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在中在接到鄭允浩的電話後,只知道鄭允浩一直要他逃,但他卻是一時間的反應不過來。鄭允浩的聲音聽上去很緊張的樣子,最後甚至是對著金在中大吼說:「鬼頭派人要殺你!」

金在中驚訝的瞪大了眼,這句話才剛說完,他身後的落地窗便被一顆子彈給打粉碎。他是拿著手機身子立即的蹲了下來,轉過頭看著自己身後的窗子,緊張的道:「他們來了!」鄭允浩的手機就這麼被掛斷了,他氣憤的將手機摔上副座,一路就開車加速前往檢察署。

金在中從抽屜拿出了備用的槍械,他就蹲在自己的辦公桌旁,低身的移動。檢察署外頭槍聲連連,金在中估計,大概是鬼頭的人馬圍住了檢察署,讓檢察署裡的人出不去,而任他們殲滅自己的夥伴。

現在的這番情勢,金在中是戰戰兢兢的打開自己辦公室的門,他的藍眸看著外頭的情況,全員是備戰的狀態,只不過鬼頭的部屬攻勢卻兇猛,金在中是沿著壁緣小心的前進,可早被外頭人馬給困住的他們,這種情況下他們也不知該如何的反抗。

廳內的所有人都恐懼的看著僅存的那扇門,可就在這時,檢察署所有被槍掃射而破碎的門窗,外頭的人馬是朝著窗內投進了煙霧彈,所有人盡是摀著鼻子,雙眼是被嗆得流淚,而金在中卻是跑了過去,伸手又將煙霧彈丟了出去。可整間檢察廳都已是煙霧瀰漫,金在中是咳得厲害,可又在這時,外頭的人更是瘋狂的丟進令人更覺得傻眼的東西。

金在中瞪著那顆手榴彈,他是拋開了自己的槍枝,趕忙的撿起那顆手榴彈,狠狠的又朝著窗外丟去。但很不幸的,那顆炸彈就在要飛躍窗外時,就炸了開來。金在中狼狽的蹲了下身躲在辦公桌的側方,辦公室就這麼被炸毀了一半,耳中傳來了自己人的哀嚎,金在中卻是無能為力,他的藍眸都被煙霧燻的流出了眼淚來,眼見唯一的一扇門最後亦是被突破,黑衣人拿槍掃射著廳內,金在中是抱著頭,屁股幾乎是坐上了地板,頭也不敢抬。

槍聲是漸漸的落幕,金在中瞇著眼看著眼前的一切,死的死傷的傷,耳裡只聽見某個男人道:「金在中,把資料交出來吧。」

金在中是猶豫著,他並不打算交出資料。但男人卻是更絕,他隨地就抓了負傷的檢察官,拿槍指著他的頭又道:「交出來吧,不然我殺了他。」

金在中看著那條人命,在這般的威嚇之下,他最後還是緩緩的從桌緣邊站了起來瞪著那男人。

「你終於願意出面了。」男人笑說,可這話說完,他仍是朝著那枚檢察官開槍。

金在中心頭是顫了一下,眼前這些黑衣人殺人如麻,幾乎是對人命不覺痛癢,金在中顫抖的挪動雙腳,還是慢慢的走進自己的辦公室,然而從保險箱拿出了那筆資料。男人是跟在他後頭,在金在中蹲下身打開保險箱時,他便拿著搶口對著金在中的腦袋。

男人垂著眼看著那筆資料,金在中是站了起身將資料全數的遞給了那男人,他瞄眼看著辦公室外所受傷的同事,聲音便害怕的說:「放過我們吧。」  

但男人卻搖著頭答:「沒辦法,你們知道太多的東西,所以不能活。」

金在中害怕的看著那男人,男人是微笑的將槍口指著他。

他總覺現在的自己,似乎這一生從來就未如自己所願。無論是他的理念,他的職業,或者是他的感情。他看著槍口,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而眼神也無所謂的垂了下來。

若真要說他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是什麼?那麼大概就是離開鄭允浩,最後還是沒辦法拯救他想救的人。若當初知道命運的發展會是如泡沫般的脆弱,那麼他不會選擇離開鄭允浩。

為愛而傷的他們,已太傻,也傷得太重。眼前的男人要送自己回去終將回到的地方,他也不再畏懼。唯一的遺憾,是他留下了鄭允浩一個人。

在當金在中閉上雙眼時,他耳中是聽見了槍聲,身子是打了一個顫,可他卻是一點痛覺也沒有。當他再睜開眼時,他並不是在天堂,而是在鄭允浩的懷裡。

「你就這麼想離開我?」鄭允浩在他的耳邊低聲的說。

他的腿是軟了下來,雙膝跪上了地板,眼中的眼淚還是掉了出來。鄭允浩是隨他蹲了下身,伸手便將他又摟入了懷中。這樣的感覺似乎是回到了過去,當初流浪在路邊的他,覺得在這世上沒有任何的東西是屬於他,被親人賣去做奴隸,而逃出來卻是哪裡也去不了。

然而,就在他遇見鄭允浩時,鄭允浩也是這麼抱著他,告訴他這麼一句相同的話。

「你還有我。」

金在中是抱緊了鄭允浩,便在他的懷中哭了起來。鄭允浩最後還是趕來救他,頑固的將他綁在自己身邊,決定與他繼續這段如何斬也斬不斷的感情。

有了這麼一次的機會,金在中邊哭腦子邊想,也許他這次不應該再對鄭允浩放手了。


*****

耶!所有都告一段了,哈。好不好看其次,但我是真鬆了一口氣。
三個小受都哭了,恩康康。

每次寫論文都覺得困難,但寫出來自己看又覺得很爽,感覺自己很有學問耶,哈哈。


fe0fea240fa022504c088daf.gif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