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的手肘是引起了金在中與鄭允浩的關注,不過就在金俊秀出來澄清以後,他才有辦法脫離老夫夫的質疑,證明自己真的不是與別人打架。

近期的霸凌事件實在過多,讓人很難不去注意,甚至會混淆視聽,就連一點小傷也會被懷疑自己是不是被人霸凌。而沈昌珉想過,若自己真的被人給霸凌了,那麼他一定會在第一時間聘請他家中最能打的二哥去揍人。但他的左手肘真的不是被誰所打,而是被一個小他兩歲的學弟給撞傷的,只是他並沒有向誰表明。

他手中拿著兩包小熊餅乾準備上樓,也忘記要拿藥膏去擦手肘,人就這麼默默的走上樓去。

假日的他看似很悠閒,可其實他一點也不閒。他趕著總複習,眼看日曆上的模擬考日就快到了,他沒什麼特別怨言的吃著小熊餅乾,然而翻著日曆,之後又回到自己的書桌上K書。他的日子總是過得很乏味,不過這是本分,他也不會去違抗誰。

他週末的早上就算著數學,下午看著歷史地理,無形之間他便吃掉了六包的小熊餅乾,他喝著開水看著眼前的書,最後是兩眼無神的將課本與習題給蓋上,走出了房間透透氣。

不過說透透氣其實也還差強人意,他也只是走下樓又拿了兩包小熊餅乾在客廳裡嗑,鄭允浩是看著早上送來的報紙,眼睛時不時瞄了他一眼說:「怎麼長這麼大還喜歡小熊餅乾?」

沈昌珉沒有說話,但他卻將手中的小熊餅乾拿了過去,似乎是問著鄭允浩要不要吃的意思。

「老爸不吃。」鄭允浩搖頭說。

沈昌珉從小就如此,看到自己的親人,只要他手上有拿著小熊餅乾,他就會順勢的過問其他人吃不吃。只是,這樣的舉動只會在家中出現,對於外人,沈昌珉倒是沒有與誰分享過他心目中的最愛。

「你的手好點沒?」鄭允浩將報紙闔上,看著他問。

沈昌珉點點頭,除了伸展太快會痛外,他是不覺得有哪裡不舒服了。

「為什麼會瘀青?」鄭允浩又問。

「被撞。」沈昌珉說。

「被撞?」鄭允浩皺著眉,嚴肅的說:「被人撞到嗎?」

沈昌珉點點頭,他嘴中吃的餅乾答道:「他跑很快。」

簡單幾句話鄭允浩大概就瞭解了情況。被人撞比被車撞還要來的好一點,好險沈昌珉外觀上也沒有太大的傷害。鄭允浩是起身走進廚房向正在準備金在中告知,好讓金在中知道自己家中的老小在外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沈昌珉不覺得這件事情是什麼大事,可就在晚上的飯局裡,金俊秀是嘲笑了他,還將他小時候在幼稚園被人推倒的事一起拿出來取笑他。沈昌珉覺得金俊秀真的很幼稚,但他的心底卻很在乎金俊秀所訴說的幼稚園事跡。

他的腦中一直不斷的回想,他想要知道那時趴在他身上的小朋友到底是誰。他總覺得那時幼稚園的大眼與在走廊轉角處撞上他的那個大眼有點相像,但他仍不敢斷言是同一個人。不過不管是哪個大眼,兩次被人撞,他承認自己是有點被那雙大大的眼眸給吸引了。畢竟真的是太大又太深邃,讓他不想記得都難。

今晚的晚餐他仍是吃得很多,為了晚上有體力繼續的念書,他便將金在中所煮的飯菜全都吃光光,然後去洗澡,之後回房念書。念書期間他聽見了朴有天的琴聲,也聽見了金俊秀揍沙包的聲音,他覺得有點奇妙,不知道為什麼兩種不同的節奏卻能搭配的如此和諧。他也就在這般很協調一點也不違和的節奏底下唸著他的書。

隔天一早,沈昌珉吃完早飯就與倆個哥哥一同出發去上學,他仍然在第一個小巷就與倆位哥哥道別。一個人走在街道上的他,鼻息間吐著白霧,眼前的路他雖然看不清楚,但他也明白該在哪轉向。

他就這麼徒步的走至學校,一大清早教室並沒有什麼人,不過在他準備將自己的書包掛上桌邊時,他身後便有同學叫住了他,「昌珉,我弟弟找你。」

沈昌珉轉過身,與他說話的是崔珉錫,他的眼神是看向站在後門外的人,其實他根本就看不清楚那臉蛋,只能知道有人站在那而已。

「嗯。」沈昌珉悶聲答。

看來崔珉錫是知道他與他弟弟的小事故,只是崔珉豪當初明明是說要崔珉錫代拿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崔珉豪卻又跑了一趟來他的教室找他。

沈昌珉是慢慢的走過去,他走來崔珉豪的面前,視線才比較清楚一點,「學長,這個給你,很有效的。」崔珉豪說。

沈昌珉是接過了手,但他心中還是很納悶,為什麼崔珉豪要自己拿過來。

「本來是想叫哥哥幫忙拿的,可是我覺得我自己拿來比較有誠意一點。」

沈昌珉略略的睜大了眼,他有些驚訝崔珉豪竟然知道他在想什麼,不過也許這只是巧合也不一定。

「學長可以借我看看你的手嗎?」

沈昌珉猶豫了一會,便將自己的長衣袖捲上,秀出了崔珉豪的在他身上所留下的瘀青。崔珉豪仔細的看了一下,臉上是有點憂鬱,不過他仍是微笑對他說:「跟我想像的差不多,裡面的貼布我有先裁剪過了,會比較好貼,直接貼上去就好了。」

崔珉豪的眼裡好像有點過意不去的樣子,沈昌珉心中是真的覺得被撞這一把並沒有什麼,可崔珉豪過沒幾秒卻又說:「上禮拜真的對不起。」

「沒關係。」沈昌珉說。

崔珉豪是抬起頭來與沈昌珉對視,這一瞬間沈昌珉是嚇了一跳,沒事頭抬那麼快做什麼,而崔珉豪又對他說:「我是田徑隊的,我知道受傷時怎麼處理,所以……」

所以?

「所以我可以每天來看看你的傷勢嗎?」

疑?

沈昌珉與他對看許久,他不知道是自己與崔珉豪有年齡差,還是崔珉豪還沒脫離國小的性格,他整個覺得眼前這小子是有點熱心過頭,而且有種莫名的代溝。但他卻又不知道該怎麼拒絕,總覺得自己拒絕崔珉豪,崔珉豪一定會很良心不安要不就跟自己的傷勢過意不去。

「可以嗎?」崔珉豪又問。

沈昌珉是看著他那大眼,他最後還是點點頭答應這項請求。反正也只是看看傷勢而已,並不會耽誤到彼此什麼。

「謝謝學長。」崔珉豪笑說。

「不會。」他說。

這樣的請求沈昌珉是答應了,他只希望崔珉豪不要再將這事情掛在心上,只不過是個撞傷,他真的覺得沒有必要這麼重視。

然而,崔珉豪是笑著對他揮手道別,他拿著崔珉豪給的貼布回到座位上,坐在他隔壁的崔珉錫也就轉頭看著他問:「我弟弟是不是太熱心了?」

沈昌珉看著貼布,輕聲說:「有點。」

「昨天他要我拿,結果最後他又說要自己拿,說一定要看看傷勢。你就忍耐一下他這種有點過動的性格吧。」崔珉錫笑著說,但沈昌珉卻是不太能理解為什麼崔珉錫的說詞是用『忍耐』。畢竟他覺得崔珉豪挺好的,就是一種負責任的態度而已。

沈昌珉是將袋子裡的貼布拿出來,替自己貼上了左手肘。

早自修裡,他仍是在座位上安靜的複習著課業進度。前前後後也才過了十分多鐘,沈昌珉感覺自己的有手肘有種涼涼的感覺,他試著伸直自己的手臂,然後又彎曲。這樣的動作他連續做了三次,最後得出了一種心得。

崔珉豪沒有騙他,這個貼布……確實還蠻好用的。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