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他並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雙眼被矇蔽的他,繞過嘴唇而綁在後腦勺的白布條,嚴重的阻擋了他的沙啞聲。本來聲音就小的他,這回幾乎是讓他連被欺負時想哭喊的聲音都沒有。

他知道自己被綁在一張有如婦產科的特殊椅上,身上一件遮蔽物也無的他,雙腳無恥的被扳了開來,臀瓣間最私密處的幽穴被塞進了有如情趣用品一般的跳動物。從眼眶內滑落出來的眼淚被眼罩無情的吸收,本以為自己下場應該會比現在的情狀來的壯烈一點,要死也會死的值得。可他卻未料想到,這個組織內部成員實在是太複雜,似乎是沒有他想像來的單純一點。

「流出來了呢。」一位聲音聽上去還未相當成熟的男人說。

他並不曉得自己得被玩弄到什麼時候,牢房的這群人才會甘心的放過他。他有點後悔自己的堅持,甚至想扼殺自己的堅持。要是他同流合乎,不繼續查緝百分之百純度海洛因的下落,現在的他應該也不會被搞成這樣。

總歸一句,他總覺得是自己的堅持害了他這一輩子。

「唔……!」

突然體內的跳動物被挖掘,他的身子受到了不少的驚嚇,只見那男人似乎是朝著其他觀看的男人說:「應該可以進去了吧?」他幾乎是睜大了眼,但他的雙眸還是看不見眼前的一切。他不停的搖著頭,聲音是嘶聲力竭的哭喊著,可卻沒有願意理會他。

「你們在做什麼?」

這一個新的聲音,是他沒有聽過的一個聲音。全場幾乎是冷靜下來,他知道是同個男人回另外一個問話的男人話,「哥……我只是──」

「滾。」

他聽見許多腳步聲匆忙的離去,而在男人要走出牢房時,那個男人便說:「要不是你是我弟弟,我早就爆開你的腦漿,記住了嗎?」

「記住了……。」

這是他第一次覺得牢房很安靜,不過他知道那位兇狠的男人並沒有離去。他聽著男人的皮鞋聲離他越來越近,他很害怕,但卻不敢吭聲。直覺告訴他,放話的男人地位應該不小。

「我聽過你的事跡,金俊秀。」男人說。

他安靜的聽著,可胸口卻傳來了男人手掌的溫度,讓他不寒而慄,「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你,原來你長得這麼好看。」

男人替他將後腦勺的布條給解開,又替他將眼罩給拿下,他的鳳眼不太能適應牢內的燈光,不過他仍應是睜大雙眸盯著男人瞧。男人沒有迴避他的視線,只是緩緩的走進他被扳開的雙腿間,彎了下身笑著與金俊秀對視。

「記住我了嗎?」男人又笑說:「我是朴有天,你想抓的人。」

他瞪大了鳳眼,紅唇頓時沒辦法喘氣。眼前這人就是他查緝已久的大毒梟,他不明白,為什麼朴有天不乾脆的殺了他,還要與他斡旋這麼久?

「難得你沒被我的錢收買,你應該也知道那些該死的條子都是吃我的錢過活吧?」朴有天從口袋拿出一條黑色的手帕,輕輕的擦著金俊秀的面容,又笑說:「我捨不得殺你這種人才,所以我想跟你玩個遊戲。」

他的鳳眼是盯著朴有天的臉蛋眼神不敢移動,朴有天也沒有經過他的同意,便低身吻住了他的紅唇。朴有天是將他吻的魂不守舍,待他回過神後,則是股間帶給他的疼痛讓他清醒不少。本想伸手阻止朴有天的侵略,可他的雙手卻是被鐵鍊給鍊住,他不停的掙扎想推開朴有天,但這一切卻是徒勞。

「不──不要……!」

朴有天是動著下身,他看著落淚著金俊秀,又拿著帶有些古龍水的手帕擦著他的眼淚笑說:「我給你三次的機會抓我,這次就先不算數。」

金俊秀落著眼淚,他根本就不想再當什麼刑警了,為什麼他非得遇上這種事情,又是為什麼他總是都會笨到找罪受呢?

「殺了我吧……。」金俊秀哽咽說道。

朴有天停下了他的撞擊,他就站在金俊秀的雙腿間,眼眸盯著哭紅了眼的金俊秀瞧,「給你兩條路選……」朴有天低下身看著金俊秀的鳳眼又說:「做我的人,或者我放你走,繼續抓我。」

朴有天輕輕的從金俊秀體內抽出了自己的寶貝,他拉上褲檔的拉鍊,然而將金俊秀手腳被禁錮的器具通通解開。他將體力殆盡及狼狽的金俊秀拉下那情色的受刑台,用了自己的大衣蓋上跌坐在地上的金俊秀。

「能走嗎?」朴有天他拉著金俊秀的手臂問。

金俊秀是甩開的他手,沒有看他。

朴有天看著坐在地板的金俊秀,低聲問:「要自己走還是我扛你?」

金俊秀二話不說就自己站起了身子來,朴有天是佩服,但他也沒幫忙,只是他走在前頭替金俊秀帶路,一路就將他帶回自己宅邸的臥房內。金俊秀不知道朴有天的用意是什麼,來至朴有天的臥房時,朴有天只是向他問話,「考慮的如何?」

金俊秀看著他,輕聲問:「為什麼你希望我抓你?」

朴有天轉過身看著只穿著他的大衣的金俊秀,他對他露出了一抹微笑,便答:「因為我需要有人來阻止我。」他走向前,一把就將金俊秀拉過身,然而壓他上床。金俊秀驚恐的推著他,他不希望朴有天又對他做剛剛事情,而朴有天確實也沒再對他出手。

「你很適合這個角色。」他輕輕的吻了金俊秀的唇瓣一下,又說:「明天我送你回去,今晚就住這裡。還有,你不能走出這個房間,放心,也不會有人進來吵你。」

金俊秀心中有點懼怕朴有天,甚至是打從心底覺得朴有天是個怪人。但他還是照著朴有天話做,洗完澡以後,他穿上朴有天送他的衣服,一步也沒離開臥房。

今晚,就在無人打擾的情況下,金俊秀很安穩的睡了一個晚上。



對不起,我就是手賤T^T
因為我真的太愛看販毒手法了,但我不會吸毒!
追不追都沒關係,我只是想寫給自己看而已吧,所以棄坑的可能性也很大,不過除了販毒,倒是很想讓朴有天調教金俊秀。(秀:娘你每次都這樣!)
哀,腐女的劣根性啊~(挖鼻孔)

不過還是以袋鼠男2珉為主嘿,請大家不要忘記他們(笑)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