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在高二的暑假裡,他進入了被擊訓練,而金俊秀也開始練習鋼琴的三和弦。

他們倆人一邊顧著課業一邊玩樂團,雖說這種日子是過得挺苦的,不過他們沒有怨言,縱然一剛開始對於這樣的社團一點也無興趣的他們,他們最後是練出了活力,也有了興趣起來。

當然對於天生就不擅長拳擊的朴有天,以及鋼琴的金俊秀,他們是漸漸的讓自己進入狀況,靠著後天努力來讓自己步入佳境。一路看來是沒什麼問題的他們,他們也真是沒有問題,只不過有時候金俊秀會覺得有些得懊惱。

今天金在中與鄭允浩不在家中,說是外出採購一些食材,一大早夫夫就不見蹤影了。家中最小的沈昌珉也剛度過高中聯考,他今天也說是有約他人,抱著一大盒的小熊餅乾人就外出了。

家中就在無大人控管,也無小孩打擾的情況下,金俊秀又開始耍起他的小皇帝脾氣,對著朴有天瘋狂的咆哮。

「就說你不要練了!全部都是瘀青!我以前也沒有這麼誇張啊!」

金俊秀在朴有天背上用力的抹藥,嘴中止不住像個歐巴桑一樣的狂唸。朴有天坐在自己的床上,他是背對著金俊秀偷笑著,雖然那些瘀青被金俊秀揉的很痛,但他的態度是無所謂。

「我真的……其實你真的不用這麼做。」金俊秀嘆氣道。

真的不用執著的想替他完成夢想。金俊秀將這些瘀青看在眼裡。他知道,要不是他的夢被人打碎,朴有天並不用如此耐心的將這些碎夢一一的重新拾回。

縱然金俊秀主張交換夢想,但他總覺得朴有天所承擔的苦頭是遠比他來的大,危險度也相對高。天生對拳擊就有感覺的金俊秀,他當初訓練還不至於滿身是傷,能閃的他都閃的過,被打到的機會是少之又少。不過朴有天卻是與他大大相反的人種。

「我覺得很快樂。」朴有天穿上衣服,轉過頭對著他說:「雖然很痛,但我覺得很棒。」

他相信當初金俊秀能這麼愛拳擊,一定有金俊秀的道理存在。那麼他當然也相信,既然金俊秀能喜歡,他自然是沒有討厭的理由。

金俊秀的鳳眼緩緩的眨著,他只是垂下頭來沒有回話。

「你現在知道我當初的感受吧,每次幫你擦藥,我都覺得很心痛。」朴有天又笑說。

金俊秀抬眼看著他,他臉上沒有什麼笑容,只是翹著嘴又低下了頭,然而身體漸漸的倒上朴有天的床。他就這麼沒聲沒吭的側倒在朴有天的床上。朴有天的眼神瞄著他,金俊秀只是又拉了棉被把自己埋在棉被底下,隔絕了朴有天的視線。

「我覺得我們都好像白癡。」金俊秀在被子下悶說。

朴有天臉上微微笑笑的,他低聲回:「可能就是因為都是白癡,所以我們都過得很精彩。」

就只是因為想為對方付出點什麼,他們做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大事件。天底下沒有幾個聰明人願意與別人交換夢想來讓自己於生活上適應的傷痕累累。也沒幾個聰明人會愛上自己的兄弟,願意犧牲自己嚮往的一切來換取對方的圓滿。他們都不是聰明人,全都是白癡,所以才會有這麼不同的人生。

但白癡的他們,卻過得很快樂。

金俊秀扯開了棉被,他看著朴有天那微笑的臉,伸腳就將自己的小腿擺上朴有天盤著的腿上。朴有天不介意,而金俊秀沒幾會又自動將小腿伸回了被子底下覆蓋著。他們倆人突然的一片寂靜,誰也不知道該先瞎說什麼。但最後的話題,還是由金俊秀先起頭。

「練拳擊其實不錯。」金俊秀輕聲說。

「我覺得很好,可以練體能。」

「也可以把妹。」金俊秀說。

朴有天與金俊秀是互看了一眼,朴有天想了一會,便問:「打拳擊會吸引女生?」

「通常女生應該會覺得很帥氣吧?」金俊秀躺在床上看著朴有天說。

朴有天想來想去,其實拳擊社的女生並不多,他認為通常女生應該是不太喜歡看拳擊才對。畢竟這種體育是出了名的暴力,要看著活人被揍,其實是不太容易的事情。

不過他卻很好奇一件事情。

「那我打拳擊會吸引你嗎?」朴有天問。

金俊秀突然睜大了鳳眼盯著朴有天,他總覺得自己體內有些熱能漸漸的湧現,但他必須裝做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樣子。

「會吧……。」金俊秀坐了起身,又說:「但那是因為我本來就是打拳擊的啊。」

「喔。」

他們倆沉默了幾秒,金俊秀又接:「也許以後你會結婚喔,長的帥,又能打,這種類型女生很喜歡。」

「那你喜歡嗎?」朴有天問。

金俊秀眼神看著他,他將自己的雙膝屈了起來,眼球有些輕微的顫抖,他覺得自己的心臟跳動太快,胸口有點無法形容的不暢通,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朴有天的問題。

「如果我喜歡……會很奇怪。」金俊秀雙手握緊棉被說。

不過朴有天卻像是豁出去一樣,他握住了金俊秀的拳頭,相當認真的說:「如果你喜歡我,我會很高興。」

「為什麼?」金俊秀皺眉問。

「因為我喜歡你。」

金俊秀愣了一會,他的腦子不靈轉了。他不懂朴有天說的是什麼喜歡。如果說是兄弟間互相喜歡,他覺得這很正常。

但是……現在的朴有天有必要這麼認真嗎?

「可是……你不是那種喜歡啦。」跟他的喜歡並不同吧?

金俊秀想從朴有天的大掌抽回自己的拳頭,但朴有天卻握的緊不肯放。明明在說把妹的事情,怎麼說到最後不僅沒有妹,還繞回他們倆人的感情來了?

從金俊秀三歲時遇上四歲的朴有天,他就很喜歡朴有天這個人的脾氣。無論他做出多麼任性的要求,朴有天總是不會與他計較,反倒還會幫他將所有他莫不關心的事情做好。三歲就發芽的感情,金俊秀本以為自己會將這種詭異的感情帶入棺材,可現在的情勢似乎是要把他逼急了,難道他一定得將自己心中最深處的祕密公諸於世嗎?

金俊秀還在思考該如何結束這個話題,沒個注意,他的翹唇就被朴有天侵占了。

「唔──!」

金俊秀瞪大了眼,他的鳳眼全佔滿了朴有天的臉蛋,不可置信朴有天的舉動。待朴有天放過他後,他皺著眉看著朴有天,才正想說些什麼來替他們之間的行為合理化的他,最後朴有天卻又再次的親了他。這次不只是唇,他的嫩舌也很無辜的被攻陷了。

金俊秀的紅腦袋已經沒有任何思緒,但他的內心只有一種直覺,那就是地球要爆炸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