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允浩與金在中的感情談的穩定,無論是一個家的工作分配,或者是孩子們的房間規劃,甚至是教學方案,他們無一不想,都算是做好了相當的準備與綢繆。

眼看已快滿三歲的沈昌珉也要上幼稚園,在這階段的準備期間,金在中是教導著朴有天與金俊秀該如何帶著弟弟去上課,過馬路時又該遵循哪些交通規則。當然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們三人的手不能放開彼此,要好好的牽著過完馬路進學校才可以將手放開。

雖說金俊秀與沈昌珉的過節許多,但金俊秀還是像哥哥一樣的將話聽進去。可不可靠是另外一回事,可至少還有朴有天在。

然而,當這一切都準備就緒時,鄭允浩與金在中安穩的生活並沒有如預期的順遂。

就於今日這麼一天,鄭允浩抱著沈昌珉與金在中一同下班回家後,金在中先開車去幼稚園接朴有天與金俊秀。而率先抵達公寓鄭允浩是牽著沈昌珉的小手,讓沈昌珉的小腿跨著每一階對他而言都相當大的階梯。他慢慢的牽著沈昌珉上樓,沈昌珉是爬得滿身汗,正當他想放棄時,鄭允浩卻又說,如果你成功的爬到三樓,爸爸就讓你吃兩包小熊餅乾。所以為了餅乾,沈昌珉仍是豁了出去,就訓練著自己的小腿肌耐力,一步步的往上爬。

這一切的畫面是種祥和也很完美,可當沈昌珉爬至三樓時,卻聽見了一個女人的聲音,朝著他們倆人喊了過來。這聲音對鄭允浩而言並不陌生,但對於沈昌珉的記憶而言,能算是初次的遇見。

「允浩、昌珉。」女人看著他們倆人,臉上苦笑的說:「媽媽回來了。」

鄭允浩是率先釐清眼前這一切事實的人。至於沈昌珉,他心頭上掛念的不是媽媽,而是那兩包的小熊餅乾。

「餅乾……。」沈昌珉牽著鄭允浩的大掌,嘴中喘著氣說。

但這般可愛的請求並沒有打動站在他身邊的爸爸。鄭允浩的眼神是變得冷漠,他蹲了下身將沈昌珉抱上了手,低聲問:「你有什麼事?」

女人眼眸裡是種愧疚,便輕聲的說:「我想當初我的抉擇是錯的。」

鄭允浩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他是緩緩朝著自己的家門走去,拿出鑰匙開了門,轉頭說:「進來坐坐吧。」

這個家對那女人而言也已不是第一次來過了,可在多年以後又回來的他,卻發現這家已不是當初那個家,是顯得陌生。

鄭允浩將沈昌珉放上了沙發,也順勢的把公事包放在一旁。他走進了廚房,從沈昌珉的餅乾專櫃拿出了倆包小熊餅乾,然而走回客廳遞給了沈昌珉。只見眼前的女人是看著沈昌珉的模樣,臉上微笑的說:「昌珉,我是媽媽。」

沈昌珉是抬眼看了自己媽媽一眼,可沒幾秒卻又低下頭來忙著解開他手中的小熊餅乾,「把拔,幫我……。」他抬頭伸手看著鄭允浩說。

孩子面對自己的母親,已是這般的無情與冷漠,鄭允浩並不曉得為何他的前妻又會選擇回來。一句當初的抉擇是錯的,是懂得悔過,也懂得改過,但他卻不能接受自己前妻改過的心態。孩子已是沒有媽媽的記憶,何苦又要回頭來彌補這原本就不存在的空缺。

重要的是,在沈昌珉心中,鄭允浩能篤定,媽媽這麼一個位置已有人取代了,所以他一直都不希望眼前的前妻又要回來與他多說什麼。

「群惠,為什麼突然回來?」鄭允浩坐上了沙發問。

沈群惠是看著鄭允浩的眼眸,他知道鄭允浩似乎不能接受現在的自己,但他想,他還是有必要將自己的心思告訴鄭允浩。

「其實那個男人並不愛我,他只是一個想要錢的小白臉而已。」沈群惠說。

鄭允浩的眼神沒有同情,沈群惠卻是不肯放棄的說:「我希望你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我跟昌珉倆人過得很好。」而且自從遇上了金在中,他們的生活是過得更是好。

沈群惠抬眼看著他,他知道鄭允浩是想拒絕,於是他反駁的說:「你不能拒絕我對孩子的愛。」

鄭允浩聽見了這話,他是瞪大了眼道:「愛?當初是誰在他剛出生時就拋棄了他?是誰拋棄了監護權?又是誰這麼狠心的留他一個在娃娃床裡頭等我回家?」

「你說愛?你有資格跟我說你愛孩子嗎!?」鄭允浩拍了客桌大聲的說。

一旁本來是快樂咬著小熊餅乾的沈昌珉,因鄭允浩的拍擊聲,他的小身子是顫了一下,小眸看著鄭允浩氣憤的臉,最後卻是嘴裡含著小熊餅乾,無辜的哭了起來。

「把拔……」沈昌珉的小手是握緊了小熊餅乾的封口,大哭的說:「把拔不要生氣……。」

沈群惠傾身伸手想將沈昌珉抱入懷,可沈昌珉卻是轉過了身,面對著鄭允浩希望他能抱抱自己。鄭允浩是站了起身將沈昌珉抱上手臂,他學著金在中對平常沈昌珉搶輸飯時的安慰方式,拍著沈昌珉軟趴趴的背脊,在客廳裡走著。

「爸爸沒有生氣,要不要再吃一包小熊餅乾?」

沈昌珉趴在他背上,鼻涕都沾上了鄭允浩的肩膀,悄悄的點頭,哽咽說:「好。」

鄭允浩並沒有理會在一旁觀看的沈群惠,他帶著沈昌珉又來至了廚房的木櫃,低下身又拿了一包小熊餅乾給了趴在他肩上的沈昌珉。這時候鄭允浩家中的門鈴突然響了起來,沈昌珉的眼神是看向外頭,輕聲的在鄭允浩耳邊嚷嚷道:「把拔來了……。」

眼看是金在中準備飯菜的時間到了,大概是來敲門要他與沈昌珉過去等待的意思。鄭允浩不疾不徐的走至門邊,就替金在中開了家門。

「可以準備來吃飯了,再炒個幾盤菜也就差不多了。」金在中是微笑的告訴鄭允浩,不過當他看見沈昌珉的眼眶時,他是皺了一下眉,輕聲問:「昌珉怎麼哭了?」

沈昌珉一見金在中,他的小手就伸了過去要金在中抱他,金在中是將沈昌珉抱了過來,只見鄭允浩低聲告訴他:「跟裡面的人說些事情,語氣比較激動所以嚇到了昌珉。」

金在中的藍眸是朝著客廳裡頭看去,他看見了沈群惠,於是眼神又收了回來,抬頭向鄭允浩說:「好好談,昌珉需要我先帶走嗎?」

「麻煩你了。」

「那媽媽……需要昌珉留下嗎?」金在中又看著鄭允浩問。

鄭允浩搖著頭,低聲說:「他不是昌珉的媽媽,你才是。」

沈昌珉是趴在金在中的肩膀,小手拿著小熊餅乾,咕嚨的說:「把拔我想吃飯。」

金在中拍著他的背脊,然而低了頭笑說:「那我先帶他過去了。」

「嗯。」

鄭允浩是看著金在中的房門關上,他才將自己的門關上。他緩緩的轉過身,決定要與沈群惠好好的談論他們之間的問題。當他再坐上沙發時,沈群惠是悶著音說:「看來你不願意我回來,甚至不讓昌珉認我這個媽媽。」

「我認為已沒有必要。」

「難道我真的……沒辦法再跟你們重新來過嗎?」沈群惠似乎有些哽咽,他紅著眼眶看著冷淡的鄭允浩問。

鄭允浩眼神已沒有方才的兇狠,他心平氣和的說:「有些錯誤,會有機會讓你重新改過。但你犯的錯誤……很可惜沒有那樣的機會。」

「但我真的──」

「這個家不是你感情失敗時的避風港,想回來就回來,想走就走。」鄭允浩抬眼看著沈群惠,語氣雲淡風輕的說:「我們已經習慣沒有你的日子,你能不能……不要再回來破壞我們的習慣。」

鄭允浩的話已說得明白,在他與沈昌珉的生命中,已有了新的家族成員,而他自己也找尋到了真正適合自己能夠付出對象。性別是男是女,他根本就不在乎。他只在乎這個家,亦或者他與金在中真正能得到的是什麼。是彼此的衷心與陪伴,而不是與沈群惠的背叛與一犯再犯。

沈群惠是明白了鄭允浩的意思,他已沒有辦法再回到這曾經屬於他的家了。當初一個錯誤的選擇,換來的卻是這麼一個不被人接受的悔過,他沒辦法怨恨誰,鄭允浩僅僅是下逐客令而沒有怨恨他,這已經算是不錯的結果了。

人有時候是不得不認命,孩子的探視權以及監護權,於當時正處熱戀的他全然的放棄了,所以他沒有辦法回過頭來替自己爭取做媽媽應該做的職責與本分。沈昌珉與鄭允浩顯然是不需要他這個媽媽,或者是已有了更好的人選,這些他都能理解,也都能接受。

「我很抱歉帶給你們這麼多的困擾。」沈群惠輕聲說:「昌珉長大後,請不要告訴他……曾經有我這麼一個媽媽。」

沈群惠站了起身,朝著家門走去,他換上了高跟鞋,在離去以前右轉過身看著來送他離開的鄭允浩,「對不起允浩,這些年辛苦你了。」

無論沈群惠當初是多麼敢拋家棄子的女人,但他最後卻仍能低頭向他道歉。看著自己的前妻,這與沈昌珉的面孔有些相似的女人,他並沒有給予疾言厲色的對待,反倒是誠懇的向他說:「你能過得更好。」

與其不斷的爭執,不如給予最實在的祝福。

然而對於鄭允浩的以後呢?他相信自己在擁有金在中以後,那樣的美好也離他不遠了,僅是伸手可及的距離而已。過去的傷害與扭曲,他選擇既往不咎。對他而言,真正值得把握的,也就在他家對面的那家子。

他的三個孩子,還有一個老伴。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