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能早點知道金俊秀被我詐欺出這樣的心思,我又是何苦是交一個沒有名分的女朋友。當初的自己只是認為,也許裝作『我還是個正常男人』,這樣才能繼續與金俊秀持續下去。我承認過去當時在圖書館的要求很過分,但其實裡頭有著我一半的真心,而另一半,就是對金俊秀所隱藏的心思。

後來,我沒有要求金俊秀的代理公司換負責人,我則是直接換了另一間公司申請代理。但我的離去並不是因為我放棄了金俊秀,我有另外自己的規劃。聽見金俊秀在會議大廳的告白,我想我是該下定決心,把當初那枚哭的傷心的金俊秀給追回來。所以即將要做的事情很艱辛,但還是得繼續下去。

我的專長是研究香水,然而這次要挑戰的,不是做出男人會喜歡的女人香水,而是要做出金俊秀會喜歡的香水。

「歐拜託,沈昌珉你就幫我聞一下,你的鼻子那麼靈!」我拉著沈昌珉的手臂懇求著他,我希望他能從我身上聞出我獨有的味道,我打算以我的味道為出發點,來做出屬於我的味道的香水。

我知道這麼做很瘋狂,但沒有辦法。如果現在要回去向金俊秀解釋什麼,我知道他一定聽不下。所以,為了證實金俊秀是否還喜歡著我,就是靠這次的研發,來實驗金俊秀會不會因為這個香水的氣味,而回到我的身邊。

如果他不回來,那麼我這次的離去可真的是一走了之了。

「你哪有什麼味道,我怎麼可能聞的出來!」沈昌珉瞪著我,但我也很不滿的抬頭跟他說:「你天天就在說珉豪的味道多好聞,你幫我聞一下是會死喔!」

「那是不一樣的啦,要清楚的知道對方的味道,得做過才知道吧?」沈昌珉很不屑的甩開我的手,語氣相當鄙視的就對我說:「老子才不想跟你做!」

我真的是聽得傻眼,身上的味道有必要全身脫光光然後屁股被插才聞得出來嗎?不過沈昌珉是說對了一半,我會清楚的記得金俊秀的味道,也是因為我們發生了不尋常的關係。

「嗯……。」這時我的身後又出現了另一個人,他在我頸肩處用力的吸著我的氣息,然而突然笑著對我說:「有天哥你要做你的味道?」

我轉過身看著他,是沈昌珉的獨有寶貝,崔珉豪。

「對,不過我不知道我身上有什麼味道。」

「我剛聞了一下,老實說我聞不太出來。」崔珉豪很直接的就給我一個殘酷的答案。

眼前這兩個鼻子都很靈的傢伙沒人聞得出我的味道,那該怎麼繼續我的研究?

「不過不要太失望,其實不一定要做出自己的味道才會吸引俊秀哥。」崔珉豪悠閒的在香水店內倒著花茶,閒情逸致的喝了一口,然後說:「你只要做出俊秀哥聞到會想起你的味道就行了。」

我看著崔珉豪,很難相信平常看上去瘋瘋癲癲的人竟然嘴中也會吐出象牙。但崔珉豪確實解決的我的困惑,也降低我研究的標準。他沒有說錯,只要能做出金俊秀會想起我的味道就行了。

那麼,我跟金俊秀的記憶裡,有什麼味道是共同有過的?我什麼也不記得了,除了我們相互的纏綿在一塊那時記憶特別清楚外,有許多被我鼻子所錯過的味道,我的腦海已無那些資料得以考據。

我坐在沈昌珉的香水店內,崔珉豪替我盛了一杯花茶,又對著我問:「你不知道俊秀哥喜歡什麼味道嗎?」

「我已經不記得了,比較清楚的,就是我跟他發生關係時的味道。」

「那你就做出你們那時候的味道吧,我相信俊秀哥一定也聞的出來。」

我抬眼無辜的看著沈昌珉與崔珉豪,老實說我沒有把握做得出來,當然,就算我做出來,我也不期望金俊秀能聞的出來。金俊秀的記憶全部都是我詐欺他的不好片段,他真能記得他們當初所纏綿的味道嗎?

我知道那是我與他所綜合的氣味,如是要單獨做我個人的味道,我恐怕不行。但若是要做出我與金俊秀所綜合的味道,也許這是可行的。這也是唯一能追回金俊秀的希望了,於是我決定相信崔珉豪,站起身對著他們說:「我做出來後,能不能放在你們店外散播香味?俊秀的公司離你們很近,他回家應該會經過這裡。」

「好啦好啦,你快去研究啦。」沈昌珉擺了擺手不耐煩的對我說。

「要加油喔!」崔珉豪則是微笑的給我加油打氣。

於是,這麼一個浩大的工程就開始了。我向鄭允浩還有金在中拿了許多香料的試用品,拿回我的研究室開始調配我記憶中的味道。我是卯足了所有的力氣搞著這些東西,甚至是聞到我的鼻子都已麻痺,我才暫時的停下工作,走出研究室外頭透透氣。

我看著天上的夜空,腦子有想起在會議大廳哭泣的金俊秀。我很後悔金俊秀喜歡著自己這樣的事情十年後我才得知,只要我當初細心一點,也許現在的我們會很不一樣。但這也不能全然的怪罪於我,因為金俊秀的心思太會自我掩藏,所以那時我還真的看不出所以然。

我在自己家的庭院蹲了下身,我的鼻子聞著這人工草皮的香氣,最後還是嘆息。為什麼我會這麼傻,發生那種關係,我們之間的感情本來就是不尋常,我又是為什麼還來去交個女友企圖掩飾我們的不尋常,自以為這麼的掩藏才能繼續與金俊秀做朋友。

其實我與金俊秀打從一開始就做不了朋友了。

我站了起身,最後還是回到我的研究室裡頭。十年前的我已經錯過了金俊秀一次,十年後的我再錯過,說真的,那也實在是太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金俊秀了。

我日日夜夜的埋頭苦幹,循著記憶聞著香氣,這樣的日子不知過了多久。但是,上帝還是眷顧著我,在這段漫長的時間裡,那樣的味道被我做了出來。雖說味道不可能是原汁原味,還是具有許多的香料在裡頭,但我仍會希望金俊秀能透過這樣的香氣,進來沈昌珉的店內購買這唯一的一瓶。

我將我的成品拿給了沈昌珉,拜託他幫我散播一下。沈昌珉人看起來雖然不屑,但他還是盡了朋友的道義,將香水放在門口外用著香氣傳播機幫我傳播。

陸陸續續有許多客人進門詢問這個香水的價錢,不過沈昌珉只是笑著說那是非賣品。我在店內有些失望,因為進門的都不是金俊秀。但這也間接的證實,我與金俊秀的味道混合,能吸引很多女人上門。

這樣的日子我等了好幾個禮拜,我總是看著金俊秀從店門口走過,但我不敢向前追,也不敢告訴他這是屬於我們的味道。

金俊秀如果還在乎我,應該會前來買香水的。

可是等至晚上我就受不了了,我告訴崔珉豪,把那香水倒掉,我已經不期待金俊秀會回到我的身邊。當初我的錯誤失去了他,我願意承擔這一切的後果。金俊秀那時會坦承,是不是也下定了決心不想與我在有連絡?這答案似乎是很肯定了。

崔珉豪是聽了我話將放在外頭散播的香水給下架,可這時……!

「先生不好意思,這個香水的價位是多少?」

「先生請隨我進店內,我為您介紹。」崔珉豪笑著說。

那人有著一頭暗紅的短髮,我沒有看錯,就是幾個月前在我面前哭得唏哩嘩啦的金俊秀!

我趕緊躲在櫃台的下方,沈昌珉還順勢的踢了我一腳,要我再躲進去一點,我在這狹小的空間抱著雙膝,安靜的聽沈昌珉與崔珉豪為金俊秀介紹。

「這瓶香水的研發者,是為了找尋他心目中的戀人所設計的,不過研發者始終等不上那人,所以便帶著遺憾離開人間。但這香氣卻是遺留萬年,就像是研發者在這千千萬萬的年頭,依舊尋找著他的戀人一樣。」沈昌珉解釋道。

我覺得沈昌珉的解說實在是很動人,但有必要把我說的這麼悲情嗎?我還健在啊。

「先生願意帶走這瓶香水,替他繼續尋找那戀人嗎?」崔珉豪笑問。

我看不見金俊秀的眼神,只知道金俊秀很沉默,而沈昌珉與崔珉豪似乎在等著他的答案,也沒有給予催促,店內很安靜,只有香氣,只有喘氣。

「價位多少?」金俊秀開口問。

「不,這是送您的。」崔珉豪笑說。

「送我?」

「研發者交代,那戀人如果上門,要將這僅有的一瓶送給他。」沈昌珉說。

沈昌珉在櫃台上踢了我一腳,然而低下了身把我從櫃檯底下拉了出來。

我的眼神與金俊秀對視,我知道金俊秀的鳳眼與表情是種驚訝。他在想為什麼又會遇見我,為什麼他總是甩不開我。

「俊秀……。」但我還是開口叫住了他,「香水是我做的。」

金俊秀的視線移開了,用著那副沙啞的嗓音說:「你又再耍什麼把戲?」

「我會交女朋友,是因為我怕因為我的不尋常,沒辦法跟你繼續當朋友。」

「胡扯!」

「我很喜歡你,我知道你也喜歡我。」

金俊秀抬起眼來,盯著我說:「那都過去了。」

「沒有過去,因為你還是上門認這個味道了。」我語氣平和的說。

金俊秀的眼眸裡,似乎又有了些熱氣,我伸手握住了他放在櫃台上的手,又說:「當初是我詐欺了你的感覺,讓你喜歡我,我承認這是我的不對……但我真的好喜歡你。」

金俊秀抬起頭來看著我,他的眼淚有掉落了,可我只是繼續的說:「這個味道是你跟我……纏綿時有的香味,只是做成香水後,味道沒辦法很明顯,但你還是認出來了。」

所以我們之間已不是畫上句點,而是還有著很美麗的未完待續。

我們這一圈繞了一大圈,而且也繞了十年之久。

「先生,要不要這瓶香水?」崔珉豪在一旁,遞了衛生紙給金俊秀,然而將那瓶我做的香水推了過去,輕聲的問著金俊秀。

我握著金俊秀的手,只見金俊秀擦了眼眶的淚水,最後破涕為笑。

「我要。」

思念是滿溢,氣味是繾綣。

我好高興他能回到我身邊──。


────完────

劇情上其實還是很不一樣,上部的某些台詞跟漫畫一樣,因為太經典。

想看夏目老師的漫畫,在這裡喔:http://comic.xxbh.net/colist_185570.html
夏目老師的漫畫跟我的小說風格其實有那麼一點相同,所以一直以來我是他的忠實讀者,他的漫畫真的很棒,很溫暖,所以介紹給喜歡看漫畫的讀者。

希望大家會喜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