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一個人安靜的在房間裡看著書,他將時間規畫得很好,待每個科目的進度都告一段落後,他還得去琴房練鋼琴,好準備社團中的成果發表會。

他的個性一直以來都較中規中矩一點,也很愛乾淨,不喜歡身旁的東西擺的亂,也不愛灰塵這種東西的出現。只不過每當金俊秀跑進了他的房間,他總是得撥空又重新將金俊秀弄亂的地方再整理一次。

「有天有天……!」

金俊秀只穿著四角褲就破了朴有天房門,手上拿著數學課本趴上了朴有天的床,朴有天沒有轉頭看他,只是背對著他說:「你等我一下。」

「好。」

金俊秀的雙腳不規矩的將朴有天摺好好的棉被給踢亂,身子就纏了棉被然而在朴有天的床上滾了起來。他放下了手中的數學課本,躺在床上的他,舉起了雙手便朝的天花板揮了兩拳,快速收手的他,最後又迅雷不及掩耳的揮了一拳。

他緩緩轉過了紅腦袋,看著一直認真的朴有天,又是翻了身趴在床上,安靜的將數學課本打開,裝做自己也在想的模樣。不過他的腦中是沒辦法裝下眼前這些密密麻麻的數學符號,他裝的,便是他一直以來最擅長的拳擊。他的腦中想著每一步的步驟,雙手又不禁的朝著空氣裡頭揮了幾拳。

待朴有天將書念完時,金俊秀早已不知道想了多少回的反擊動作。

「我好了。」朴有天轉過身看著躺在他床上的金俊秀說。

金俊秀是從床上跳了下來,棉被也沒將朴有天歸原位,枕頭更是被胡亂的丟在一旁,但朴有天並不介意這些亂無章法的樣子,他讓出自己的座位,讓金俊秀坐上位置,低著身看著金俊秀翻著數學課本。

「這題。」

「我看一下。」

朴有天看完了題目後,便開始了他的個人家教。他們念同一所全國榜上有名的高中,照理說倆人的成績並不差。但金俊秀為何總是會跑來求救朴有天,這其實是有原因的。朴有天解決課業內容的方式是靠裡解,而金俊秀便是將朴有天理解以後的解題模式給背下來,倆人皆是各有所長,所以才能考上這麼一所好高中。

可金俊秀能有這樣的成果還是得感謝朴有天的理解再先,還有朴有天的耐心教導。這倆人雖說也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了十幾年了,可在外人眼裡,除了金在中以及鄭允浩會覺得他們倆是兄弟外,幾乎沒有人會猜出他們倆在法律上是有著擬制血親的存在。只覺得這倆人的關係匪淺,且是深到會讓人誤以為他們倆人可能有在偷偷交往之嫌。

朴有天是聽了許多自己與金俊秀關於這方面的傳聞,不過他並沒有去釐清什麼,更沒去解釋他們之間其實就是兄弟關係。金俊秀的耳朵倒不是那麼靈活,做事總是一心不能二用,如果他腦子裡想著拳擊的事情,他的耳朵自然也就不那麼管用了。

可至於朴有天為什麼不想釐清,這在朴有天的心中可是一個很大的秘密。

他知道他該叫金俊秀弟弟,但他卻不想承認金俊秀就是他的弟弟。不管法律上的血親是如何的擬制,他心中很不坦蕩的就直接否認了金俊秀與他是種兄弟關係。不想承認這種擬制血親的他,原因很簡單,就是他很喜歡金俊秀,而那種喜歡,便是這個世上目前為止都還令人有所撻伐的感情。

自從他曉得自己的家庭有著兩個爸爸,他得第一直覺並不是覺得噁心,而是覺得自己與金俊秀或許也有可能成為自家倆個爸爸的那種關係。可是這種私情他並不敢訴說,更是不敢與他的倆個爸爸討論。

他們是兄弟,在這個家庭無論是怎樣的相處模式,他們還是兄弟。他愛上了金俊秀,同等是給予了自己一宗『亂倫』的難聽罪名。

他不知道為何自己會這麼喜歡金俊秀,待他懂得他對金俊秀是種喜歡時,那便是他開始會夢春夢的時候。對象永遠不會是別人,就是睡在他隔壁房的金俊秀。金俊秀的笑容,金俊秀搶輸飯哭泣的面容,這些畫面在他的腦海裡是記得一清二楚。

朴有天在金俊秀問完數學題目後,金俊秀是離開了他的房間去練拳擊了。而他則是拿著掃把掃著房間掉滿地的橡皮擦穴,又將自己的枕頭與棉被摺好,一個人走出臥房,來到了琴房。

他掀開了琴蓋,翻著樂譜,讓自己冷靜下來,然而慢慢的將手指按上了琴鍵,彈出最動人的曲目。

這架鋼琴是鄭允浩送給朴有天的。待鄭允浩知道朴有天對鋼琴有興趣後,他這個爸爸也不吝嗇的就將這些才藝的資金全投注在朴有天身上。而金俊秀從國小也就開始打拳擊,金俊秀的興趣金在中與鄭允浩也是大力相挺。

金俊秀與朴有天各自在自己的練習是練習著,雖說金俊秀並沒有社團成發,不過他有參加一些校外的比賽,所以近期除了唸書,其餘的時間便都拿來了練拳擊。當然忙著鋼琴成發的朴有天也是如此。

金俊秀每回練著拳擊,他最喜歡的就是聽著朴有天的鋼琴練習。他喜歡朴有天彈的曲子,也喜歡朴有天指法。縱然不知道指法的好或壞,可他還是喜歡朴有天彈的琴。

有時他想練習可朴有天卻在唸書時,他都會提出任性的要求,希望朴有天能在隔壁的琴房也練習,這樣在另一間房練拳擊的他才會打得好。

當然金俊秀的這般要求,朴有天從來都沒有拒絕過。能如此忍受金俊秀這般任性要求的人,大概也只有朴有天了。若對象換成是沈昌珉,沈昌珉大概又會將金俊秀欺負到讓他吃不完兜著走。就算金俊秀多能打,可他還是鬥不過沈昌珉。

朴有天有時會很介意沈昌珉與金俊秀的打鬧方式,有時甚至會想插手要沈昌珉別摟著金俊秀的頸子假裝要揍金俊秀的肚子,這種打鬧模式在朴有天眼裡是太過於親密,所以他不喜歡。然而朴有天並不曉得,其實他心中的秘密在沈昌珉眼裡卻是看得徹底。

可當事人並沒有意願表明,沈昌珉自然是不會替他這個大哥發言什麼。不過他們三兄弟的感情還是很好,除了朴有天偶爾會吃醋,金俊秀偶爾的耍白爛以外,至少排除這些,他們的感情仍是完好依舊。

朴有天並不知道他能埋藏自己的心思多久,他只希望金俊秀不會討厭他,他會永遠待在金俊秀的身邊,為金俊秀完成每件他懶得完成或者不想完成的事情。

他想,他這輩子只需要當個守護者,這樣他也就圓滿了。

除了自己的夢想要完成以外,他也會幫助金俊秀完成他的夢想。

縱然他的角色是如此的特別,他不在乎,他只想好好陪著金俊秀走過他們的一輩子。


*****

第二部開始,英翻中的話就是『夢想洗牌』。

袋鼠寶寶就是要打拳擊!感覺特可愛的,哈哈。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