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在琴房裡頭彈著琴,不快不緩的節奏,他拿捏得恰當,將樂譜上的每個音階彈出了曲目的生命來。好不容易的假日,他趁著一些空檔便開始練習起他的鋼琴,為發表會做足夠的準備。而金俊秀一大早就穿著布鞋說是要外出慢跑,練練體能。沈昌珉則是在房內看著書,準備著他的高中聯考。

鄭允浩以及金在中倒是很隨性的沒有去煩那些已經長大的孩子們,他們這對老夫老妻只是坐在客廳裡頭看著電視,看看近期社會上有無發生什麼重大事件。看來看去其實也沒什麼特別重要的,只不過他們卻看見了一些校園的霸凌事件。

鄭允浩看完了這篇報導,他沒有說什麼,可金在中卻是略有抱怨的說:「怎麼現在的孩子這麼奇怪?我們的孩子會這樣嗎?」

鄭允浩是想了一會,便說:「有的話應該也是昌珉去霸凌別人的食物吧。」

金在中是笑了出來,他打了鄭允浩的肩膀,笑說:「昌珉哪有那麼壞。」

他們自己養的兒子性格當然是最了解不過了,朴有天的個性是沉穩,金俊秀雖然暴動一點,不過他也不可能出手傷人,至於沈昌珉,縱然食物是多麼重要,他也不會為了食物而出手打人。這也間接的代表,其實他們的教育算是不錯,甚至是比一般的家庭還要好一點。

這時的沈昌珉是從房間走出,他從二樓走了下來,似乎想去廚房的零食櫃找他想吃的餅乾。金在中是看著沈昌珉那高大的模樣,想當初眼前這個屁孩還趴在自己肩上吵著要吃飯,如今卻是長得這麼大,說什麼在金在中的心頭上是多了那麼幾分的甜蜜。不過就在他沉浸在歲月的荏苒時,他卻看見了沈昌珉左手肘似有著一片大瘀青。

「昌珉阿。」金在中在客廳喊著他。

沈昌珉沒有回話,他手中拿了三包的小熊餅乾,便從廚房走出,乖乖的站在金在中所坐的沙發旁,低頭看著他的老爸們。

「你左手的關節處是怎麼了?怎會瘀青?」金在中輕輕的抓著他的左臂,翻著看。一旁的鄭允浩也瞄了幾眼,便低聲問:「怎麼會那樣?」

沈昌珉的眼神裡頭,並不覺得這瘀青有什麼,只是低聲的說:「在學校跌倒了。」事實上是怎麼跌的,他也很難用言語表達。

「不是跟人打架吧?」金在中問。

沈昌珉搖著頭,誠實的說:「不是。」真的只是被一個小他二歲的學弟在走廊的轉角處撞倒,不小心摔傷的而已。

這時候金俊秀是開了家門回到家來,他在玄關處脫著鞋子,抬眼就看見沈昌珉像是被老爸們質問的樣子,他這個當哥哥也是看得緊張,換上室內鞋的就走進客廳說:「昌珉怎麼了嗎?」

金俊秀的臉上紅紅的,他嘴巴稍稍的喘著氣,剛慢跑完的他,流著汗就站在沈昌珉身旁,雙手就插在自己腰際上,看著老爸們問。金在中是抬頭看著金俊秀,然而說:「沒什麼,只是問問你弟弟左手肘的瘀青是怎麼來的。你先去洗澡,不然會感冒喔。」

金俊秀聽了金在中的話,眼神也看著沈昌珉的瘀青處,便說:「這應該不是打架。」對於常打人的他,他幾乎都能辨別傷口是被人打出來的,還是不小心撞傷的。所以在他確定沈昌珉不是被人打後,他也放心的就回房拿著幾件衣服進浴室裡洗澡了。

朴有天認真的將所有表演的曲目練習過一次,待他全部都練完,時間也差不多快中午了。待金在中將午飯準備好後,金俊秀自動自發的就去琴房裡找朴有天,他看見朴有天正在收拾著樂譜,便說:「要吃飯了喔!」

朴有天看了他一點,點頭說:「好。」

「你今天還練不練琴?」金俊秀突然問

朴有天將琴蓋蓋上,手上拿著琴譜問:「怎麼了嗎?」

「我晚上想練拳,你可不可以也練琴啊?」金俊秀臉上不太好意思的笑說。

其實意思很明白,金俊秀只是想在練拳的時候聽朴有天彈琴而已。無論是古典或者是流行,都好。

「那我晚上就彈阿。」朴有天笑說。

金俊秀喜歡朴有天順著他的感覺,他總是會得意一下子,然後不小心就掉進了朴有天只會給予的溫柔裡頭。他就站在門邊擋著朴有天的去路,與朴有天對看許久。

「不是要去吃飯嗎?」

「喔對!」金俊秀是讓出了路來,轉身就率先走下一樓。

從以前他就發現自己有這樣的壞毛病,老會看著朴有天的臉蛋出神。他不知道為什麼朴有天會這麼吸引他,明明那樣的面容他都看了十幾年了,說不膩就是不會膩,甚至會想跟別人炫耀一下,『這是我的朴有天』的這種心態。

他一口一口的將飯塞進了自己的嘴中,眼神不斷的看著坐在他對面的朴有天。他瞧著朴有天的眼睛,看著他吃著東西的嘴巴,還有那有著一點點的嬰兒肥臉頰。他的心跳有時會為了朴有天而多跳幾下。所以他的飯吃到最後,下巴就靠上了飯桌,看上去是顯得無力。他眼神轉移開來,沒繼續再看朴有天。

想起情書的事情,他就會覺得自己的與朴有天約定其實很薄弱。朴有天這人種一看就是有意無意都會招惹一堆桃花。金俊秀也不可能每朵桃花都摘的了,他的注意能力有限,不可能霸佔朴有天一輩子。

「俊秀,身體不舒服嗎?」鄭允浩問。

金俊秀又坐起身來,眼神無辜的看著鄭允浩,然而搖頭說:「沒有。」

「你是不是練拳練得太過火阿?雖然要比賽了,但是你別讓自己有太大壓力阿。有天也是,盡力準備就好了,不要太操自己。」金在中像個媽媽一樣的叮嚀著他家的孩子們。至於沈昌珉,由於沈昌珉的狀態實在是太難拿捏,不過每回看見他的模擬考成績,鄭允浩與金在中是一致的認為這個孩子應該是沒什麼心理問題。只要小熊餅乾多買幾包庫存,基本上就不會有太多的問題。

「我沒什麼壓力啦。」金俊秀笑說。可若真要說,他的壓力其實就是喜歡著朴有天的桃花小姐們。

朴有天是慢慢的咀嚼飯菜,也道:「我會加油的。」

這種家庭狀態是最美好的,老爸們不用太操心,而孩子們也不是漫無目的的成長。縱然朴有天與金俊秀的感情問題沒人能解決,不過到目前為止,他們彼此也都還沒有女朋友,所以在警鈴還沒響起以前,他們只能讓自己盡可能的別太在意之於對方的感情。

朴有天與金俊秀的幾乎是同時,雖說表演與比賽的時間並不同,不過他們倆還是經常會約好,一起練習所準備的項目。朴有天近幾日的狀態不錯,金俊秀對於動作的反應也是越來越靈敏,眼看校外賽就要到來了,金俊秀的心底便是多幾分的興奮感。

不過他們卻在要比賽以前出了些皮肉。

情書風波其實沒有過去很久,就在朴有天將情書丟棄後的二個星期,這天,金俊秀與朴有天仍是約好一同回家,只是在回家途中他們遇到了看上去有些不三不四的小混混。

金俊秀第一直覺這眼前這些人想圍剿他們,而朴有天的腦袋則是想起了金在中之前所叮嚀的校園霸凌事件。他們想,他們該不會就這麼衰,遇上了這種奇怪的霸凌,重點還是他們不太曉得是什麼原因。

「喂,朴有天,聽說我妹給你的情書你都沒回喔?」一個看起來年紀比他們大的痞子說。但朴有天並不曉得他的妹妹是誰,只見那個痞子又囂張的說:「幹嘛不接受我妹,難不成你是同性戀嗎?」

金俊秀見那痞子這樣罵人,他本想義正嚴詞的回話:『同性戀又怎樣,他有我就好。』只不過這種話在現在這樣的場面並不適合,而且朴有天也不一定會同意他這麼說。所以他抑制了自己的怒火,眼神冷靜的看著前後左右。數來數去,前方有三個人,後方也有三個。

痞子見金俊秀的模樣,便調侃的說:「朴有天,你該不會在跟他交往吧?」痞子拿著棒球棍指著金俊秀。金俊秀與朴有天心底是同時想著,若真能交往,他們還不樂意嗎?

不過最後金俊秀是牽了朴有天的手,然而輕聲說:「跑吧,有六個。」

朴有天心底也很緊張,於是點頭說:「嗯,跑!」

金俊秀是立即就拉著朴有天從眼前這群人馬的空隙想跑出去,但就在他們要逃出去時,那個痞子卻扯朴有天的書包,怒吼:「想跑!?」

朴有天見自己的書包被扯掉了,他轉過頭大喊道:「我的樂譜!」

金俊秀是停下了腳步,看著那些痞子用棒球棍掛著朴有天的書包,他知道樂譜同等朴有天的生命一樣,雖然再印就有,可那些樂譜卻有著朴有天許多的紀錄。在當金俊秀考慮要不要去拿回書包時,痞子們也就朝著他們衝了過來,準備開打。

金俊秀是將朴有天擋在身後,他丟下自己的書包,雙手就擺起了拳擊的姿勢。他快速的朝著那痞子的鼻樑揍了一拳,又對著他的下巴一個猛擊。他的步伐沒有跨太多,不大的肩膀仍是站在朴有天身前,眼神看著掉落在不遠處的書包。他得想辦法將書包拿回。

可其餘的五個人並沒有因為金俊秀將一個人打趴而打算罷手,他們各自拿著武器朝著他與朴有天衝了過來,朴有天是扯著金俊秀的制服,便說:「我們逃吧!」

「不能逃!」金俊秀大喊說,「我要拿回你的書包!」

說完,他也就像匹野馬的與那些痞子正面對打起來。他的每一拳是毫不留情的朝著他們的要害打去。通常沒練拳的人是不堪一擊,只不過對方的人數眾多,攻勢也兇猛,待金俊秀打趴四個以後,最後一個卻是不罷休趁機的想從他左方拿了棒球棍打去。

「俊秀!」朴有天睜大了眼大喊道。

金俊秀轉過身瞥了一眼,左臂硬生生的擋了下來,他覺得自己的左手很痛,但他的右手還是快速的對著那最後一人的肋骨重擊,然而又給對方的下巴一拳。

金俊秀到最後一刻還是都把朴有天藏在自己身後,他的左手不停的顫抖,可悲的是連握拳的力氣也沒有。不過他還是踩過了那六個痞子,將朴有天的書包撿了起來。

「你的書包……。」

「你的手……!」

他們倆人遇上這種事情的第一個念頭並不是報警。

而是他們擔心,說好的夢,該怎麼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