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金俊秀的店面在哪!如果你不幫,我就殺了他!」

「你不是第一個拿他來威脅我的人。」朴有天吸了一口菸,搖著頭輕吐白霧道。

朴有天的眼神經過了十幾年隨月的沖刷,卻仍是削弱不了他那天生就很殺的桃花眼眸。這雙眼看誰總是多了幾分冷淡,除非他面對的不是別人是金俊秀,那雙眼眸才有應有的溫柔。他冷眼的看著眼前的人,嘴中哈著菸,又說:「你就等著被法官制裁吧,組織販毒就是死罪,讓你被關進去還算輕,如果老闆插手,你大概連被檢察官告的機會都沒有,只有死路一條。」

「我會讓外頭的人去殺了你的心頭肉!」

「都被羈押了,省省吧。」朴有天冷淡道。

他轉過身就離開了看守所,跟在他身後的壯漢,朴有天在上轎車前對著那些保鑣說:「去把俊秀拎回家,看著他不要讓他外出。」

壯漢聽命後馬上行動,而他則是又回到青龍裡繼續忙著他還為忙完的事情。這份工作他在老闆身旁也擔當了十幾年,有打算要將組織接下的他,近期會更忙碌的跟在老闆身邊一一的將所有事情通通接手。這交接時期裡,他忙得不可開交,幾乎沒有所謂的私人時間好好與同然是在外頭開連鎖食品店的金俊秀溫存。

他的菸是越抽越多,遇上雜事也是與日俱增,讓他的身子有點吃不消。他坐在辦公室裏頭看著青龍一些在國際貿易上的操盤,本想再抽一根菸的他,才發現自己的煙已經抽完了。他很想再拿包新的繼續抽,不過這讓他想起了自己在高中時期對金俊秀的約定。當時的他是成功戒菸了,但後來的生活實在是太過繁雜,讓他對香菸有了情緒上的寄託,所以他又開始了他的抽菸生活。只是,他還是在內心提醒自己,不能抽太多,不然金俊秀又會傷心。

當他想硬著頭皮再拿出一份文件出來看時,他的手機突然傳了封短訊,打斷了他的思緒。傳來的人不是誰,正是他天天掛心頭的金俊秀。

『你給我回家!』這是手機裡邊的短訊內容。

縱然他在組織裡說話能是多麼具有架勢,但遇上金俊秀他不免還是得低聲下氣。他坦蕩蕩的放下手中文件,起身從衣架上拿了西裝外套人就離開組織,一路開著轎車回家。

他與金俊秀住的地方一直都沒有變動,就是這間從高中住到現在的高級公寓。他搭著電梯上樓,電梯門一打開就看見了壯漢站在外頭,他拿出鑰匙開了門,在進門時還不忘向那兩位壯漢說聲『辛苦了』。這種基本人權的尊重是金俊秀教導他的,無論對方是什麼人種、什麼地位、什麼角色,金俊秀都要他記得向對方道謝。

從以前就是如此,金俊秀要求的事情,他都會盡可能做到最好。

他一開門就一群蜂擁而至的貓咪圍繞在他的腳邊,關上門後他低身摸了那些小貓,微笑問:「媽媽勒?」

小貓們也不知道是懂還是不懂,只是在朴有天的腳天蹭來蹭去,喵來喵去的。直至朴有天走到客廳後,他才知道原來金俊秀正在洗澡。那些小貓隨著朴有天也跳上了沙發,陪著朴有天在沙發上休息。

金俊秀洗完澡才打開浴室門,這群小貓就跳下沙發前往浴室門口找媽媽,但金俊秀並沒有急著要摸摸這些小寶貝,他見朴有天仰著頭靠在椅背上休息,知道朴有天並沒有睡去,只是閉目養神,於是他便開口說:「你要拎人也不會打通電話通知我。」

「怕你太忙。」朴有天閉著眼說。

金俊秀緩緩的走向客廳,他一邊擦著自己的紅髮,來至沙發椅背後站著,低頭瞧著朴有天的臉蛋。他拿著披在頸子上的浴巾,輕輕的替朴有天擦著那忙得焦頭爛額的疲憊神情。

「是又發生什麼事了?讓你這麼急著要我回家。」金俊秀看著疲憊的朴有天問。

朴有天睜開了他那雙桃花眼,眼裡沒有以往的兇狠,反倒是誰也沒見過的溫柔。他看著金俊秀,低聲說:「有人要我替他殺了證人,好讓那些證人不能出庭作證。」

「是喔。」

「他說不幫,就要抓你去賣屁股。」朴有天閉上眼又說:「不過通常會吠的狗不會咬人。」

「不會咬人你還急著要我回家。」金俊秀拿著浴巾擦著他的額頭笑說。

圍繞在他們身旁的小貓們是在一旁看著自己的爹娘對話,有的蹭著金俊秀的腳踝,有的是爬上朴有天身上也蹭著朴有天。

朴有天一手摸著身旁的小貓,又睜開眼看著金俊秀說:「在他被判刑前,我會派保鑣跟著你。」

縱然他研判對方不可能會做出什麼驚人之舉,但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得做好萬全的準備。他知道自己的死穴是什麼,最不能失去的是什麼,所以這般萬分之一的機率他會誓死不讓它發生。他已經不能沒有金俊秀了,能走到現在,人生柳暗花明,這一切都是金俊秀的功勞。沒有金俊秀,就不會有現在的他。

金俊秀是低下身在他的唇上吻了一口。

「你又抽菸!?」

「沒辦法,壓力太大。」朴有天笑說。

「你今天抽幾包?」金俊秀捏著他的臉問。

「兩包而已。」

「太多了啦!」

「我沒有其他方式舒壓了。」

金俊秀朝著朴有天很安靜的眨著眼,他輕輕的摸著朴有天的臉頰,看著那經過歲月歷練的小小皺紋,他彎了下身,在朴有天耳邊輕聲說:「你不要抽菸,想舒壓就找我。」

朴有天轉了頭看著金俊秀,他將趴在他身上的小貓放上沙發,站了起身就拉著金俊秀往房間走去,「我突然覺得壓力倍增啊,你說怎麼辦?」朴有天有技巧的將房門關上,然而把那些小寶貝留在外頭。

「以不要把我玩壞為原則,其他我都隨便你。」金俊秀輕笑又說:「還有,我隨傳隨到。」

朴有天將金俊秀壓上了床,他一口就吻住身下的金俊秀。雖說這回的熱吻參雜了朴有天的煙味,但金俊秀不介意,畢竟這還是屬於朴有天的氣息。然而,這種舒壓方式,真的是比抽菸來的好太多了。那麼,朴有天何嘗不選擇金俊秀的方案?這對他一點壞處也沒有,反而是對身體多多益善。

所以,他何樂不為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