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明明很脆弱。

但為什麼它卻能使一個人感到卑微?

金俊秀站在陽台上看著朴有天忙著打包房內的行李,他光看卻不幫,臉上的神情就像是一種冷眼旁觀,打算看著朴有天忙死也不會出手相助的樣子。而忙著打包的朴有天似乎對於金俊秀這樣的態度是習以為常了,他自然是不會去抱怨什麼。

日子回溯至大學時期,記得當初念大學時他們就一同住在分擔這間小公寓裡的租金,也在這棟小公寓裡頭完成了繁雜的學業,取得學士學位的他們,出了社會之後,他們的工作地點離這間小公寓的距離也不遠,所以他們就這麼索性的將小公寓繼續租下去,維持至今。

許多外人曾感到納悶,倆個大男人住在這麼小間的公寓裡頭,若任何一方有了女友,想帶女友回家做些愛做的事情,嚴格說起來,不是很不方便嗎?這樣的問題朴有天想過,金俊秀也想過,只不過他們想的解決方法很簡單,就是花點小錢帶女朋友去汽車旅館解決那些事情就行了。但實際上,他們到底有沒有過女朋友是個迷,更別說帶女朋友去汽車旅館做一些令人感到爽快的事情。

他們倆同居也多年了,但不變的原則就是不會過問他方的私生活,所以他們也不是很了解對方的感情狀態。這間小公寓就是他們休息的地方,也就僅有這般的功能而已。

不過某天朴有天卻在某個夜晚裡說出了一個金俊秀連想都沒想過的事情。

『俊秀,我要結婚了。』

這句話金俊秀大概是消化半刻鐘他才懂朴有天說的是什麼。金俊秀沒想過朴有天竟然會比他早結婚,也更是沒料過原來朴有天在外頭有女友。雖然他們不會過問對方的感情事情,但在金俊秀心中,他總覺得,如果自己沒有女友,那麼朴有天也不可能會有女友。當然結婚的理解方式亦同。可朴有天卻是用了一句話打壞了他心中的世界,原來沒有女朋友的只有他一個。朴有天都要論及婚嫁了,而他呢?還是個標準的單身漢。

在得知這個訊息以後,金俊秀足足三天不曾與朴有天說過話。朴有天是照常做他的飯,做他的家務事,也沒有給予金俊秀太多的解釋,說明他是怎麼交到即將要成為老婆地位的女友,又是如何向女友求婚。

此等浪漫史金俊秀貌似也無興趣瞭解,然而就在他們彼此沉默的第四天後,朴有天才在飯桌上過問他對於婚禮的事情,『你要來參加我的婚禮嗎?』

這明顯是喜宴的邀約,金俊秀只是垂頭吃著飯,悶著音說:『應該會吧,那天我沒什麼事情。』

這句話說完以後,朴有天也就在第六天告訴他,他要搬出這個地方,外頭有買了新的房子,所以他今後不會再住這裡。金俊秀聽著話,他覺得朴有天說的是。畢竟都要結婚了,也需具備組織家庭的小窩。所以現在的他就這麼站在陽台上看著朴有天一箱箱的打包,看著漸漸被清空的小公寓,他的心也漸漸的有了些小空缺。

原來這個家少了另一人的東西一切會看起來這麼不飽滿,這是朴有天離開金俊秀以後,金俊秀心中最真實的感受。

金俊秀依約的在朴有天的婚禮出現,他隨便挑了一個圓桌就坐上,等著喜宴開始。喜宴開始後,他沒與誰對談,默默的吃著桌上的滿漢全席,看著朴有天帶著新娘子一桌桌的敬酒,金俊秀知道新娘很漂亮,但他卻沒有心情來欣賞。

眼看朴有天就要朝著他們這桌走過來,金俊秀最後卻是拿著公事包起身就走人。金俊秀看著手錶,他在公車站牌下等著公車。以前都是搭朴有天的便車,可現在卻得回歸大學時期的模樣,靠著大眾運輸上下班。

金俊秀是在這夜晚裡深呼了一口氣,他看著天上的星空,默默的告訴自己,其實就只是回歸當初還未認識朴有天的日子而已,他認為這種事情沒必要太感傷,但有疑問,他為什麼會感傷?

朴有天離開之後,金俊秀的生活起居一剛開始是有那麼一點不適應,因為朴有天生性雞婆的個性都會將他打理的很好,而現在的他卻是得自己打理自己,事實上他覺得很吃力,心中也很佩服為什麼朴有天能忍受這樣子的他。

獨立自主的日子過久了也總會習慣,金俊秀在朴有天離開的第三個月後,他徹底學會應付自己的生活。只是,他心中仍是有種遺憾,要是朴有天在他身邊為他打理,那該有多好?

後來,金俊秀仍是維持著黃金單身漢的身分,他身邊沒有任何人的陪伴,就這麼一個人在這種小公寓過了一年。

在某個天氣好的日子裡,金俊秀將自己的棉被拿出去陽台上曬。他拿著木棍打著棉被,站在陽台上邊打邊看著公寓外的風景,他不禁的想起一年前自己站在這個陽台上,看著朴有天收拾行李的模樣。他覺得有點小小的可笑,但卻又不知到哪裡好笑。

「俊秀!」

金俊秀聽到這呼喊,他是愣了一會停止拍打棉被。

「喂,俊秀!」

他沒有聽錯,而是真的有個人在樓下喊著他的名字。他往前走了幾步,趴在陽台的女兒牆上,低著頭看著小公寓下的來者。那人揮著他的手,似乎是朝著他在打招呼。

「我回來了。」朴有天說。

金俊秀看著搬家公司上的貨車,他不懂朴有天所謂『回來』的意思是什麼。

「我離婚了。」朴有天大喊說。

之後金俊秀是下樓開門,他覺得朴有天在樓下喊著自己離婚感覺很丟臉,所以他趕緊幫忙搬著朴有天的那堆東西,最後將家門給關上。

「離婚?」金俊秀皺眉的問。

「那女人實在很煩,要我別做東別做西的,反正就是個性上合不來。」朴有天擦著額頭上的汗,又說:「而且我老是會因為你跟他吵架。」

金俊秀眨著眼,他不明白朴有天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我總會想回來看看你過得好不好,畢竟你的生活起居都是我在用的。但是那女人都不讓我回來。」

朴有天咬牙切齒的說,金俊秀只是安靜的聽著。

「他說我一定是喜歡你才會這麼關心你,所以我們常常吵架,最後我受不了就跟他離婚了。」

金俊秀垂著頭,他沒有說話,但他能理解朴有天的意思。

在他明白這是愛情以後,才曉得原來這種感情從未復存。

愛情,明明很脆弱。

但它卻能使一個人感到卑微。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