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是將崔珉豪的貼布貼回家了。室內放著暖氣,他一回家就換上了短袖,隨即就下樓吃晚飯。平日的他日子過得匆忙,為了節省時間多念點書,他的步調總會加快一些。

坐在飯桌上的他,金在中是將煮好的飯菜端上桌,沈昌珉見菜就夾,只是左手肘上的貼布過於明顯,金在中是看了幾眼,便問:「昌珉啊,左手的貼布自己剪的啊?」他心想,沈昌珉大概是自己去買了貼布了,只是他有些訝異,沒想過沈昌珉竟會將貼布剪裁的這麼好,完全的符合人體工學。

沈昌珉嘴裡吃咬著飯菜,他抬眼道:「不是,學弟給的。」

「學弟?」金在中也盛了一碗飯,坐上了椅子,沈昌珉只是含糊的又說:「撞我的人。」

金在中點著頭,他大概能明白沈昌珉的意思了。只是坐在一旁的鄭允浩,他並不是悶不吭聲,他看著扒飯的沈昌珉說:「人家都誠心的送貼布給你了,你也好好向他道謝吧。」

沈昌珉聽著話,是乖乖的點著頭。

在他填飽肚子以後,無論是洗澡還是念書,閒暇之際他總會想,鄭允浩要他好好的道謝,那麼他要怎麼向崔珉豪道謝?雖說崔珉豪才是把他撞成現在這般有些半殘樣的肇事者,只不過要他將責任以及賠償義務全由崔珉豪負責,怎麼說起來也不是很合理。畢竟崔珉豪比他來的要小兩歲。

他看了自己桌上的書幾眼,本打算想就這麼遺忘鄭允浩的交代,可當他又看見放在書桌上的貼布,他卻覺得自己似乎是有點自私了。其實他可以說一句『謝謝』就閃人,也可以選擇什麼都不說然後閃人,但當他又想起崔珉豪那模樣,打從心底的認為,一句『謝謝』可能還不夠,自己似乎要再更有誠意一點。

於是,在這麼時而唸書時而掙扎的夜裡,他在睡前便將書包整理好,人走出臥室,一人下樓往黑漆漆的客廳摸去。他在沒有燈光的客廳慢慢的走至廚房,然後打開了廚房裡頭的電燈,從埋藏著他心愛餅乾的置物櫃裡拿出了兩包小熊餅乾。他抓著小熊餅乾,回到房間後便把這兩包餅乾都塞進了自己的手提袋裡頭。

隔天,他一如往常的按掉鬧鈴,準時的拿著書包與手提袋就下樓吃早餐。金俊秀與朴有天總是慢他幾拍才出現在的飯桌,雖說動作是慢了一點,但也還不至於讓他遲到。

不過就在他將早飯吃完以後,他見朴有天還沒吃完,心想,要是等朴有天享用完再去學校,雖然是不會遲到,但崔珉豪應該會在他的教室等他等有些久。基於某種程度上的考量,沈昌珉還是率先的背著書包說是與人有約,他便趕緊出門了。

這次他的步伐刻意的調整過,他加快了速度走至學校,爬著樓梯來至五樓。嘴中喘著氣他的,圍在頸子上的圍巾都快掉了,他走來教室就看見一個小人影趴在他教室外的窗戶等著他。

他慢慢的走過去,崔珉豪也正好轉過身,他們倆的眼神恰巧的看著對方,崔珉豪是主動的走近他,然而抬頭笑問:「學長你怎麼那麼喘?」

沈昌珉想了一會,要他說其實他是怕崔珉豪等才趕著過來這種話他說不太出口。他只能看著崔珉豪的大眼,與他相看幾秒卻是一句話也沒搭上。

「你先去放書包,我等你。」崔珉豪又笑說。

沈昌珉點點頭,他走入教室後,就趕緊將自己的書包擺好,也脫了身外的冬季外套,他沒有向崔珉錫打招呼,人就又匆匆忙忙的走出教室,來至在外頭等著他的崔珉豪身邊。沈昌珉沒有待崔珉豪指示,他就將自己的衣袖捲起來,讓崔珉豪觀看他貼了一天貼布的結果。

「好像好很多了喔?」崔珉豪伸過了手摸著他的手肘,輕輕的按壓問:「會痛嗎?」

「一點點。」沈昌珉說。

「那要繼續貼喔。」崔珉豪抬眼道。

沈昌珉也垂著頭與他對看,崔珉豪的臉很正經,眼睫毛很濃密,就算是眨著眼皮他也能很清楚的看見。崔珉豪也就真的只是來看看他的手肘,人也就要離開了。然而就在離開前,他還跟沈昌珉說,明天他不會來了,因為傷勢有好轉跡象,他覺得過不久應該就會恢復,不過若是有需要這種貼布,沈昌珉可以跟他的哥哥交代,他會幫沈昌珉再準備。

沈昌珉是看著崔珉豪的背影,最後他才想起來他有件事情並沒有做。

「學弟。」沈昌珉跑向前拉住了他的肩膀,崔珉豪是轉過身看著他問:「什麼事?」

「等我。」

沈昌珉說完人也就轉身朝著教室快步走去,他從手提袋裡拿出了一包小熊餅乾,又走出教室來至崔珉豪的面前。他伸過手將小熊餅乾要遞給崔珉豪,崔珉豪是垂著頭看著他手上的餅乾,卻遲遲的不敢接過。

「不用的學長。」崔珉豪搖頭說。

沈昌珉也搖著頭,他又將手中的餅乾甩了一下。

不要拒絕我好嗎?

崔珉豪看著沈昌珉的眼眸,他最後還是接過了小熊餅乾,沈昌珉便說:「謝謝你。」

他將自己的最愛第一次分給了外人,可崔珉豪卻是差點不解風情的要拒絕他。當下的他很緊張,畢竟他並沒有預料過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得將心中的感情表達於外。小熊餅乾不是幼稚的象徵,它有生命,是他將自己的感情灌注在小熊餅乾上,賦予它能傳達自己內心感情的生命。

沈昌珉與崔珉豪是看著對方,沈昌珉詞窮了,因為他要說的話已經說完了,那麼這也代表,他可能也不會再跟眼前的人有所聯絡了。

第一次送人他的最愛,但那人可能也就在此轉身以後,他們即將沒有聯繫。他的心中覺得這種感覺很微妙,明明眼前的人算起來是陌生人,可為什麼他最後卻是會選擇將小熊餅乾送給他聊表謝意?當初會這麼選擇他已不曉得那時的目的是為何。

他只是有些感慨而已,對於眼前這個大眼男孩。

「謝謝你,學長。」崔珉豪緩緩的微笑,朝著他說。

沈昌珉搖著頭,轉過了身就走回教室了。

他的手提袋裡還有一包小熊餅乾,他看著自己的手提袋,感覺那包小熊餅乾好像有點寂寞。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