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在崔珉豪開始去美容店上班以後,他也回到了組織開始他的工作。他與崔珉豪並沒有住一起,為了不讓崔珉豪覺得有壓迫感,他還是讓崔珉豪住在那間自己租來的小房,組織沒事時他便會帶著一些水果自己開門進崔珉豪的小窩替他將這些水果冰進冰箱,好讓崔珉豪回家能有水果當點心吃。

若有遇到剛好歸家的崔珉豪,他會留下來跟他說幾句無關要緊的話,然而走人。沈昌珉並不是刻意的想走,只是組織的事情堆積太多,他解決不完,自然陪伴崔珉豪的時間就縮水了。

不過崔珉豪也無開口留他,所以他們在生活上並沒有太多的交點,大多是各自過各自的。雖說相處是如此,但崔珉豪與沈昌珉的感覺卻是與日俱增。

生活上與沈昌珉並沒有太多的接觸,可家中卻仍是有著沈昌珉所遺留下來的氣息。某個假日,崔珉豪閑來無事的想替自己的小窩大掃除,當他處理著櫥窗上的灰塵時,他發現自己的櫥窗裡多了一些小東西。

他的大眼仔細的看著裡頭的運動器材模型,裡邊擺著一套之前根本就不存在的黃金組合的運動器材模型。這個組合是限量商品,而且需要經常關注黃金田徑賽然後回答製作單位在電視上所出的問題,透過抽獎才有可能得到的黃金組合,他不明為何這套組合會就這麼安穩的擺在他家中。

想來想去,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沈昌珉去參加抽獎來的,雖說他覺得沈昌珉比較像是威脅取得,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沈昌珉離開他以後,在自家的宅邸也關注著黃金田徑,沈昌珉才可能曉得有這套產品的存在。

他伸手摸了一下那套黃金組合,臉上便笑了起來。

崔珉豪繼續整理著房間,順便檢查他家有無又多了什麼東西,看來看去,就除了那套黃金組合以外,他家是什麼也沒多了。這些模型雖然小,但看在崔珉豪的眼底卻是很感動的象徵。

什麼時候沈昌珉也會開始在乎他的興趣了?他很感謝沈昌珉的陪伴,陪他走過一段相當難熬的時期,雖說方法是不怎麼樣,但確實也帶他走了出來,然而又陪到他找到了美容店,讓他靠著這份小工作繼續維持生計。

他一個人安靜的坐在客廳裡,沒有開電視,腦中只想著假日期間仍在繁忙的沈昌珉。不過他最後還是拿起了家電,熟絡的撥打沈昌珉的手機,打了給沈昌珉。

「喂?」

「你在忙?」

「開會。」

「那你忙吧。」

「怎麼了?」

崔珉豪頓了幾秒,他卻說不出個所以然。若現在要跟沈昌珉道謝,他覺得很不好意思,畢竟他不知道那套黃金組合沈昌珉是什麼時候擺上去的,也許是不久前,但也可能已經是擺好久之後才讓他發現。但最主要的,他想過問沈昌珉願不願意來他這裡住,或者是他去沈昌珉的宅邸找他。

想來想去,崔珉豪大概停頓了兩分鐘都沒對話筒說話,可沈昌珉卻也無催促他,就坐在會議室裡頭的沙發椅等著崔珉豪說話。

「今天……你來找我還是我去找你?」

這回倒是換沈昌珉沉默,但並沒很久,「我去找你。」

「如果你不方便我可以去找你。」崔珉豪知道沈昌珉大概是顧慮到他的狀況所以願意跑一趟,但他曉得這對沈昌珉而言是挺麻煩的。只是沈昌珉還是對他說:「我去找你。」

相同是不容拒絕的語氣,崔珉豪聽在耳裡已是習慣,也不會跟沈昌珉爭執什麼。

「不過會有點晚。」沈昌珉又說。

「沒關係。」崔珉豪搖頭答。

後來他們掛了電話,崔珉豪不知道這段期間他是如何消磨時間,只知道沈昌珉來找他時,已經是晚間十一點快要十二點了。坐在客廳看電視的他,見沈昌珉走進客廳,他抬頭看著沈昌珉問:「洗澡了嗎?」

「洗了。」沈昌珉坐上沙發說。

「最近比較忙吧?」

「差不多。」

「要不要喝點茶?」

「不用了。」

他們倆坐在沙發上,崔珉豪伸手按了遙控器,將電視給關上。沈昌珉本以為崔珉豪要入房休息,可當崔珉豪將搖控器放上客桌時,他也只是安靜的坐在他身旁,沒有移動半步。

「你還不休息嗎?」沈昌珉低聲問。

崔珉豪轉頭看著他,他就如好久之前被鄭允浩鞭打,傷口尚未痊癒時,跨坐上沈昌珉的雙腿。那時的沈昌珉因為他的傷口尚未復合,所以不願跟他做,但這回,他想他們之間應該沒有能拒絕的理由了。

「你想做?」沈昌珉問。

崔珉豪是低頭看著他,微笑答:「嗯。」

雖說時間很晚了,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怕別人會打擾,他還是將自己的手機關機,拒絕接受任何來電。沈昌珉知道他與崔珉豪已經很久沒再有過這種情色的互動,對於崔珉豪的邀約,他沒有拒絕。

世界上能讓沈昌珉的心有所動容的,大概就只有崔珉豪了。雖然他們與一般的男人沒兩樣,可遇上對方,不管脾氣能多硬,他們總是會適時的讓步。就為了滿足對方的不滿足,他們能撒手一切,不顧一切的讓對方可以感受最真實的彼此。

「你……那些黃金組合,真的是抽獎來的嗎?」崔珉豪輕喘著氣低頭問著坐在沙發上的沈昌珉。

沈昌珉沒有看他,他只是將自己的寶貝慢慢的放入坐在他身上崔珉豪的身內,「不是抽獎來的。」沈昌珉誠實的說。

「你威脅製作單位?」

「沒辦法,他說只有一組。」沈昌珉抬頭看著崔珉豪有些紅潤的臉頰說。

崔珉豪是輕笑了一聲,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才將沈昌珉的寶貝完全沒入。太久沒被碰過的他,身體並不是很能適應這樣的事情。不過沈昌珉很有耐心,他不趕也不急,就等著崔珉豪能完全的接納自己。

「有時候……我覺得並不值得。」崔珉豪低頭靠在沈昌珉的肩膀說。

「不值得什麼?」

「不值得你為我這麼做。」

「只不過是個黃金組合。」

當然崔珉豪所指的並不是只有黃金組合。只是沈昌珉刻意的聽漏,他不願意崔珉豪在去多想一些有的沒的。好不容易才過去的陰霾,他不希望又再次成為阻擋在他們眼前的高牆。

沈昌珉摸著崔珉豪的略長的頭髮,瞥頭就尋著崔珉豪的嘴唇,給予他最實在的安慰。

崔珉豪並沒有迴避,待沈昌珉吻紅他的唇,他只是抱著沈昌珉的頸子,趴在他肩上輕聲的說:「但我好喜歡你……。」

沈昌珉沒預警的抽動了一下下身,崔珉豪悶哼了一聲,沒有怪罪沈昌珉的突然。

「我知道,所以我才買黃金組合給你。」

這種感情不是只有崔珉豪才有,所以沒什麼值不值得,也沒什麼羞不羞愧。買東西送自己喜歡的人很平常,哪怕對方並不是女人,他仍是想買的時候就買,想送的時候就送,這並不成他們之間的困擾。

崔珉豪與沈昌珉迂迴了這麼久,其實他想說的除了表白以外,還有他一直以來埋藏在心中最重要的一句話。什麼天長地久海枯石爛他並不奢求,但他必須讓沈昌珉知道,他內心最深沉的感受。

「謝謝你……昌珉。」

謝謝他的體諒,他的溫柔,他的耐心,他的陪伴,還有他送的黃金組合。

「不用謝。」沈昌珉將他壓上沙發,順勢的抬起了他一隻腿跨上椅背,沈昌珉低身吻著他又說:「繼續喜歡我就好。」

來勢洶洶的撞擊,崔珉豪能夠預料,但他不介意沈昌珉的舉動。他任著沈昌珉為所欲為,可他卻很快樂。雖然快樂,不過最後他還是落著已好久沒再釋放過的淚水。

他這人作惡多端,可他還算是僥倖。僥倖的遇上了沈昌珉,也許這是他這輩子最幸福的事了。

人要懂得知足,所以他不會向沈昌珉再要求什麼,他只會對自己要求一件事……就是繼續的喜歡沈昌珉吧。

反正,他又不吃虧。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