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你的話,我可以喔。』

『啊?』

『我是說真的。』



在我的腦子裡,曾存有過一段記憶,那段記憶,很該死的明明我能忘記,但際遇卻又讓他在我腦子裡繼續萌芽茁壯。

「俊秀,這是這次本公司的合作人,朴有天。」

當我看見他又出現在我面前,我才知道我對眼前這人並不是忘的一乾二淨。

「俊秀!好久不見耶!」朴有天高興的朝著我揮手,不過我只是微笑的點頭應答。

「你們認識?」總監問。

朴有天很積極的就向總監解釋,我與他過去的關係。我們十年前是高中同學,我曾以為我們會是很特別的同學,不過就在高中畢業以後,我才知道原來那段時期只是我一個人一相情願的獨角f戲。

我記得在高中聯考時,大家都有升學的壓力,就連我也不例外。不過我還是埋頭苦幹,畢竟這年頭沒有學位出了社會什麼事都很難順遂。那時,我與眼前這個朴有天倆人約在圖書館一同念書,可就在我們念了差不多四小時之久,朴有天卻有了意見。

「我好想做。」朴有天趴上了桌悶說。

我看著他,對於這樣的言談其實並沒有太過於驚訝。我繼續看著書本,聲音也就順勢送進了他的耳裡,「可是你沒女朋友。」

他是從桌上撐起了上半身,然而對著我輕聲的說:「如果是你的話,我可以喔。」

「啊?」我抬頭,不太明白的看著他。

「我是說真的。」朴有天認真的看著我說。

於是,從那一刻,我犯了一個錯誤。一個之後我都無法跳脫的錯誤,那就是朴有天的詐欺。

「俊秀,真的巧呢,沒想到十年之後我們會再相遇,這真是上天的眷顧!」朴有天開心的在我身後說著,可我只是直直的繼續走,沒什麼搭理他。

「高中畢業後你上大學就跟我失聯了,為什麼會突然消失那麼一大段的日子啊?我都連絡不上你。」

我停下了腳步,轉過身看著他,語氣不是很好的說:「因為我手機弄丟了。」

「是這樣喔……。」朴有天看著我,垂著眉說。

我沒有看他的臉蛋,因為我討厭見到他那張長的過於好看的容顏。我幾乎沒辦法忍受他站在我身邊,我的腦子會不斷的湧現過去的記憶,那段我想刪也刪不了的過去。我只想趕快跟朴有天將企畫案合作成功,之後就不要再有連絡,各自過各自的生活,就如陌生人一樣,不懂關切,不懂聯繫。

「這次的商品你設計了什麼?」我按了電梯,頭也沒回看他,只是將聲音傳給他問。

「能滿足男人嗅覺的女人香水。」

我們一同走進了電梯,朴有天從自己的公事包拿出了一瓶小瓶的玻璃罐,他將香水倒了一些在自己的食指指腹上,於是說:「你聞聞看。」

我是照著他的意思輕輕的嗅著他的指腹,然而說:「還滿好聞的。」

「對吧對吧,女人的香水很重要,要吸引男人的話,就需要擦男人會喜歡的香水。」朴有天看著我解釋著,我臉上只是掛著淡淡的微笑,有一句沒一句的告訴他,他這個構思很好,很新穎。也許企畫案真會讓公司給器重,然後決定代言朴有天的商品。

朴有天就跟高中時期一樣的多話,總是繞著自己打轉。

「不過我覺得你的味道比較好聞。」朴有天跟著我走進我的辦公室,突然這麼對我說。

老實說,我並不知道自己身上存有著怎樣的味道,自己的體味自己聞不出來,所以我不懂朴有天這話的意思是什麼。

「我不知道我有什麼味道。」我坐上了沙發椅,然而開了電腦冷淡的說。

朴有天是坐上了我辦公桌前的客椅,他的樣子是一瞬間的安靜下來,沒有方才的激動與歡愉。我知道他正看著我打電腦文件,不過我卻沒回望他,只是繼續做著我應該做的事情而已。

「你是不是討厭我?」朴有天突然的問。

我曉得他已開始對我的態度感到質疑,可我還是很保守的答:「沒有。」

「那就好。」朴有天笑說。

我繼續做我的事情,邊與朴有天討論他這次的商品內容。朴有天就如以前一樣會與有說有笑,但我知道我的笑容卻是越來越失了色彩。我的鳳眼看著他,我還是不禁的想起那段高中的回憶。我將他當情人,他將我當朋友的回憶。

對於現在的朴有天,我不知道要跟他說些什麼才好,除了公事上的事情,其餘的私事上,我不希望他在滲透進我的生活裡,我好希望我們能趕緊完成這次的合作,然後趕緊分東離西。

當我們將企畫案討論完以後,我收拾著辦公桌上的資料,然後說:「我會盡力說服股東的。」

「你可以嗎?」

「我沒有失敗過。」我抬頭認真的說。

從進了這間公司以來,來找我要代言的廠商,那些企畫案沒有一次是沒讓我給申請不通過的。我對於介紹產品一向有信心,所以我才會如此篤定的跟朴有天保證。不過,在當我向他保證的同時,其實我也很害怕。

因為這次的對象合作人不是誰,是朴有天。

「那這一切就麻煩你囉,俊秀。」

「不會。」

「要不要等會我們去吃個晚飯,我請客。」朴有天看著我笑問。

我朝著他愣了幾秒後,才低下頭說:「不用了,我家中還有東西。」

朴有天沒有勉強我。就如高中一樣,我們發生關係的那次,也不是他勉強我做我才跟他做。

夜間,我一個人微波著那些從冰箱拿出來的微波食品,等待的時間,我拿了企畫案出來重新的了解商品的特殊性以及魅力性。我一直以為所有的事情我都能做得很好。可事實似乎不是如此,我要做得好,是要在沒有朴有天的時候。

果然,在我向股東發表的那天,我看著PPT上朴有天所設計的商品,但我腦子裡盡是當初朴有天對我做的那些惡劣行為,還有相遇之後,他對我說的那句話,『不過我覺得你的味道比較好聞』。為什麼他會清楚的記得我的味道?為什麼我們在十年之後還會再相遇?又是為什麼當初,我會陷於那麼一個錯誤,才發現原來朴有天只把我當朋友。

總而言之,朴有天的企畫案就這麼被我搞砸了。

我坐在會議大廳外的等候椅上,朴有天準時的到達會議大廳,我垂著頭沒有面對他,他走向了我,我垂下的眼眸都看見了他的皮鞋,只見他對我這麼說:「沒有過嗎?」

「抱歉,之前還信誓旦旦,再見。」我站了起身,低頭轉身就要走,可朴有天卻攔下我說:「欸,等等!」

「為什麼?你身體不舒服嗎?你不是說沒在企畫說明會上失手過的?」朴有天站在我背後,皺著眉又說:「如果不是企劃本身存在不足的話,那下次──」

「不行。」我背著他搶答:「我和你在一起就做不好。」

「為、為什麼?」朴有天拉了我的手肘,將我翻過面對著他,但我還是沒抬頭看他,直接就回:「就是不行,不管如何都是白費力氣!」

「才不會白費力氣呢!」朴有天捉住了我的雙臂,他看著我說:「我這次光是能遇見你就意義重大了!」

我也抬眼看著他,眼球顫抖著說:「把負責人……換掉吧。」我不只眼球在顫抖,我的聲音,我的身體也都在顫抖。

「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不想再這樣下去,我也不想再看見你的臉!」我看著他大叫說。

「為什……果然,手機丟了什麼的是騙人的吧!」

這麼被朴有天一說,我的眼神更是緊張起來。朴有天把我的手臂抓得緊,又對著我說:「我……又做了什麼嗎?你畢業之後就突然失去了聯繫,然後手機也打不通,雖然我有想過究竟是為什麼,但在學校看見你一如往常,所以實在想不到理由……我一直把你當作最鐵的朋友,那時真的超難受的。」

難受……?我盯著他看,幾乎是不可置信他會用出這樣的一個詞彙。虧他能說出這樣的謊言。

朴有天又繼續的說:「你應該是不會無緣無故就音訊全無的──」

「因為,你升學考之後就立刻交了女友不是嗎?」

「什麼?」

「很高興的對我說,『有人向我告白,所以我跟她交往了』。我卻因為和你做了一次卻誤會了自己……是特別的。可是事實並非如此。只有我把你做為情人那種對象看待,要是沒跟你做過,我所有的感覺也不會被詐欺!」

我看著朴有天,眼中的眼淚幾乎是快飆出來了。起先我以為上了大學可以用電話連絡,可誰知道我與朴有天的每通電話裡頭,全部的話題都是他與那女人如何如何。就從那時,我想著自己必須要改變,所以才將朴有天的電話號碼從自己的手機裡刪除,然而將他列為拒絕往來戶。

朴有天捏在我雙臂上的力道漸漸鬆了開來,我垂下眼來,有些哽咽的說:「從那之後,我一直想忘記你,可是卻怎麼也做不到。但是最近好不容易……」我最後還是忍不住的哭了出來,「可是……」我們卻又在十年後相遇了。

我轉過身,拎了我的公事包就往會議大廳的大門走去。朴有天追在我身後,喊著我的名字:「俊秀!」

我停下了腳步,吸著鼻涕又說:「我曾經也……想和你持續著朋友關係……」不過我卻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最後走出了會議大廳,擦拭著我臉上的淚水。

真是太傻了,明知道把這些事情全都抖出來,我一定會後悔。

可是……我已經不想再擁有那樣的記憶了……。


────未完────

這是夏目維朔老師的同名漫畫作品。
因為他畫得太慢,我等不了了!
所以就仿造了一個相同劇情的米秀文來替他寫後文。
後文會很快產出的,我不曉得原來前半部我會寫這麼長,所以就分上與下。
哈哈,希望大家喜歡。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