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後來接受了轉院,他轉至鄭允浩組織幕後所經營的醫院接受左臂的治療。金俊秀是全程的陪同,直至朴有天左臂神經傳導裝置安置完成後,才將朴有天帶出了醫院。

雖說金俊秀照顧人的功夫他很沒把握,但至少在這次的成果裡頭,他算是把朴有天照顧得不錯。傷口沒有發炎的跡象,很安穩的複合了。然而,朴有天的左手果真是被鄭允浩組織所研發的裝置救活。雖說左肩至左關節的外觀看起來像是個機器手臂,但朴有天無所謂,左臂能活動對他而言已是莫大的安慰了。

朴有天本想慶祝自己左臂能活動而向金俊秀提出某種有顏色的要求,不過在他提出以前,金俊秀便說要帶他一起去看看崔珉豪。對於救命恩人,朴有天自然是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往後挪,東西整理好後便一同前往去崔珉豪的家裡找他。

金俊秀左手是拎了一堆的水果還有一些容易下廚的食材,朴有天本想幫忙,但卻被金俊秀拒絕。於是,朴有天只能站在一旁替金俊秀按了崔珉豪家中的門鈴。出來開門的是他們沒見過的沈昌珉。沈昌珉的身高很高,於是他是垂下了眼眸看著來者,便低聲問:「你們是……?」

「我們是珉豪的同事。」金俊秀笑答。

沈昌珉在女僕案時見過金俊秀,但他並沒有見過朴有天。可聽金俊秀這麼說,他大概是知道他們倆人來的目的了。

「請進。」沈昌珉低聲說。

朴有天與金俊秀相互看了一眼,然而就拿著東西進門了。他們倆人的眼神很明顯,訴說的是同一件事情。

『原來他就是珉豪傳說中的女朋友。』

他們進門以後,崔珉豪在客廳看見他們,他是高興的向前抱住了金俊秀,本想轉身也抱抱朴有天的他,卻是卻步了起來。

「有天哥……」崔珉豪內心有點罪過,可朴有天卻是沒有芥蒂的就抱住了他,笑說:「你好多了嗎?」

崔珉豪笑得很開心,抱緊的朴有天說:「好很多了。」

能康復得這麼快,其實都是站在大門邊沈昌珉的功勞。但崔珉豪並沒有替沈昌珉介紹金俊秀與朴有天,他甚至是將沈昌珉當作空氣般的對待。金俊秀本想將水果拿給崔珉豪,但沈昌珉卻是率先的向前,將那一袋的水果拎了過去,低聲說:「給我就好。」

金俊秀抬眼看著他本想道謝,可崔珉豪卻阻止了他,便說:「不用理他沒關係。」

金俊秀與朴有天又相互看了一眼,他們總覺得氣氛很不對。鄭允浩沒有說錯,崔珉豪真的是在感情上遇上了些小問題,瞧他這般對待無任何怨尤的沈昌珉,他們都知道這是崔珉豪在逃避,故意氣沈昌珉。

他們三人就坐在客廳內,待沈昌珉從廚房裡走出,正想坐上沙發時,崔珉豪抬頭看著沈昌珉道:「你真的可以回去了,我都康復了。」

「我不想回去。」沈昌珉坐上沙發說。

「這裡這麼小,你應該住不慣。」

「都住三個多月了。」

崔珉豪是瞪著他,朴有天與金俊秀在一旁是覺得有些尷尬,最後卻是金俊秀鼓起勇氣站起身,然而把崔珉豪拉進了臥房內,說是有事情想跟他私下說說。他留下朴有天與沈昌珉在外無言,轉身就將房門給關上。

「俊秀哥,什麼事情這麼隱密?」崔珉豪的雙眸睜得很大,看著金俊秀問。

金俊秀也盯著他,便輕聲的問:「能告訴我,為什麼不能接受外頭那個高大的女友嗎?」

朴有天與沈昌珉是見門被關了起來。朴有天跟沈昌珉一點也不熟悉,但他曉得沈昌珉與崔珉豪之間的關係。又從方才看見崔珉豪那樣的態度,他喉嚨是輕咳幾聲,開口就問:「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告訴我你跟珉豪發生了什麼事嗎?」

沈昌珉緩緩的眨著眼,將頭轉向看著朴有天,故事就這麼開始了。

朴有天很冷靜的聽著,沈昌珉說話也不快,但卻是簡單扼要。朴有天的理解速度很驚人,所以在沈昌珉結束他的故事後,朴有天就問:「你知道珉豪喜歡什麼嗎?」

沈昌珉沒有停頓,直接的答:「運動器材模型。」

「你可以買給他新版的。」朴有天又說:「至於珉豪的陰影……我只試過一種方法,效果很有用,你可以試試看。」

沈昌珉的眼裡有了求知的波動,只見朴有天又繼續說下去,「消毒的方式很簡單,就是……。」

金俊秀在房間裡頭聽著崔珉豪的講述,他是皺著眉頭拍拍崔珉豪的肩膀,苦笑的說:「其實我也遇過類似的問題,只是沒有那麼嚴重,是性騷擾。」

「那麼怎麼你還能與有天哥這麼要好?」崔珉豪不明白的問。

是因為心態不同嗎?

「因為有天他……幫我消毒。」

「什麼消毒?」

「其實就是……。」

於是金俊秀就這麼紅著臉將方法告訴了崔珉豪。



金俊秀與朴有天於夜晚吃過晚飯後是向崔珉豪與沈昌珉道別了。朴有天並沒有過問金俊秀與崔珉豪聊了什麼,而金俊秀對朴有天與沈昌珉在外頭說了什麼一點也無好奇心。

他們一路是沉默到家。畢竟他們不約而同的將他們最私密的事情告訴了第三人。為了不讓對方知道,他們選擇閉嘴沒說話。直至回到家以後,金俊秀與朴有天各自去洗澡了,又將朴有天身上的傷口換藥,看著已入夜的時間,最後他們是一同爬上了床休息去。

金俊秀在今晚是搬來朴有天的臥室,說是想睡在朴有天身邊,深怕朴有天晚間又有什麼狀況,他比較能掌握。而朴有天對於這般的請求他自然是答應,跟金俊秀睡同一張床他是求之不得,

可就在今晚,朴有天是躺個快三十分鐘,突然的坐起身來看著一旁也還沒入睡的金俊秀。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金俊秀也坐起身問。

「沒不舒服,但是我想舒服。」朴有天答。

金俊秀是皺著眉,他聽不太懂朴有天在講什麼,只是說:「快睡啦,你才能早點康復阿。」

「不是,我有點想做。」朴有天說得很明朗,金俊秀是很驚訝的看著他道:「你傷得這麼重還能做嗎?」

「我是上面不行,但下面還是可以阿。」朴有天俏皮挑著眉說。

「你真的是……」金俊秀拿了枕頭丟他,可朴有天卻用左手接了下來笑說:「俊秀……拜託啦!」

「不要啦!」金俊秀躺上床氣憤的蓋上棉被說。

「吼,俊秀……。」

朴有天是欺身上去,就壓在金俊秀上頭,金俊秀掀開了棉被就見朴有天那笑咪咪的臉蛋,他很想伸手一巴掌就給他打上,可在他正想行動時,朴有天便吻住了他微翹的紅唇。

最後他們還是在那張床上呼風喚雨,只是體位與姿勢不敢變換太多,就怕朴有天好不容易上軌的肋骨做一做就又出軌。但在這一夜他們的纏綿仍是擁有質感。

他們想,這大概就是活著後才能體會到的幸福最高品質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