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署於事故發生後的數個月,外觀以及內部被炸毀的部分也漸漸的修復。

金在中嗣後才發現江署長也在本次的事故當中而喪生了,可他並沒有去調查江署長是因被掃射而身亡還是故意被人所殺而死,這些他也就當作江署長是因事故而亡。他並不想透徹的去調查,也沒將江署長與鬼頭的私益公諸於世,免得又怕自己會將鄭允浩牽涉其中。

但話說回來,自從鄭允浩將朴有天的左肩彌補以後,他也就沒再找過金在中。金在中想,可能是鄭允浩已認為沒有必要,或者是真想放過他,所以才與他沒有了聯繫。

金在中的藍眸望著窗外,他回想這近幾年的所有案子,以及至今身旁人事物的變化。據說金俊秀與朴有天已不待在『雜』部,他們選擇了最輕鬆的內部行政單位工作去了。只不過遇到重大刑案,他們倆人還是會忍不住的插手相助。然而崔珉豪,他已不當臥底,去當了美容院裡的化妝師,一個月的薪水也還不錯。

那麼他呢?老實說,他還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只是,在他心中至少還有一個地方能回去。他看著錶上的時間,反正也閒來無事,一人就離開檢察署,開著車來到一個他最熟悉的地方。他的車子停在這棟宅邸的外頭,他下了車,腳步很猶豫自己該不該向前走進那扇高大的家門。

這裡曾經也屬於他的家,是鄭允浩收留他的地方。

他想了又想,最後還是走至家門,本想自己伸手開門,可裡頭的管家卻先為他將門打了開來,看見了他,一如既往的朝著對他笑說:「歡迎回來,在中少爺。」

金在中看著管家的面孔,事垂了頭笑了出聲,再次抬起頭來便問:「允浩在嗎?」

「少爺正在午睡。」

「沒關係,我去房間找他。」

金在中知道鄭允浩一直以來都沒有起床氣,為了再見他一面,他仍是提起勇氣邁起步伐走著他這一點都不陌生的路線,一路來至鄭允浩的房門。鄭允浩的房門沒有鎖,他輕巧的推開房門,然而走進了他的臥房裡。

鄭允浩裸著上身睡在那張大床上,金在中慢慢的走過去,他脫了自己的皮鞋,雙膝就跪上了床,半爬的姿勢臥在鄭允浩的床上。他看著鄭允浩這多年以來都沒變太多的容顏,突然很想伸手觸碰他,不過他並沒這麼做。他是讓自己也躺上了這張床,側了身子面向鄭允浩,安靜的躺在他身旁。

這張床從他被鄭允浩撿回來以後,他一直都是與鄭允浩睡同張床。從沒有關係到有了關係以後,他仍是睡在這張床上。直至他不能接受鄭允浩的善意謊言為止,他自己獨自的離開,然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這裡了。

他總是眷戀著鄭允浩的味道,可卻又想把眼前的鄭允浩繩之以法。只是最後,他終於知道為什麼黑與白兩者不可能消失其中一個。這樣的生態很奇妙,他們是敵人,可卻在某些的情況下又會是朋友。

從以前到現在,就是種相互利用的關係。

他慢慢的閉上眼來,眼眶是含著淚水,他總覺得自己當初似乎是做錯了,不應該突然的離去,也不應該要鄭允浩背負著殺人魔的罪名。但就在他默默怪罪著自己不可原諒的行為時,鄭允浩是適時的將他摟進了懷裡,閉著眼低聲問:「怎麼突然回來了?」

金在中是睜開了藍眸看著他,鄭允浩也緩緩的睜開眼,眨著眼與他對看。

「只是想見你。」金在中避開了鄭允浩的視線說。

「你是檢察官,如果經常出入這裡會被人懷疑。」鄭允浩說。

「我想辭職。」

鄭允浩眼神裡沒有很驚訝,反倒是輕笑說:「不要因為想彌補我所以辭職,我倒是覺得與其要你當生科員,檢察官比較適合你。只是若你要緝毒,我只能告訴你,那些毒是緝不完的。」

有人吸,就會有人想辦法賣。這是沒有辦法斷根,也永遠無法查獲真正的藥頭。毒品也成了市場之一,沒有人會想放棄這麼大的利潤市場。要抓也抓不完。

「我才不是要彌補你。」金在中推著他的肩膀想離開,但鄭允浩卻抱的緊說:「不然你幹嘛回來躺我旁邊?」

「就說只是想見你。」

「你如果說你想我,我會比較高興。」鄭允浩痞笑說。

「我覺得那樣說很噁心。」金在中答。

鄭允浩見金在中會向自己頂嘴,他最後受不了的就低頭吻了那人兒,手就不規矩的將金在中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褪去,摸著金在中的吋吋肌膚,索取著已許久都沒再有過的感覺,讓兩人之間的溫度越來越火熱。

「等等……。」

「不能等了。」

「你先讓我把話說完……。」金在中喘著氣捏著鄭允浩的厚實肩膀說。

鄭允浩是預留了一些空間讓他喘氣,可手掌卻沒放過金在中的脆弱,他一手撐在床上,眼神看著金在中問:「你想說什麼?」

金在中的寶貝被鄭允浩這麼把玩著,他的手背賭上了自己的紅唇,吐著熱氣含糊的說:「你願不願意……再讓我回來睡這裡……?」

金在中的表情越來越魅惑,他漸漸的仰著頭,吐出了幾絲的吟迷,雙手也就環上了鄭允浩的後頸,任著鄭允浩無條件的情色對待。鄭允浩是覺得金在中可愛,這個問題其實不用問也早就有答案了。若他真不願意,他怎還可能還會讓金在中爬上自己的床,又對金在中下手呢?

鄭允浩是溫柔的吻著金在中,他並沒有馬上回答金在中的問題。待他有意思要回答時,是自己將寶貝放進金在中體內的時候。他惡質的抽動著,看著金在中被自己欺負的模樣,他不覺得心疼,卻是覺得這是一種睽違已久的霸道與占有。

「在中……」鄭允浩用力的頂了一下,便低身吻了金在中的紅唇又說:「在你離開我時,我是真的很痛苦。」

金在中雙眼迷濛的看著身上的鄭允浩,他的雙腿是圈住了鄭允浩的腰際,僅僅是抱著他卻沒說話,有些小喘氣的聽著。

「但我一直都想告訴你……你已經不適合再離開我了。」

他們都已在這樣的生態裡中了毒,一種無法自拔的毒。唯一能讓自己毒癮不再發作的方式,就只有一種。就是將把對方綁在身邊,哪怕是你黑我白,水火不容。

為了不讓這生態繼續的失衡下去,鄭允浩有必要霸占眼前的金在中,讓他別再離開自己,也別再讓自己忍受著沒有他的日子而繼續過活,這樣的生態才不會病態,一切終將回歸原有的狀態。


────完────

這一部「雜」文終於結束了。
當初以為每次都會寫得很H,畢竟每個主角的性格都很硬,不過最後卻是把H越寫越清淡,哈哈。
挺有趣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