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在考完期中考以後,他退掉了鋼琴社,擅自的向金俊秀要求,他想要加入拳擊社的社團。但在這些日子裡,金俊秀卻是百般的阻撓他,不願意讓他踏進拳擊社的社團。

「我覺得你不要打拳擊啦。」金俊秀坐在朴有天的床上說。

朴有天在書桌前規劃著每個科目的進度,以及安排練拳擊的時間,他沒有多餘的心思理會金俊秀的異議。既然他已決定要打拳擊,他不會輕易就放棄這條道路。但金俊秀卻仍是在他身邊不停的碎碎念。

「拳擊不好練,而且會有很多瘀青喔!」金俊秀抱著他的枕頭又說。

他將所有的課本放進了書包,規矩的將椅子靠攏,轉身就朝著自己的床上走去。金俊秀的鳳眼睜的大,他就希望朴有天能給他一點回應,但朴有天卻只是與他坐在床上互看幾秒,便道:「你的手好點沒?」

「你不要給我扯開話題!」金俊秀拿了枕頭打他說。

朴有天將枕頭接了下來,臉上笑起來說:「我明天就要去報名了。」

「你不用逞強啦!」

「我沒有逞強。」

「有天你──」

「你今天要不要睡這裡?」朴有天突然拉了金俊秀比劃的手問。

金俊秀的鳳眼眨著,他抽回自己的手,拉了朴有天的棉被就躺上床。朴有天的行為已經很清楚了,他不可能改變要加入拳擊行列決定。雖說當時聽見朴有天要打拳擊,有那麼一剎那他心底很高興,可後來他卻又擔心朴有天這如紙片人般薄的身軀是挺不住拳擊的練習。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朴有天最後還是放棄了鋼琴。

想不到最後的結果會是這樣的不值得慶祝,金俊秀心中就莫名的承受相當大的負擔。事情也過了些日子了,金俊秀仍是想不懂,為何朴有天能為他犧牲到這種地步?興趣再找再培養都行,朴有天沒有非要放棄自己的夢想然而替他完成打拳擊的夢想。

朴有天將電燈關了,然後爬了上床。金俊秀就在他掀開了被子時,開口問:「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做什麼?」

「去打拳擊。」

朴有天將棉被蓋好,他的雙眼也看著這黑漆漆的天花板。他並不曉得該如何告訴自己對於金俊秀的感覺。若要他說,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我願意這麼做,這種話他實在說不出口。本來就不是基於兄弟情感才選擇保護金俊秀的夢想的他,有太多感受他沒辦法告訴金俊秀,但他自己卻很明白,他得這麼做,而他也想這麼做。

「我覺得……以後可以換我保護你。」朴有天低聲的說。

在晚裡說話都特別放輕的他們,聲音聽在對方耳裡都覺得好聽。只可惜這般好聽的聲音沒辦法解決他們之間的矛與盾。

「才不用你保護。」金俊秀背對著他說。

「你就相信我一次。」朴有天看著天花板又說:「我可以打拳擊的。」

金俊秀將棉被蓋上了頭,似乎想逃避朴有天的聲音。朴有天不介意金俊秀的作法,他也只是將雙眼閉上,等待明日的太陽再次來臨。



金俊秀之後就沒有與朴有天在爭執什麼,他們找了一天的放學,金俊秀帶著朴有天就到拳擊的社辦找社長,告訴他朴有天想加入拳擊社的事情。

社長理當是歡迎,不過就在朴有天於社員名單簽下自己的名字後,社長是笑說:「不好意思,你的手臂可以借我一下嗎?」

朴有天是將自己的手臂,握拳打直。社長的雙手就從手腕的部份開始捏著朴有天的手臂肌肉,社長的神情很認真,再摸至肩膀以後,便問:「你都沒練過身體?」

朴有天搖頭道:「沒有。」

「那你的訓練可能要比較嚴格一點喔。」社長笑說,他的眼神又看向一旁的金俊秀問:「他是你朋友?」

金俊秀猶豫了一會才點著頭,社長只是又問:「怎麼會突然想加入拳擊社?」

朴有天與金俊秀是相互看了對方一點,最後還是由金俊秀來答,「他說要保護我。」

社長睜大了眼,眼神看了他們倆人一眼,沒幾響便笑了出聲說:「我會幫你好好訓練他的。」

朴有天並沒有因為社長的話而退縮,可他心中卻很關心金俊秀所說的話。金俊秀先是謊稱他們是朋友,爾後又答應了昨夜他們所談的話。金俊秀願意讓接受他的保護。他不知道在金俊秀心中,是不是金俊秀也不將他當作親兄弟看,但他唯一能確定的,就是他們都不希望別人知道他們是擬制血親的關係。

自己並不願承認這麼一道關係,自然也無向他人告知的必要了。

「你的訓練會比較辛苦一點,至少要把你練到超越俊秀的水準為止。」社長又笑說:「不然你可能沒辦法保護他。」

「那就麻煩你了。」朴有天低頭說。

「那麼……你是以什麼為目標?是職業選手還是純粹只是打好玩的?」社長將桌上的社員資料整理完以後,站了起身看著朴有天問。

朴有天的腦中記的很清楚,從以前到現在,金俊秀最想成為的就是打世界舞台的拳擊手。朴有天從來就沒忘記過金俊秀一直以來的努力與夢想,所以社長這麼過問他時,他很直覺的就答:「職業選手。」

金俊秀眼神裡透漏著不可思議,朴有天說話從來就不開空頭支票的,他不曉得原來朴有天是真的打算替他完成這種不容易的夢想。金俊秀是皺著眉,他看著朴有天冷靜的側顏,自己的眼眶裡似乎有了熱氣。他趕緊垂下頭,忍著自己的眼淚沒說話。

「好,我會叫社團的拳擊教練好好訓練你!」社長拍著朴有天的肩膀說。

金俊秀輕輕的擦掉自己的眼淚,最後也道:「訓練死他啦……!」

他們倆人最後離開社團以後,這段回家的路程,朴有天臉上帶笑的仍是牽了啜泣的金俊秀回家。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