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一大早就準備就緒,他將書包以及拳擊手套全拿到餐桌上,轉身就往朴有天的房間跑去。金在中是將他所準備好的早餐從廚房端了出來,他另一手是將金俊秀的東西拿到一旁的椅子放好,然而擺上了早餐,便說:「有天起床了嗎?」

沈昌珉是第一個坐在餐桌的人,他搖著頭表示不曉得。金俊秀是在朴有天的房裡瘋狂的搖著朴有天,他就跪在地板上,可愛的向朴有天說:「起床!起床!你再不起來我要把你的熱狗吃掉了!」

這種威脅其實對朴有天的作用並不大,但是基於學校會登記遲到的關係,他還是得硬著頭皮起床。金俊秀見他起來開始摺棉被後,他也就跑出去享用自己的早餐。深怕沈昌珉會偷吃的他,吃早餐的速度很快,不過也因為這樣的快速他總是會挨金在中的罵,畢竟東西吃太快對身體不好,正值青春期的金俊秀,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年紀輕輕就患有胃病。

所以為了避免搶飯的事情發生,金在中都會在沈昌珉的盤子裡多添加一點。只是金俊秀的吃東西的速度仍是沒改進,金在中罵完,就會輪到家中最嚴肅的老爸鄭允浩出來碎碎念。

金俊秀是坐在朴有天身邊,他一臉的無辜樣。朴有天的吃相雖說不是特好看,但剛好與金俊秀成了反比,速度幾乎是只有金俊秀的一半快而已。不過金俊秀從來就不會催促這慢條斯理的朴有天,他總能耐著性子等著朴有天將早餐吃完,然而與他一起走路去上學。

「小朋友,外面很冷,要多穿一點喔。」金在中在玄關邊叮嚀的說。

「好。」金俊秀與朴有天答。

沈昌珉是點點頭,表示他有聽見。金俊秀則是乖乖的將圍巾隨便的圍上,穿上鞋子就要出門。朴有天是跟在金俊秀的後頭,他們三人一同向金在中與鄭允浩道別後,就趕緊將家門關上。

沈昌珉是走在朴有天與金俊秀的後方,在某個小巷的交叉路口,他很直接的轉彎,一人緩緩的朝著他所就讀的國中走去。金俊秀是轉頭望了一下沈昌珉,然而在這冷空氣裡說:「昌珉再見!」

朴有天也轉過頭,像個大哥一樣的說:「你圍巾圍好,不要讓冷風灌進身體裡了。」

沈昌珉是停下了腳步,他垂下了頭重新將自己的脖子上的圍巾圍上,轉過身看著他眼前的倆個哥哥,揮了揮手就又轉身繼續走。沈昌珉總是不多話,動作也不多,不過意思卻能表達得很清楚。

「你也是,把圍巾圍好。」朴有天瞄了金俊秀的圍巾一眼,輕聲的說。

金俊秀是朝著他調皮的笑了一下,便說:「不用啦,太麻煩。」

待金俊秀要繼續走時,朴有天最後還是拉住了他的手肘,伸手就將金俊秀脖子上的圍巾重新圍上。他很知道金俊秀脾性,金俊秀是除了拳擊的事情能專注以外,其餘他沒興趣的事情總是就吊兒啷噹的帶過。然而朴有天就很理所當然的將這些被金俊秀所遺落的事物,一一的扛上自己的肩來,讓自己來替金俊秀完成。

「謝謝你。」金俊秀笑說。

當然在這十幾年頭的相處裡面,金俊秀早已習慣朴有天對待自己的方式。他甚至有時會過分的依賴朴有天,朴有天所有的事情都替他準備好好的,讓他能全心全意的投入拳擊裡頭,然後打出漂亮的成績。

說穿了,其實他就是喜歡朴有天的細心,他很慶幸自己能跟朴有天做兄弟,只不過在他心目中他並不把朴有天當作哥哥看待。可至於是為什麼他不能做到喊朴有天一聲哥哥,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原因。他只是很直覺的就認為,朴有天是他的,但他們之間並不是兄弟的那種包容。

朴有天的臉蛋天生長的很帥氣,有時他會自嘆不如,但他卻不能忍受有人與他一起欣賞朴有天。他知道朴有天是帥哥,但是這個帥哥他卻不能與人分享。

他與朴有天倆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最後來到了學校。他們倆是各自開了鞋櫃準備換上室內鞋,這時候的他看見朴有天從鞋櫃裡拿出了幾張信封,朴有天是拿在手上,然而另一手才拿出室內鞋換上。

金俊秀沒說什麼,他只是將鞋櫃關上,伸手就抽走朴有天大掌裡的信封,輕聲問:「這個是什麼?」

朴有天沒有搶回來,搖頭說:「我也不知道。」

金俊秀沒有過問朴有天的意思,他就自動將信封打開來看,他看字看很快,然後馬上又還給了朴有天,不是很高興的說:「是情書。」

「喔。」朴有天拿過手,就將這些情書放進了書包裡頭。

金俊秀的肩上是掛著拳擊手套,另一個肩膀就背著書包。轉身要離開鞋櫃以前還看了朴有天一眼,臉上是相當嚴肅的說:「我們以前約好的,誰都不能結婚。」金俊秀還刻意湊近朴有天的臉,在他的面前比劃一翻。

朴有天看著他臉上是笑了起來,便說:「我知道。」

這種約定說真的是沒什麼效力存在,而他也不曉得為何他與金俊秀國小時會有這樣的約定。記得那時金俊秀才小三,他小四。金俊秀班上的某個小女孩是看上了金俊秀,放學時他與金俊秀是在大門口等金在中時,那小女孩也就趁機跑來向金俊秀告白。小女孩是當著他的面向金俊秀告白,那時的他說有多想哭就有多想哭,不過金俊秀卻是牽著他的手拒絕了小女孩,理由是因為他們都太小,所以家長不會同意。

那時的朴有天是鬆了一口氣,小女孩離開以後,他也就趁熱的向金俊秀說:『我們以後都不要結婚。』

『好阿。』金俊秀笑說。

『反正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朴有天開心的說。

童言童語的他們,其實並不曉得原來老早在許久以前,他們心中早已埋藏了對方的不明情愫幼苗。直到現在,他很高興金俊秀還記得他們曾經這麼一段故事。他也真希望事情會如他們所約定的發展。

不要結婚,有彼此就夠了。

金俊秀是跟著朴有天一同走上樓梯,來至第四樓的金俊秀,在他要走去自己的班級前,他與朴有天在樓梯口邊又聊了一下,「今天社團有練習,我可能會比較晚,你就先回家吧。」

「沒關係,我在鋼琴社辦等你。」朴有天說。

「好吧,如果太久,你可以先回家,找不到人我就知道你回家了。」金俊秀又說。

「我會等你。」

金俊秀是舔了一下自己有些乾乾的紅唇,點點頭。他知道朴有天堅持的事情要改變是不容易的事情,所以既然朴有天想等,那麼也只能讓他等。

然而就在金俊秀轉身要走時,他又轉了回來看著正要往五樓爬去的朴有天。他站在樓梯口抬起頭,鳳眼就看著朴有天的背影說:「喂,要把那些東西丟掉喔!」

他所指的『那些東西』,就是正裝在朴有天書包裡的情書。金俊秀似乎不是很樂見那些情書在朴有天的書包裡頭,為了好好履行他們之間的約定,金俊秀所提出的要求是很合理的。縱然朴有天不想丟,他也會想盡辦法把那些情書扔進垃圾筒。

「我會丟的。」朴有天轉過身微笑說。

「回家我一定檢查!」金俊秀朝著他擺了鬼臉說。

從小就不會違背金俊秀意思的朴有天,他並不明白原來自己就是傳說中名副其實的妻奴,而他家的小皇帝就是妻管嚴。

不過也無所謂,反正若有情書是朴有天會留下的,那麼大概也只有在信紙下方屬名『金俊秀』,他才會保留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