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在聽完朴有天的獨到偏方後,他並沒有馬上的實行。在這思考的日子裡,想來想去,他還是很質疑朴有天的方法可行度到底有多高?但同時的,在崔珉豪知道有這方法後,他自己也就沒再執意的要沈昌珉回去他的宅邸。

崔珉豪其實很想知道,他與沈昌珉之間到底還可不可能。他們倆人仍是維持著相當安靜的日子,崔珉豪已辭掉了當臥底的工作,在沒有頭路的空窗期裡,沈昌珉是陪著他看著他不愛看的電視,也陪著他睡著一直以來對他們而言都太小了一點的雙人床。

然而就在今日月黑風高的夜晚裡,沈昌珉心底是騷動,而崔珉豪的身子卻是蠢蠢欲動。想知道這偏方的療效能有多成功的他們,最後是沈昌珉先從床上坐起身,開了床頭的頭燈,便看著背對著他的崔珉豪。

「我很久沒給你獎勵的樣子。」沈昌珉突然低聲的說。

崔珉豪沒有轉過身看他,但他曉得沈昌珉指的是什麼事情。從以前到現在,無論自己出什麼任務,沈昌珉總會在被窩底下給予他一絲安慰,一點的慰藉。曾以為這些事情,他們只是將彼此當洩慾的工具而已,可後來遇上了鬼頭,他才知道其實沈昌珉並不把他當工具,而他也從不覺得沈昌珉是他的工具。

早在很久以前,他們早將對方看成一切。但只因誰也沒說,所以讓他們對自己的感情都模糊了焦點。

「你想做嗎?」崔珉豪眼神看向窗外的星空,輕聲的問。

「那你想做嗎?」沈昌珉反問他。

崔珉豪沒辦法回答這樣的問題。到目前為止,雖然他很想試試金俊秀說的方法,但無論他怎麼調整自己的狀態,他還是覺得這一切很不妥當。

可這回沈昌珉是沒給予他太多思考的時間,本來就具有霸道性質的沈昌珉,他這次也不例外的將崔珉豪的身子翻了過來,雙手撐著自己的身子,垂著頭看著在他身下的崔珉豪。

崔珉豪的大眼也在這微弱的頭燈光看著沈昌珉,沈昌珉沒有預告他下個行動,一意孤行的就吻了他。

這樣的吻對於崔珉豪而言並不陌生,但他卻無法讓自己冷靜下來的接受沈昌珉的對待。不能否認,他喜歡沈昌珉這樣的溫柔,但現在的他,無論是霸道的沈昌珉還是溫柔的沈昌珉,他都已沒辦法承受。

「等等……」崔珉豪伸手推了他,坐起身子背脊靠著床頭,是屈起了雙腿,低聲說:「還是算了吧。」

沈昌珉是半跪在床上看著相當為難的崔珉豪,但他並沒有放棄。至少得試過一次才知道朴有天提供的偏方有無效用。所以他仍是執意的向前,什麼話也沒說的就又吻上崔珉豪的紅唇。

他趁機而入的就霸占了崔珉豪雙腿間的空間,邊吻著崔珉豪邊將大掌探入了崔珉豪的衣內,他順著崔珉豪軀體的曲線慢慢的碰上他的乳首。以前做這些事情沈昌珉都是得心應手,可這回的感覺卻很不同,他每一步是走得戰戰兢兢,做起來是困難重重。

崔珉豪就像是在忍受他的撫摸一樣顫抖著身子,但他也努力的別讓自己再推開沈昌珉。只是當沈昌珉脫光了他身上的衣物,準備往他雙腿間的私密摸去時,他還是忍受不了就伸手制止了沈昌珉。

「不行……。」

崔珉豪心底很緊張,他沒辦法接受沈昌珉這樣的觸碰。每每的觸碰都讓他覺得罪惡連連,他無法抹去自己被鬼頭碰過的事實,更無法讓沈昌珉接受已被別人碰過的自己。沈昌珉只是看著光著身子的崔珉豪,崔珉豪的手掌是抓緊他的肩膀,難為情的低了下頭來。

「珉豪……」沈昌珉低聲的叫著他,「我是沈昌珉。」

崔珉豪眼眶含著淚,抬眼的看著他。沈昌珉是又向前吻了他,然而在他面前道:「看著我,我是誰?」

崔珉豪眼眸裡的淚水有著些許的波動,他緩緩的眨著眼,淚水很無辜的就掉了下來,他的雙手是漸漸的抱緊了眼前的沈昌珉,人就靠在沈昌珉的頸肩輕輕啜泣道:「昌珉……。」

沈昌珉就像個心理醫師耐著性子誘導崔珉豪,讓他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誰,然而忘卻掉過往記憶的陰暗。他給予著崔珉豪最熟悉的氣息與最不陌生的安慰。他們一步一步的接納對方,崔珉豪用力的聞著沈昌珉的味道,企圖的喚醒他們當初的種種甜蜜與纏綿。

沈昌珉沒有衝動,他就像在對待易碎物一樣的小心翼翼,縱然他明白崔珉豪的狀態已能讓他為所欲為,但他還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暴動,循序漸進的將每一小節的節拍輕輕的打在崔珉豪的身上。

崔珉豪是在沈昌珉的耳邊輕聲的喘著,他是享受著沈昌珉每一下的撞擊,他盡可能的拋開心中的顧慮,空出所有的心房來容納沈昌珉。可不論身體是多麼的貪戀這些已遺失許久的感覺,崔珉豪最後還是矜持不住的在沈昌珉的胸膛裡哭了出來。

所有滿溢出的熱淚都從臉龐滑落,他緊緊的抱著沈昌珉,額頭就靠上了眼前這給予他安慰的男人的胸膛,開口哽咽的說:「對不起……對不起……。」

沈昌珉是放慢了速度,他的大掌摸著崔珉豪的後腦勺,輕輕的吻著他的頸窩,並低聲答道:「想著我就行了。」

他不希望崔珉豪又因為鬼頭的事情向他道歉,他不需要崔珉豪的道歉,他只需要崔珉豪能夠腦子裝滿他,心裡裝滿他,生活所有都是他,這樣就已足夠了。過去發生的那些,他並不覺得崔珉豪髒,他只怪罪自己沒能將崔珉豪留下,讓他一人獨自承受鬼頭給予的壓力。

他是邊安慰著崔珉豪,邊傳遞他想傳遞的心思與感受,讓崔珉豪明白,他一點都不在乎崔珉豪被鬼頭玷汙一事。他只希望崔珉豪今後能平安的待在他身邊,別在離他而去。

他的撞擊頻率越來越快,聽著崔珉豪的低喘,他心中是覺得踏實許多,畢竟他最愛的人是乖巧的待在他的懷裡任他欺負,只是令他最心疼的,還是崔珉豪的眼淚。

被吃乾抹淨的崔珉豪,最後也是累的躺上了床,沈昌珉是抱著他的腰際沒放,當崔珉豪快在他的懷中睡去時,沈昌珉是又將他給吻醒,然而帶有霸道氣息的問:「感覺有沒有比較好一點?」

崔珉豪是瞄了他一眼,閉上眼說:「還好。」

「那下禮拜再繼續。」

沈昌珉似乎是肯定了朴有天提供的方法,見崔珉豪開始會反駁他,他是安心了不少。這也才是他一直以來想尋找回的崔珉豪。

崔珉豪的雙眸沒有睜開,他似乎是真的是快睡著了,不過在他要進入夢鄉以前,他還是給了沈昌珉一個答覆。

「隨便你……。」

崔珉豪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入睡的,不過在今夜過後,他只知道自己後來所做的夢,全都是甜的。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