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一直是個不多話的人。

沒有人知道他腦中的世界是什麼模樣,也沒有人知道他對於自己世界以外的世界感受度有多高,關心度有多少。他的興趣很簡單,就只有看書。在家中最早配戴眼鏡的人就是他,不過他卻很少戴眼鏡,也不愛戴隱形眼鏡。除非上課所必要,他才會勉強的戴眼鏡上課。

那麼究竟沈昌珉的雙眸究竟能看多遠,也無人去探究。

沈昌珉正值國三,一開學就得面臨許多模擬考。許多情緒他很少會表現,縱然他不是很喜歡念某些科目,但他卻能一直將成績保持著顛峰狀態,不讓誰擔心。學校知道有他這號人物,甚至是希望他能直升高中部,別參加外考,但沈昌珉對於學校所給的優惠沒有太大的興趣,所以遲遲沒給學校一個答覆。

至於沈昌珉在金在中與鄭允浩的眼裡,他不是個問題小孩。如果沈昌珉沒有問題,那麼他也不會刻意的訴說自己心情很好,但如果當他有問題時,他則會適時的表態。說來說去,他這孩子只是少話,但沒有病,所以很好照顧。

只是這麼一個似乎與世隔絕的人,有時老夫夫還是會擔心沈昌珉的交際問題。鄭允浩或金在中三不五時就會關心一下沈昌珉的人際關係,沈昌珉通常會說他沒與人樹敵,但身邊也無與他特親近的朋友。可就算沒有特別親近的人,沈昌珉還是覺得自己過得很不錯。

不過,他並沒有去設想,假如有那麼一個人闖進他的生活裡,那麼他有條有理的世界將會是什麼模樣。

然而就在今日,沈昌珉替導師搬著週記要走至導師辦公室時,他安穩的抱著一疊週記本,不過很不幸的,他正好在走廊的轉角處,被一個直奔而來的同學給撞上了。那位同學跑得相當快,衝擊力也很不一般,沈昌珉懷中的週記全被撞飛,他跌在地板上,而臉上的眼鏡也歪了,可撞他的人卻是相當幸運的趴在他身上,一點事情也沒有。

沈昌珉總覺得這樣的情景並不是第一次發生,可那第一次被撞的記憶實在是太過於遙遠,所以他也記不清楚了。

「對、對不起!」趴在他身上的男孩說。

沈昌珉搖著頭,他的右手將自己的眼鏡給戴正,才正想靠左臂的力量撐起身體的他,這時才發現他左臂的關節就像掉了螺絲一樣使不上力來,「唔。」他輕輕的悶了一聲。他轉過自己的左臂,看著手肘處才發現自己的左臂是撞上了轉角處的牆壁,所以才有這麼暫時麻痺的感覺。

「你沒事吧?」男孩又問。

沈昌珉抬眼看著他,他不只覺得他被撞不是第一次,他也覺得眼前這人並不是第一次見面了,只是他的記憶仍是太模糊,他沒辦法清楚的知道眼前之人是不是真的是他所見過的。

男孩的頭髮有些長,眼睛很大,嘴巴與輪廓感覺不太像本國人,不過卻說著與他相同的語言。

「學長?」男孩蹲著身看著他,他也看著男孩。

「我沒事。」他低聲說。

於是他用右手撐起自己的身體,開始收拾在走廊上的這些殘局。他沒有拜託男孩一起撿,可他的左手卻幫不上忙,所以他只能將先撿過週記放在地上疊一起,等待自己的左臂較不疼痛時在搬那些週記。

可是男孩並沒有離去,他覺得沈昌珉的舉動很奇怪,待他幫地上的週記都撿拾後,他發現沈昌珉一直揉著左臂的關節處。他一點也不怕生的就走向前問著沈昌珉:「學長,是不是撞到關節了?」

沈昌珉低頭看著他,沉默的點點頭。

「我幫你搬吧?」

沈昌珉都還沒有回應,男孩就率先將地上擺放好的週記抱上手,然而又說:「要送去哪?」沈昌珉是愣了一會,才帶著他去導師的辦公室。

這位學弟看制服上的學號,應該是國一的學生,那麼也代表是剛入學沒多久的小朋友而已。不過他並沒有去留意制服上那位學弟叫什麼,待他們走出導師辦公室後,沈昌珉只是跟他道聲謝,人也就準備要離開。

「學長!」男孩突然叫住了他。

沈昌珉轉過身低頭看著他,沒有回話。

「可以請問學長是幾班的嗎?」

「三年一班。」沈昌珉說。

他不知道這位學弟問他所隸屬的班級用意是什麼,不過他也很誠實的就告訴他了。

「今天真的很對不起。」

學弟有誠意的鞠躬向他道歉,但沈昌珉卻覺得太過有禮節了,讓他有點小小不適應。

「沒關係。」沈昌珉說。

「我明天會讓我哥哥帶一些我覺得很有用的貼布給你的!」

哥哥?沈昌珉腦子轉了一下,他哥哥跟他同班嗎?他的眼神垂了下來,便看著學弟繡在衣上的名字,『崔珉豪』。那麼他哥哥不就是那位『崔珉錫』?

「不用。」沈昌珉搖頭說。

「拜託!」崔珉豪皺著眉雙手合掌道:「那個真的很有用!」

沈昌珉不懂為什麼崔珉豪要這麼堅持,不過崔珉豪的眼神真的是相當的誠懇,所以他最後還是勉為其難的點頭。

「謝謝!」崔珉豪高興的說。

「不會。」沈昌珉說。

沈昌珉很不以為意,但他卻不曉得自己無心的應允是牽動了生命中等待已久的命運線。

一隻手臂,一張貼布,以及一個小事故。

沈昌珉的世界,即將開始重新的排列組合。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