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在中對於鄭允浩突如其來的告白,他知道自己的並沒有過分的驚訝。可能是早已料中對方也有與自己相同的心思,所以這樣的感覺也就像是做過了準備一樣,他很自然的就接受了鄭允浩的感情。

但他們並無將感情呈現在生活上,日子他們依舊是維持原樣,兩人至多也只會一同坐在沙發陪著孩子們看電視,而倆人之間,總會隔著沈昌珉。沈昌珉已經習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所以他就與金在中和鄭允浩做在同一張沙發上,眼神盯著電視看,並不懂他家老爸眼神裡所散發出的炙熱。

鄭允浩與金在中的相處很小心,他們並不希望小孩看見這段不太正常的愛戀。所以在孩子面前,他們還是如朋友一般的照顧他們。只是孩子們也因長期的相處,久而久之在稱呼上他們也就從『叔叔』改成了『爸爸』。

只是少話的沈昌珉很少聽見他對金在中的稱呼,可在某次金俊秀與沈昌珉搶飯吃時,沈昌珉因人小力氣小搶輸了金俊秀,最後他是哭了起來,小腿就朝著廚房裡跑去,向金在中說:『把拔……雞塊。』

從那一刻開始,金在中才曉得原來並不是只有自己與鄭允浩在感情上有了變化,連這些孩子們的情感也改變了。可就算如此,金在中與鄭允浩還是不敢公眾親熱,雖說在私底下他們也不曉得如何親熱,但從彼此的眼神裡,卻仍是能些許的感覺到那眼眸裡的渴望。

「孩子,你們要不要吃水果?」金在中突然問。

沈昌珉是第一個點頭的,朴有天與金俊秀先是看電視看昏了頭,在金在中問了第二次才懂得反應,「好。」他們倆屁孩轉過身點頭道。

金在中站起了身,一人就往廚房裡走去。鄭允浩是看著金在中的身影,他有些猶豫自己到底該不該幫忙。不過因為平日裡小孩幾乎是金在中在照料,好不容易的假日,他覺得自己也應該挺身而出才對,金在中才有空間得以休息。

不過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想把握孩子們不吵他們的時間,好好跟金在中培養感情。所以他放沈昌珉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自己一人來到了廚房裡頭。

「你去陪孩子看電視順便休息吧。」鄭允浩低聲說。

金在中是看了他一眼,手中仍是削著蘋果皮,然而笑回:「我切完就去。」

鄭允浩是嘆了一口氣,他伸過手就拿了還未被金在中清洗過的水果,在一旁洗了起來。金在中邊削皮邊瞧著鄭允浩手中的水果,是微笑問:「你會切水果嗎?」鄭允浩點點頭,低聲說:「會,只不過不好看。」

看來為了沈昌珉的營養,鄭允浩讓自己破格去學了許多在他生命中覺得特別不容易的事情。當他將水果洗乾淨後,雙眼是看著金在中切水果的刀法,他是不禁的佩服。

「對了,我的提款卡給你。」鄭允浩突然說。

「不用吧,幹嘛給我?」金在中問。

「如果你的薪水沒法支應生活費,可以領我的。」鄭允浩正經的說。

金在中本來是不想收,但他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拒絕才好。這個家並不會因鄭允浩與沈昌珉的造訪而使得水電費升高。朴有天與金俊秀本來就是電視兒童,所以那些電費還是得耗的,他並不覺得自己的負擔很重。只不過他不想拒絕,是另有原因。基於他們之間的關係,金在中並不好意思來拒絕鄭允浩。

「我需要再跟你拿就好。」金在中笑答。

鄭允浩是沒吭聲,只不過他還是從自己的皮包裡拿出了提款卡,想將卡片就塞進了金在中的口袋裡頭。金在中是拿著刀閃躲著,但鄭允浩另一手卻是摟了金在中的腰際,好讓他不閃躲自己,然而順勢的將卡片放進了金在中的口袋裡。

「歸你管。」他的胸膛就靠著金在中的背脊,輕聲的在金在中的耳邊說著。

金在中的臉上是漸漸的紅潤,他垂著頭繼續著他的工作,嘴上是半抱怨的說:「你就不怕我拐了你的錢?」

鄭允浩腦袋無預警的掛上他的肩,比金在中還要高半顆頭的他,眼神是看著金在中的刀法,便無心的說:「你都把我拐走了,我沒什麼好怕。」

這話是說的平常,但聽在金在中耳裡卻是多了幾分的曖昧。鄭允浩的意思是很明瞭,就算金在中會捲款而逃,他也會有耐力將金在中給找回來。他的心都在金在中身上,沒道理不會隨著金在中而走。

金在中是任著鄭允浩摟著自己。雖說這麼被男人對待是第一次,但他卻不覺得有什麼噁心或怪異,反倒覺得就像男女談戀愛一般的自然。鄭允浩很安靜的靠在他的背脊上,他的鼻尖輕輕嗅著金在中身上的沐浴香,紅唇就情不自禁的靠上金在中的後頸,便在他的頸上輕輕一吻。

金在中沒有說話,他很安靜的接受了鄭允浩的輕啄。臉上已紅透的他,不敢讓自己的動作太大,就怕鄭允浩知道現在的他很羞赧,心底很緊張。

鄭允浩雖然也是第一次與男人談感情,但他卻像個情場老手一樣,就如金在中切水果般的容易,給予金在中許多已多年沒再付出的溫柔。他漸漸的抱緊金在中,嘴中低喃道:「昌珉也該上幼稚園了。」

「是呀,是可以上幼稚園了,有天跟俊秀可以帶他上學的。」

「等有天上小學,我們要不要搬家?」

金在中愣了一會,便問:「買房子嗎?」

「嗯。」

「可是我存款沒有那麼多。」

「我有。」

鄭允浩一直是高薪一族,只是因為當初只有他與沈昌珉倆個人生活,他並沒打算買更大的房子來容納他與沈昌珉。畢竟房子太大,只有倆個人的他們生活起來也是孤寂。所以他才一直待在這間老舊的公寓,讓存款越積越多。但這回是該讓這些積蓄派上用場的時候了。

金在中是將切好的水果都裝進了盤子裡頭,轉頭看著趴在自己肩上的鄭允浩,便說:「等到有天上小學後再說吧。」

太遙遠的以後其實規畫起來有時也只能是裝飾用。反正同居是必然的,如果他們能這麼持續的下去,金在中其實並不排斥同居這件事情。

當鄭允浩與金在中倆人忘情的在廚房裡聊天時,朴有天是從客廳走來要替金俊秀拿牛奶,當他來至廚房看見自己的爸爸與沈昌珉的老爸摟在一起聊得開心時,他並不懂他們在幹嘛,可眼神卻是直直的看著鄭允浩掛在金在中的手臂。他站在廚房外看了好一會,最後才走進去開了冰箱,將金俊秀牛奶拿了出來。

鄭允浩與金在中是被朴有天這小人兒嚇了一跳,倆人是趕緊拉開距離。而朴有天手中是拿著牛奶,關上了冰箱轉身就問:「可以吃水果嗎?」他的眼神看著流理臺上的水果,似乎有些的渴望。

「可以的。」金在中笑說。

朴有天快步的跑去客廳,便大喊道:「可以吃水果了!」

沈昌珉聽見這話,他又是第一個行動爬至餐桌的人。而朴有天是將牛奶遞給了目不轉睛的金俊秀。金俊秀很認真的看著『海綿寶寶』,朴有天是走去餐桌伸手拿了兩塊果肉,又走回客廳拿給金俊秀,倆人就坐在地板上看電視。

最後,朴有天像是想到了什麼,他是一隻手拿著水果啃著,而另一隻手……就學著鄭允浩的舉動摟上了金俊秀的腰,一起看著『海綿寶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