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俊秀被暴動的朴有天吻過以後,金俊秀會刻意的想迴避朴有天,但卻又不敢做的太明顯。

放暑假的他們,在家一同練習拳擊與鋼琴的時間更是多,可相處的時間卻是少之又少。金俊秀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吻了他的朴有天,要他一笑置之他做不到,然而有時會情緒的起伏更嚴重,尤其是時分已入夜,金俊秀總會覺得自己唇上似乎還感受的到朴有天的溫度。

所以想到底,金俊秀還是不知道為什麼朴有天要那麼做,如果說真是『喜歡』,那麼他們又該如何面臨眾人對於他們感情上的評價?

說是金俊秀刻意的迴避,不如說是朴有天自身會迴避。朴有天是這件事情的肇事者,他也不知道當時自己是哪裡來的勇氣,雙眼盯著金俊秀的嘴唇就橫衝直撞的吻上去。第一次能說是感情氾濫的過失,第二次大概就只能歸咎自己情不自禁。不論怎了說,他得承擔的責任其實才是最大的。

一直以來都以為自己能將感情埋藏的很好,也不會在乎最終情歸何處,可當事情一發生,才發現其實自己心中並不是這樣認為。感情渴望久了以後,總會有幾分期許的吧。

朴有天一個人坐在庭院裡頭,剛練玩跳繩的他,他的雙眸無神的看著金在中整理相當乾淨的草皮,腦子中所穿梭的畫面,通通都是金俊秀從小到大與自己的回憶幻影。明明他們倆人是比任何人都要親近,但他與金俊秀就是不能擁有比一般人還要親密的感情。

他將塞在耳朵裡頭的耳機拿下,他看著金在中開了大門走進庭院。金在中手上是拎著早點,進門就見自己的兒子坐在庭院裡晃神,他好奇的走過去,人就站在朴有天的面前問:「孩子,想什麼這麼入神?」

朴有天抬起頭來看著金在中,但他的眼神沒幾會卻又沒信心的垂了下來,看著金在中手上拎著的早餐說:「爸爸,我跟俊秀是兄弟嗎?」

金在中總覺得這個問題問的相當奇怪,好說歹說他們都在同一屋簷下生活這麼久了,怎麼朴有天還會過問他這樣一個問題?

「是兄弟啊,你們都是我跟老爸帶大的。」

「可是我希望我跟俊秀不是兄弟。」

「什麼?」

朴有天站了起身,他拿著跳繩又說:「我想吃早餐了。」他轉身就往家門走去。

金在中聽的不明所以,他不知道朴有天內心在感慨什麼。難道金俊秀是做錯了什麼事情,讓他這個當哥哥的不願意與金俊秀做兄弟了?事情有這麼嚴重嗎?那麼究竟又是發生了什麼事?金在中的藍眸看著走進家裡的朴有天,他也只能摸摸鼻子隨著他進門。

不過話又說回來,自從放暑假以後,他總覺得朴有天與金俊秀的相處有點詭異。平時如膠似漆的他們,怎麼會突然變得有幾分距離感一樣?他與鄭允浩因為沒有什麼暑假能放,所以在家的時間也不多,並不能完全掌握家中每個孩子的情緒。但這回剛好是假日,他總覺得有必要將問題釐清一下。

所以就在大家坐上餐桌吃早餐時,金在中便在飯桌上說:「有天俊秀,你們是發生什麼事了?吵架了嗎?」

朴有天與金俊秀抬起頭看著金在中,鄭允浩聽了金在中的問話,他也覺得近期的朴有天與金俊秀的舉止很怪,便也低聲說:「是啊,你們最近很像陌生人。」明明是一起打拼夢想的好夥伴,沒道理一夕間羈絆全化於無。

金俊秀的眼神先望向朴有天,但沒幾秒他又垂下頭來,他什麼也不敢說。朴有天是很冷靜吃著早餐,他吸了一口奶茶,抿了抿嘴說:「沒什麼事。」

「騙人。」最沉默的沈昌珉表態他心中的意見了。

鄭允浩看沈昌珉難得會開嘴,他更能篤定事有蹊翹,而且肯定是大事,「說清楚吧,不然家中的氣氛都很怪。」鄭允浩盯著朴有天與金俊秀說。

金俊秀嘴中的早餐越嚼是越慢,只見他用著食指指著朴有天,吞吐的說:「他……」朴有天回看著金俊秀,金俊秀又垂下頭來,將食指指向自己,「我……」

「所以到底是什麼?」金在中皺著眉問。

金俊秀不敢說,他的眼神看向朴有天,也希望朴有天不要把他們那不可告人的事情說出來。但朴有天卻是違背了金俊秀的意願,他決定賭一把,不是輸就是贏,若真家人真不能接受他對金俊秀這種感情,他也保證以後不會再對金俊秀有遐想。話總需要有人講清,問題才能解決。

「我吻俊秀。」朴有天說。

金俊秀瞪大了眼,他嘴巴張的特大,但卻沒幾秒後他趕緊接著說:「可是是我喜歡他!」

聽眾裡面最不誇張的就是沈昌珉,而金在中與鄭允浩則是愣了幾秒。

「什麼?」鄭允浩率先提出質疑。

可就在鄭允浩提出質疑後,金俊秀是趕緊拉著朴有天往自己的房間跑去。兩份沒吃完的早餐就由沈昌珉收拾,徒留一對老夫夫在飯桌上猜想。

「俊秀喜歡有天?有天吻了俊秀?」金在中看著鄭允浩問,鄭允浩愣了幾秒,他沒點頭也沒搖頭,不過一旁的沈昌珉卻是邊吃早餐邊點著頭,告訴金在中沒有聽錯。

「他們是兄弟啊。」鄭允浩抱胸說。

金在中卻是嘆了口氣,看著鄭允浩答:「他們……不想當兄弟。」

金俊秀在房間拼命搖著朴有天的肩膀,皺著眉緊張的道:「你幹嘛說啦!」

「不說沒辦法解決。」

「但是你──」

「我也喜歡你啊。」朴有天無辜的講道。

金俊秀啞口無言,他是踉蹌的走至床邊,一屁股就坐上床墊,抱頭說:「啊……我要爆了!」

「我不想跟你當兄弟。」朴有天轉過身看著金俊秀說。

金俊秀是抬起頭來,抓著紅髮怒道:「你以為我想嗎!」

金俊秀很兇,但朴有天卻很白癡的被兇出了笑容來……。

「那我們,就不要當兄弟吧。」朴有天傻笑說。


*****

一早被拖去實習,歐,我要先睡一下。
昨夜打了一夜的蚊子,睡眠不足啊~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