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的事情,他們誰也沒再提過。

鄭允浩一如往常的下班後就會到金在中的家中吃飯。他們雖是同個公司,但卻不曾一同下班離開公司過。可他們的相處也並非一成不變。若是金在中要離開公司,他是多了一個步驟,就是打電話至鄭允浩的辦公室,問問沈昌珉先是否要先讓他帶回自己家中照顧。

如鄭允浩當天有需要加班的事由,他就會將沈昌珉交給金在中照顧。這樣的相處模式感覺上很神奇,公司的同事怎麼看都覺得有問題,但卻沒人膽敢過問鄭允浩與金在中是否有著超乎尋常的關係。眼前的一切,沒有人相信其實他們到現在,仍是一步也無跨越的好鄰居關係而已。

鄭允浩不否認,沈昌珉能讓金在中先帶回家照顧且先填飽肚子,這點他安心許多,工作上也相當的順利。在鄭允浩心中,他認為這是金在中所給予的功勞。當然對於他與金在中之間到底是存著什麼關係,這一點他沒有嘗試去將公司的謠言釐清,也無特別的強調自己與金在中的關係,就讓流言蜚語一直存續在這間公司裡頭。

然而,就在金在中介入了他的生活以後,他似乎是安心到忘了時間。這回因為工作的案子加量,他就這麼一個人待在公司裡頭忙著將所有公司的緊急案件給解決。眼看時間已快十一點,晚飯已錯過的他,卻因為忙碌而廢寢忘食。待他所有的案子都完畢後,他才發現時間已經是十一點半了。

他公事包趕緊收一收,一個人就乘坐電梯來到地下室,車子開了也就一路直直的開回公寓。他走了三樓的樓梯,然而來至了金在中的家門。本想按鈴的他,卻站在門外猶豫了起來。

他認為現在的時間其實按門鈴並不妥當。也許自己的兒子睡了,那倆個開懷的孩子也睡了,而……金在中可能也因累了一天已經在休息了。

他就站在金在中的家門外,左思右想最後的結果,他還是轉了過身,打算回至自己的家中。今天晚餐就餓餓的過,反正明日一早就會吃早飯,他並不覺得一餐沒吃有什麼。只不過當他拿出鑰匙打算替自己開門時,身後金在中的家門竟然被打了開來。

「允浩?你回來了呀。」

鄭允浩轉過頭看著他,金在中的手臂是抱著沈昌珉,沈昌珉就趴在金在中的肩上睡得沉穩,「你吃飯了嗎?」金在中看著他問。

他的眼中是有些的驚訝,不過對於金在中的問題,他還是據實以答。金在中只是笑著跟他說,他可以幫他熱菜。但他卻是良心被受譴責,搖頭拒絕了金在中的好意。可金在中沒有放過他,卻說:「飯不能不吃,這些孩子還特地留了一些給你呢。」

幫他熱菜不僅僅只是金在中一個人的好意,也是這個等他等到睡趴在金在中身上的沈身珉的好意,也是朴有天與金俊秀知道鄭允浩忙碌而特別沒將飯菜吃完的好意。

鄭允浩最後還是點頭答應了,在他要走入金在中的家中時,金在中是笑著跟他說:「抱一下昌珉吧,就算孩子睡了,腦子還是會認人、認肩膀。」

同樣是顧孩子的他們,金在中就比鄭允浩還內行一點。鄭允浩隨意的脫了皮鞋,他的公事包被金在中拿至沙發上放,金在中的人就將今晚煮的菜色全從冰箱裡端了出來,鄭允浩是抱著沈昌珉來到廚房,他看著金在中忙著熱鍋,於是走了向前低聲的說:「不好意思,都這麼晚還讓你忙。」

金在中看了他一眼,笑說:「反正明天是假日,能睡晚一點。」

鄭允浩看著他的側顏,金在中是將菜肉放進了鍋子裡,微微的香味傳出,鍋裡還有些油沸騰的聲音,抽油煙機也被開啟,顯得這廚房並已不是那麼的安靜。金在中俐落的動作,快速的替鄭允浩熱菜,鄭允浩本想說些什麼,可因抽油煙機的聲音有些大,他並沒有說出自己想過問的話。

金在中是將所有的配菜都熱過一遍,然而又將冰箱裡的熱湯拿出來,他見鄭允浩抱著沈昌珉與他一同站在廚房內,轉頭便伸手推著鄭允浩另一個肩膀,笑說:「你去客廳休息阿。」

「你一直等著我回來嗎?」鄭允浩看著他突然問。

金在中本想開瓦斯爐熱湯,可因鄭允浩的問題,卻是讓他緩了幾秒後才開瓦斯爐。

「不等你誰幫你熱菜。」金在中垂下頭,看著那鍋冷湯說。

「你總是會為別人的肚子著想。」

金在中的藍眸看了他一會,又瞥過眼細聲說:「也得看對象是誰。」

金在中是伸過手將那些被熱過的菜端出廚房。他與鄭允浩擦肩而過,再度回到廚房時,他們兩人仍是沒有言語。

曾經,他們都有特別付出的對象,特別懂得替對方著想的那個人。只是那樣的人卻是背離了他們,留下了孩子,而各自的分道揚鑣,揚袖而去。

鄭允浩心想,那樣的曾經是不盡人意,但他卻覺得現在的感情,也許是不會背棄自己,但他還是躊躇不前,遲遲下不了決心。

金在中開著小火讓冷湯慢慢的滾沸。他們不約而同的看著那鍋湯,同時的覺得,其實他們兩個感情就如這鍋湯一樣,懂得滾燙,卻不懂的達至沸點。可能心中有幾分已是將對方掛在心頭,但卻又不是那麼的飽滿。

鄭允浩是安靜的將沈昌珉抱出廚房,金在中卻在這時盯著他的背影看。

彼此的心中似乎是有了對方的影子,所以縱然現在什麼也沒吃的他們,感覺卻已是五味雜陳。跟女人已沒有結果,跟男人何嘗不是如此?感情已有了揮之不去的暗影,永遠都替自己擋著應該被照射的溫暖陽光。曾經的奢望與希冀,如今已成了防範與關閉,可能就因為如此,所以沒人想嘗試的跨越。

金在中替鄭允浩盛了一碗飯,然而又走進了廚房內,顧著那鍋遲遲沒法滾沸的熱湯。

鄭允浩是將沈昌珉放在沙發上,他一人回到了餐桌,享用著金在中特地為他熱過的配菜。金在中沒有讓湯滾沸就已將瓦斯關閉,他拿了較大碗的碗公替鄭允浩肴了湯,然而將湯也端上了餐桌,輕聲說:「慢慢吃。」

金在中沒與鄭允浩同坐在餐桌,他走至客廳,坐在沈昌珉的小腳旁,兩人皆是沉默不語。在這麼一段的沉默時間裡頭,金俊秀還從房間走出來,嚷著自己想小解,金在中是向前將他帶進廁所,幫助他上廁所。他將金俊秀蓋好被子以後,回來客廳時便換沈昌珉哭了起來。

鄭允浩飯也才吃一半,本想起身抱抱沈昌珉,但金在中卻率先走過沙發,便把沈昌珉抱進懷中,讓他趴在自己的肩上,輕輕的拍著那軟趴趴的背脊,安撫著他。

「你先吃,我來就好。」金在中輕聲說。

金在中在客廳裡緩緩的走著,沈昌珉似乎是做了惡夢,他的小手又拉著金在中的衣領,嘴巴嚷嚷的說:「把拔……。」金在中是安撫著他,只見沈昌珉漸漸的沒有啜泣,他嘴中是小聲的念著:「爸爸在這,爸爸在這……。」

縱然金在中的聲音很小,但在這樣的夜深人靜裡頭,他還是聽見了金在中對沈昌珉的哄詞。

「我的兒子,似乎很認同你這個爸爸。」鄭允浩吞下了嘴中的飯菜說。

金在中抱著沈昌珉,轉過頭看著他笑問:「你在吃你兒子的醋呀?」

「不是。」鄭允浩不疾不徐的將最後一口飯送進嘴中,他們之間又陷入了寂靜。

這期間裡頭,鄭允浩的雙眸是盯著冒著小煙的溫湯,那湯的溫度漸漸的下滑,可他卻不是。他體內的溫度漸漸的攀升,他知道自己的臉已有著能滾沸這碗湯的溫度,於是他決定讓它沸騰。

「我想我也必須認同你。」

金在中看著他,沒有應答。

「為了孩子……」鄭允浩放下了碗筷,輕聲說:「也為了我。」

他願意讓自己的感情再次冒險,來換取『曾經』當中所沒有過的信任與陪伴。


*****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