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頭做事總是特別的有效率,他透過江署長直接聯絡上了金在中,告訴他,明日中午將會送個禮物去檢察署讓他查收,看完禮物的內容,大家再來談談後續的內容要怎麼做才比較適當。

金在中在電話裡頭是聽得不明白,他過他大概曉得是有關鄭允浩給的資料。

金俊秀人還待在賭場外頭,他緊張的看著每一俱焦屍,他認不出誰是朴有天,只見消防員對他說,人數算一算,還少了一位刑警的屍體。金俊秀緊張得都快哭了出來,如果說少掉的那人是朴有天,那麼朴有天究竟去哪裡了?

他一人回到家中,拿起電話就撥打了朴有天的電話,電話通了,金俊秀是安下了心來,畢竟朴有天若成了焦屍,那也代表他身上的所有東西一定會隨著身體而被燒毀。可問題是,他打了十幾通朴有天連一通也沒接。

金俊秀心底很急,他又撥了電話給金在中,告訴他朴有天沒死的消息,不過這一切只是他的推測而已。只是,金在中在聽完金俊秀的解說後,竟然說出了讓大家都擔心的話來。

「會不會朴有天在鬼頭那?鬼頭告訴我明日會送東西過來檢察署,是不是有關朴有天……」金在中不敢說下去。

有可能送來的是朴有天的四肢,亦或者身上的其他部位也不一定。金俊秀聽了金在中這種說法,他嚇的哭說一定要找到朴有天,他今晚一定要找到朴有天!只是就憑著金俊秀一個人,他能查到什麼地步?

金在中安撫著他,說這一切只是他的猜測,要金俊秀別想太多。

金俊秀是掛了金在中的電話,他試著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他想,也許朴有天早就成為焦屍也不一定,還需要等驗屍報告出來才能確定朴有天的死活。但不論是焦屍還是朴有天被鬼頭綁架,這兩者都不是好下場。

他今夜根本就睡不著,一個人就坐在沙發,等著法醫的檢驗報告。



「嗯哈……」

崔珉豪跨坐在鬼頭的身上搖擺著下身,嘗試取悅著身下的鬼頭。雖說在床上他演得不像自己,但他頭腦很清楚,甚至還曉得等會在辦完這噁心的服務以後,他得實行什麼計畫。

鬼頭是摟著他的腰,滿意的說:「才來第二天你就懂怎麼滿足我,學習能力很好嘛。」

崔珉豪眼神垂了下來,笑的相當魅惑,雙手就撐在鬼頭的胸膛,笑說:「是您教得好。」

上了年紀的人總是喜歡聽好話,這點崔珉豪做得很好。在鬼頭將熱液射進他體內以後,崔珉豪的扭動漸漸慢了下來,他看著身下的鬼頭,因上了年紀所以體力漸衰,那有著刀疤的雙眸也就緩緩的闔上。

只是鬼頭在要休息以前,他是低聲的告訴崔珉豪:「養你就像養隻老虎,別想殺了我,我若死了,沈昌珉也會死。」待鬼頭闔上了雙眼,崔珉豪才慢慢的將埋沒在他體內的火熱抽離,然而一個人走向浴室裡洗澡。

他走進了浴室,瞪著面前的鏡子,彷彿剛剛那種乖巧的模樣已不復存。他開了水龍頭便開始為自己清洗著身軀,他賣力的刷著自己的身體,不論身體被他刷的多痛,他一點也不在乎,就是要把自己的身子清洗乾淨。

待他洗完以後,崔珉豪再次走出浴室,他為自己換上了行動方便的衣物,一邊換著衣服一邊看著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鬼頭。他聽著鬼頭的鼾聲,仔細的判斷是真睡或是假睡。崔珉豪知道鬼頭的年紀已快過半,所以做完那麼累人的事情理當是睡得沉穩。

再加上他睡去前的警告,他更能確定鬼頭是真已睡著。

於是,他換上了走路不會有聲音的鞋子,從自己的衣櫃裡拿出工具箱,他將工具箱打開,然而自己配備一支滅音槍,就將槍枝掛在自己的褲頭上。他關上工具箱,人緩緩的站了起身,一手便拎著工具箱走出了臥房。

走出臥房以後,他便從宅邸的後門走出。不過宅邸的防備森嚴,當崔珉豪走出後門時,守衛便問:「你去哪?」

「我勸你們最好不要管。」崔珉豪冷答:「殺了我你們沒有好處,告知鬼頭我也會殺了你們。我會回來的。」守衛們聽見崔珉豪這麼說,他最後也退了下去,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看著崔珉豪離開。

崔珉豪一人慢慢的走向離窄底不遠處鬼頭私人的地牢裡。地牢只有一個人顧著,崔珉豪走了向前,只見那個守衛機靈的朝著他說:「不准過來,再過來我按鈴告知鬼頭!」

崔珉豪只是冷笑一聲,然而從腰際上拿出了滅音槍,便說:「不用按了,我沒打算讓你活。」他精準的朝著守衛的腦袋開了一槍,他蹲了下身打開了工具箱,然而拿出了一條毛巾,便將守衛的腦袋包住,讓血液透過毛巾的吸附,才不會流的滿地都是。

他伸手又提了工具箱,然而另一手拉著守衛的後衣領,將守衛的屍體拖至朴有天的牢房前。朴有天一個人安靜的被釘在木板上一動也不動。崔珉豪摸著守衛身上的鑰匙,開了朴有天的房門,他推開了門,便將工具箱與守衛一同拖進了牢房裡。

朴有天聽見有人進來,他嘴唇盡是發白,可他還是咬緊牙根的看著來者。

「珉……珉豪……?」

崔珉豪沒有搭理他,只是從工具箱拿出了兩劑注射筒,走向朴有天,「這是止血劑跟止痛劑。」崔珉豪說完,他直接就在朴有天手臂上的血管注射,又說:「但是要將那釘子拔出,你還是會很痛。」

朴有天看著他,他不明白為什麼崔珉豪要這麼做。不過現在的他並不適合思考,只見崔珉豪又從工具箱拿出乾淨的毛巾,塞進了朴有天的嘴中,便說:「忍一下就好。」

只見崔珉豪的食指與中指是捅進了朴有天左肩被貫穿的的皮肉裡,他雙指一扣,另一手壓著木板,右手一個施力便將插在朴有天肩上的巨型鐵釘給拔出。

「唔──!」

朴有天痛的幾乎是沒有力氣就跪上地板。而崔珉豪將朴有天嘴中的毛巾拿出,然而順勢的擦著自己手指的血肉,他與朴有天一同蹲了下身,左手向後拉了工具箱,他又從工具箱裡頭拿出了繃帶,將朴有天的左肩緊緊的捆上。朴有天重槍的右腿,崔珉豪冷靜的看了一會,於是說:「這個留給醫護人員幫你挖子彈。」

他知道若是現在要幫朴有天挖,只怕朴有天會頂不住。

朴有天眼神是害怕的看著崔珉豪,他沒看過這樣的崔珉豪。幾乎像是個從野外戰地回來的軍人一樣,處理事情都是快狠準,但免不了的還是很痛。

崔珉豪是扶著朴有天,先把他安置在監牢的角落,於是說:「你等我一下。」

崔珉豪站了起身是走向那守衛的屍體,他脫了守衛的衣服,然而朝朴有天的方向丟去,「等等我再幫你換衣服。」朴有天不明白崔珉豪要做什麼,可他卻看見了崔珉豪拿起今日早上他被用來拷打的刑具,一五一十的打在那屍體上。

朴有天是不可思議的看著崔珉豪,崔珉豪打的地方通通是他今早挨棍的地方,況且崔珉豪打得順序也是一模一樣,他很懷疑今早崔珉豪站在外頭,腦子是記了多少的步驟。

崔珉豪將屍體一樣打得皮開肉綻,樣子就與朴有天的傷口一模一樣。然而,他這時是蹲了下來,伸過手又將工具箱拉了過來。他從裡頭拿了易容的器具,便開始替屍體化妝,變容顏。

這樣的時間過得很快,崔珉豪沒幾下就將守衛的臉變成的朴有天的臉,替屍體戴上假髮,將他的髮型剪成朴有天的模樣。然而他又在屍體的臉上用了彩妝畫上朴有天的傷口。崔珉豪是將屍體與朴有天換了衣服,還順勢將朴有天的手機放進自己的口袋,最後才將屍體拖起身來,一個人費力的將屍體釘木板。

崔珉豪用完這一切之後,他轉頭看著朴有天,突然想到了什麼,便拿出了滅音槍,就在屍體的小腿上開了一槍。

「好了。」

崔珉豪開始整理地牢,他將地牢恢復成原樣,然而將所有東西都塞進工具箱。他一手拿起工具箱,一手將朴有天扶起身,便說:「可能要走一段路,撐得住嗎?」

「應該可以……。」朴有天咬著下唇答。

崔珉豪慢慢的將扶出地牢,一路陪著朴有天走向宅邸的後門。守衛看見是崔珉豪,他們拿槍指著他,可崔珉豪沒有畏懼,他只是放下了工具箱,從口袋拿出了牢房的鑰匙說:「一個人去顧地牢。」

其中一個守衛接了過手,他們看著崔珉豪執意的要帶朴有天走,只見崔珉豪又說:「大家都是聰明人,殺了我或讓鬼頭知道我做了這種事情,誰都活不了。」

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大家一同的隱瞞。

「我會回來的。」崔珉豪說。

也就這樣,守衛替崔珉豪開了門,崔珉豪就這麼帶著朴有天走出了宅邸。

這一路上他與朴有天一句話都沒說,大部份的原因大概是朴有天已經沒有力氣說話,甚至連走都走不動,最後還是崔珉豪將他揹上,一人把他帶至某個民宅的倉庫,然而將他放在那裡。

朴有天似乎是暈厥過去,崔珉豪從自己的口袋拿出了朴有天的手機。有好幾通都是未接來電,上面顯示著『老婆俊秀』。他就這麼按了『老婆俊秀』將電話給回撥。

崔珉豪聽著手機,待他聽見了金俊秀的聲音以後,他便將手機放在朴有天的身邊,一個人就安靜的走回鬼頭的宅邸。



*****

我累了,哈哈。

容我這個沒良性的作者去休息吧,恩康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