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的照料很周到。從崔珉豪被送進醫院,以及出院以後,他沒有一刻不是待在崔珉豪身邊的。只不過崔珉豪很少與他對話,縱然在沈昌珉的宅邸裡頭,倆人又睡同一間的他們,崔珉豪仍是不願開口與沈昌珉說話。

而就在唯一一次,崔珉豪主動向沈昌珉開口,他便這麼對著沈昌珉說:「我想回家。」

沈昌珉看著他,轉身就命下人替崔珉豪整理行李。他將崔珉豪的行李都準備好以後,就帶著崔珉豪回至那棟已須多日子都沒再回去過的小窩。崔珉豪拿了鑰匙開了門,沈昌珉也走了進去,崔珉豪將主臥室的門窗都打開,讓陽光照射進了屋裡。他的雙眼便看著窗外的風景。

沈昌珉將崔珉豪的行李拿進了臥房裡,站在身後的看著崔珉豪的背影。說真的,他沒見過這樣的崔珉豪,老是避著他,就算沒辦法避開他,可崔珉豪卻能在這個一個月裡,半句話都沒對他說。

他並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崔珉豪封閉了自己,這般的態度,讓他感覺,崔珉豪對於自己的命能存活,並不是一種慶幸或感激,而卻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失落。眼前的崔珉豪並不像個真正的自己,他刻意的在他面前隱藏某些情緒,好讓他沒辦法發現。

「你可以走了。」崔珉豪看著窗外說。

沈昌珉沒有離去,只是低聲道:「我得幫你換藥。」

「我自己來就行了。」

很明顯,崔珉豪是下了逐客令,可沈昌珉卻仍是無動於衷。

沈昌珉走向前,他嘗試的想將崔珉豪抱進自己的懷裡,但崔珉豪卻是敏感的轉過身,右手推著他,眉頭與聲音都箍緊,便大喊道:「你不要碰我!」

沈昌珉並不喜歡崔珉豪的動作這麼大,他很怕讓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口又再次破裂,所以他沒留情用力的抓住拼命想把他推出門外的手,最後還是伸手把眼前脾氣變得暴躁的崔珉豪拉進了懷裡。

「為什麼不想我碰你?」沈昌珉語氣是溫柔,很有耐性的問。這些日子裡,替崔珉豪換藥的就是沈昌珉。難不成崔珉豪一直再忍耐?

崔珉豪右手仍是掙扎著,但因身體的傷口太多,他的力氣抵不過沈昌珉。沈昌珉是將自己的胸膛讓了出來,然而就如安撫孩子一樣的將崔珉豪的腦袋抵在自己的肩窩以及胸膛的地方,他摸著崔珉豪的微捲的長髮,很安靜的等著崔珉豪的回答。

崔珉豪是嗅著沈昌珉獨有的氣息,他的眼眶裡漸漸有了熱氣,他沒有再反抗,被沈昌珉抱住的他,他將自己所流出的眼淚全擦在沈昌珉的襯衫上。他在沈昌珉的懷中又一次的痛哭失聲,被抓住的右手不能打沈昌珉,所以他抬起了手腕被包紮住的左手,捶著沈昌珉的肩膀,哽咽的道:「我變髒了……。」

崔珉豪說話的聲音不大,彷彿要他說出這樣的事實是相當困難。可為了讓沈昌珉別再管自己,他必須鼓起勇氣向沈昌珉訴說,他已不是個乾淨的人,所以才不希望沈昌珉碰他。

他們應該別再有關係,然而各自活各自的,這才是最終他們所需要的結局,而不是相互的束縛對方來勉強自己接受對方的不完整。

沈昌珉終於明白崔珉豪的陰影,但他並不知道現下的他應當回應什麼才不會讓崔珉豪產生二次傷害。而他也很明白,崔珉豪並不適合什麼甜言蜜語,更不需要他的承諾。所以他只能這麼抱著不停哭泣的崔珉豪,摸著他的髮絲,給予一些無聲的安慰。

在他的眼裡,他並不覺得崔珉豪髒,也不在乎當初的鬼頭是如何的欺負著崔珉豪。他在乎的,是崔珉豪能不能再回到他身邊,能不能再給他一次機會,讓他做個適格的情人而已。

「你今晚想吃什麼?」沈昌珉突然問。

「你能不能回去?」

「不能。」

崔珉豪是從他的懷裡離去,眼眶哭紅的他,隨意的右手將眼淚擦乾,他也沒再理會沈昌珉便走出了臥房。縱然他眷戀著沈昌珉的一切,但還是得必須告訴自己,他並不配擁有沈昌珉。

可就算崔珉豪與沈昌珉冷戰,對於沈昌珉而言,天生就少話的他殺傷力並不大,他仍是照料他的,照三餐伺候崔珉豪。脾氣都很硬的他們,誰也不讓步。

崔珉豪每回電視盡是看著他喜愛的體育頻道,也沒過問沈昌珉想看什麼。縱然他知道沈昌珉不愛看電視,可為了將沈昌珉氣走,他照看他的,不把沈昌珉當客人或情人對待。而沈昌珉是絕了一點,若是他沒有興趣的電視節目,他手中都會拿一本書坐在沙發上看,陪著崔珉豪。

「你真的可以回去了,我已經好很多。」崔珉豪盯著電視說。

「我想跟你同居。」沈昌珉看著書說。

「你可以找別人跟你同居。」

「我想跟你。」沈昌珉抬眼道。

崔珉豪與沈昌珉的雙眸是相對,但他們卻無法在其中找到相處的平衡點。非沈昌珉不體諒或者不諒解,而是崔珉豪不給他體諒與諒解的機會。

崔珉豪最後是關上了電視,走進臥房就爬上床準備睡覺。沈昌珉沒有跟進去,從與崔珉豪相處這幾星期下來,他知道崔珉豪會一直趕他出來,所以他往往都會等崔珉豪先睡,自己再進去睡。

就在他將書本看完闔上後,時間也已經是十二點多了。他不疾不徐的替自己梳洗一下,然而就悄悄的走進崔珉豪的小臥房,躺上那張比自己房裡還要小的雙人床。

他替崔珉豪蓋了被子,最後自己也躺了下床。他輕巧的側了過身,伸過了手就將崔珉豪給抱進了懷中。

日日夜夜,沈昌珉總是不忘抱著崔珉豪入睡。他曉得在崔珉豪心中已有了一道抹去不了的陰影,所以他只能就客觀上給予崔珉豪一些力量,讓他替自己抹去心中的陰霾。他希望崔珉豪能染上自己的味道,讓腦中漸漸遺忘鬼頭對他所做的一切,想著自己就已足夠。

這樣的做法很可行性很低,但沈昌珉還是不間斷的嘗試,他會等待,等待崔珉豪願意打開心胸接納他的那一天來臨。

崔珉豪在這夜裡,他慢慢的打開了自己的雙眸,但他卻沒將沈昌珉推開,就任著沈昌珉抱著自己,與他一同躺在床上。他的眼淚又從自己的眼眶裡滾落。無論他再怎麼努力,他還是沒辦法接受這樣的自己,更不希望沈昌珉接納這樣的他。

但他最後還是很貪婪的沒辦法狠下心,將沈昌珉完全的趕出自己的心房。

他是悄悄的伸過了手,不為人知的覆上了沈昌珉的手背。他挪了挪身子,決定還是讓自己再放縱一回,就貪戀這麼最後一次。





d0361a199d2e72804aedbcde.jpg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