須剷除才可以。

鬼頭的面容一直以來都沒太多的變化,年紀已快五十歲的他,看上去還是有著頭目的氣勢,臉部也無老化多少。他抬起眼來,冷眼的看著站在自己眼前,被拿槍指著腦袋的鄭允浩,低聲的問:「金在中就值得你這麼做嗎?」

鄭允浩臉上沒什麼表情,也沒說話,他只是回看著鬼頭臉上的刀疤,直直的站著。

「我還以為你會替組織想一點,結果你竟然出賣組織。你知不知道一旦我們跟檢察署的關係被破壞了,很多事情我們都做不來?」

「我知道。」

「知道你還他媽的給他資料!」鬼頭聲音高昂的怒道。

沈昌珉與崔珉豪就站在鄭允浩的身後,在場的所有人沒人敢出聲替鄭允浩說情。畢竟鄭允浩是為了一個已不是自己組織的人犯了過錯,所以要在鬼頭面前陳請,是難上加難,根本就不可能,只會葬喪自己的性命而已。

沈昌珉不是不重與鄭允浩的情意,可先前他早已警告過他,鬼頭是他們惹不起的。現在事實已證明沈昌珉是有先見之明,抵在鄭允浩腦部的槍枝,隨時就會餵他一顆子彈,這就是他們越界所換來的風險。

「鄭允浩,我不會讓你先死的,我至少要在你面前把金在中弄死才甘願。」鬼頭比了手勢,手下便把槍枝收了起來,只見鬼頭又說:「就讓我送你們這對鴛鴦上天堂吧,你要感激我。」

身後的沈昌珉眼眸垂了下來,他想,在這段金在中未被鬼頭捉住的期間內,他與鄭允浩還能做出什麼挽救的政策?

不過鬼頭卻是先發制人,他知道眼前的沈昌珉與鄭允浩的交情很好,甚至懷疑沈昌珉最後也有可能背叛自己,於是他在處理完鄭允浩的案子後,無情的對著沈昌珉說:「昌珉阿,我知道你讓我信的過,不過為了確保同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我需要你抵押一樣東西給我。」

沈昌珉抬起頭來,眼中的顫慄是一清二楚,他有預感,鬼頭將提出的抵押物會是讓他心都粉碎的東西。

「暫時就把崔珉豪抵押給我,我會幫你好好教育他的。」鬼頭笑說。

沈昌珉沒有將腦袋轉過看崔珉豪。他不想知道崔珉豪的反應,也不想看見崔珉豪應對這種要求的面容。他只知道自己的損失很大,且幾乎有讓他想動手就殺了鬼頭的衝動。什麼東西都能選,為何偏偏就選上了……只能屬於他的崔珉豪。

鬼頭見沈昌珉沒有反應,他的眼神是看向崔珉豪,笑問:「珉豪阿,願不願意跟我?」他就像在騙小孩一樣的慫恿著崔珉豪,還告訴他,跟著自己的好處很多,勝過跟著沈昌珉的好。

崔珉豪聽完鬼頭的慫恿,他臉上是笑了起來,很爽快的就說:「好阿。」

沈昌珉低下了頭,他總覺得自己的胸口很痛,痛的他幾乎是喘不過氣來。直到鬼頭離開組織的大廳時,他仍是沒有抬起頭目送鬼頭離去。可這時候,他的臉龐傳來了溫熱感,是一隻粗糙的手掌撫上了他的臉頰。

他看著撫摸他的人,崔珉豪是對著他笑著,可他卻沒辦法像崔珉豪一樣的扯開自己的嘴角陪他一起笑著。

「記得來救我喔。」崔珉豪像是在開玩笑一樣的說。

沈昌珉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他只想拉住崔珉豪別讓他離開自己,可這樣的決定已太晚,崔珉豪早已隨著鬼頭的人馬一同離去。

大廳內徒留鄭允浩與沈昌珉,心力已交瘁的他們,最後卻是硬在自己身上強加了強心劑。鄭允浩是背對著沈昌珉,而沈昌珉卻看著他的背影,低聲說:「殺了他。」

「嗯,殺了他。」鄭允浩沉著音答。



*****

後來的內容,很腥風血雨,沒法接受的不要看喔!

但我怕我會下不了手……(握手)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