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順利的考完模擬考以及學校所安排的月考,心情是鬆了口氣,可回家後才發現家中是出了點小問題。

據說金俊秀與朴有天被某個女孩的哥哥追打,原因只是因為朴有天沒有回女孩的情書。他是覺得對方的理由有點不能讓人接受,不過看到自己的哥哥們,一個沒受傷,一個只是斷一隻手,感覺上傷勢並沒有太嚴重。畢竟對手的傷勢各個是比金俊秀都要嚴重太多,而對方也很識相的不敢開口要賠償。

家中經歷過這件事情以後,有一段日子是呈現了低氣壓,甚至連他這個有些置身事外的人都受到了不小的波及。這些問題他沒有辦法去解決,所以通常他只能在房內安靜的念著自己的書,偶爾拿個小熊餅乾去金俊秀的房間慰問他一下,希望整件事情所造成的傷害能夠雨過天晴。

果然,在他拿到自己校內考試的成績單以後,家中這倆位哥哥的感情是好如當初,讓他可以免去一些不必要的煩惱。可也就在同時,他發現他自身卻是多了另一個煩惱。

這天,他依然悠閒的背著書包往學校走去。由於這回朴有天沒有睡過頭,所以他抵達的學校的時間是早了一點,而就當他走來校門口時,他的耳中聽見了別人的對談。

「哥哥,你教教我一下,國中跟國小的課差好多,我該怎麼唸書啊?」

「你少煩我,我自己都要準備高中聯考了,你自己摸索啦!」

沈昌珉的視線很模糊,他並不知道那倆人是誰,但他耳朵很確定,這倆人他應該是認識的。

「早,昌珉。」崔珉錫拍了他的肩膀道。

沈昌珉看了他一眼,也點頭示意。然而崔珉錫在對他打完招呼後,他便快速的朝著五樓爬去,頭也不回的就放著一旁的崔珉豪在一樓茫然。崔珉豪的教室不是在這棟教學大樓,沈昌珉就站在離他不遠的地方,待崔珉豪回過神後才發現了沈昌珉的存在。

「早安學長。」崔珉豪勉強笑說,但沈昌珉的近視太深,他不知道崔珉豪的此時此刻的笑容有多難看。他輕輕的瞇起眼來,看著不遠處的崔珉豪。

崔珉豪見沈昌珉沒有離去也無回應他,他很自然的走向前去,站在沈昌珉的面前看著他。沈昌珉也垂頭看著眼前的崔珉豪,他總覺得崔珉豪的眼眶有點紅,他想,大概是跟方才崔珉豪與崔珉錫爭執的事情內容有關係。

「你考不好?」沈昌珉直接的問。

崔珉豪的雙眼很無神,他緩緩的眨著眼,沈昌珉就看著他那濃密的眼睫毛,等著崔珉豪回答他。

「可能是我比較不會唸書。」崔珉豪臉上有些不高興的說。

在當初唸國小時,他完全就像一匹野馬,專門就是為了操場而出生的料。國小的課業一點也不嚴謹,所以不論是下課時間或者是放學,他總是第一個跑去運動的人。他不懂什麼叫做讀書習慣,更不知道上了國中後的學習方法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雖然崔珉豪對於課業上的危機意識很薄弱,但考不好總會傷心難過,他也想像自己的哥哥一樣能有好成績,只可惜目前的他沒有方向,也沒有一個方法讓他能順利的實踐在課業上然後取得好成績。

沈昌珉很冷靜的聽著崔珉豪喋喋不休的抱怨,崔珉豪越說越是激動,待他們發現彼此話說太久的時,已經是早自修開始的時候了。崔珉豪匆匆忙忙的向沈昌珉道歉,他轉身就準備要跑去自己教室的教學大樓,可沈昌珉卻在這時候急忙的抓住他的手腕,認真的說:「學弟,我教你。」

「啊?」

「你可以申請夜輔,我留下來教你。」沈昌珉簡單扼要的說,最後是放了崔珉豪的手腕,「再見。」

沈昌珉也急忙的爬上五樓,來至自己的座位。然而在早自修過了以後,他才發覺自己向崔珉豪說的方法有點鳥,因為這麼一來他也得申請夜輔,然後留在學校內唸書。這對他而言很麻煩,晚餐的事情很難解決,他不愛吃金在中以外之人的手藝。只是,話都說出去了,也沒辦法收回。就看崔珉豪願不願接受他的方法,如果願意,那麼他也只能留下來替崔珉豪課後輔導。

這件事情他沒告訴崔珉錫,而直覺也告訴他,崔珉錫其實不太會去管這些事情,所以才讓崔珉豪每次都拿到成績單後在家痛哭。沈昌珉不會去怪罪崔珉錫這個哥哥不夠典範,他只是選擇默默的讓自己代替崔珉錫的位置,來好好幫助崔珉豪在課業上的困難。

不過這件事情嚴格論起來,沈昌珉覺得自己似乎有了一些變化。不曉得是因為受到朴有天與金俊秀的感情波及,還是他們彼此最後為了對方所選擇的道路,沈昌珉都不曾想過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有那麼一個人會讓他這麼付出的。

曾幾何時,他願意為了別人而放棄享受金在中手藝的第一時間?也曾幾何時,他有過為了表達謝意而向對方贈送自己最愛的小熊餅乾?

一個沒有任何經驗的沈昌珉,他覺得自己的內心貌似是茁壯期,可塑性高,所以才會這麼對崔珉豪有所行動,有所付出。縱然內心仍是覺得有些可惜,但他第一次感受到,原來能幫助別人是一件會令人感動的事情。

就在沈昌珉結束了一整天的課業以後,他收著桌上的文具以及教科書,然後揹上書包走出了教室,發現崔珉豪就站在走廊的窗口邊等著他。

「學長,我決定要申請夜輔!」崔珉豪高興的向他說著。

崔珉錫後來也走出了教室,看見自己的弟弟與沈昌珉說話,他也湊了過去說:「怎麼你們倆個好像走很近?」

「哥哥,學長要教我唸書的方法!」崔珉豪拿著夜輔申請表又說:「我回去要叫媽媽簽名,讓我申請夜輔。」

崔珉錫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不過他卻是拍著沈昌珉的肩膀,告訴崔珉豪:「他很厲害喔,是全校第一名的怪胎。」

「真的嗎?」崔珉豪是睜大了那雙大眼,羨慕的看著沈昌珉說:「你比哥哥還強耶!」

崔珉錫雖然不是很滿意崔珉豪這個看扁他,但事實上沈昌珉的實力就是那麼令人想吐,他也只能接受崔珉豪的說法。他們三人是在教室外聊了一會,內容上很普遍,而沈昌珉仍是沒搭上幾句話,他們的話題就結束了。

沈昌珉與他們兄弟倆一同下樓,崔珉豪與崔珉錫的感情其實不錯,只是崔珉錫因為面臨大考,所以不想被受打擾,崔珉豪才因此落到了沈昌珉的手中。沈昌珉不介意身邊多一個聒噪的崔珉豪,崔珉豪是個很活躍、很開朗的人,甚至會使沈昌珉有種錯覺,只要看見崔珉豪的笑臉,他就覺得自己眼中的世界似乎是美滿幾分。但事實上他的生活並沒有變化,除了唸書,還是唸書。

他們一路走至校門口,沈昌珉是與他們兄弟倆道別後,一個人轉身就走。不過崔珉豪卻在他離去的沒幾秒追上了他的步伐,然而笑臉迎迎的擋住他的去路。

「學長。」崔珉豪喊他一聲,然後低頭在自己的手提袋裡拿出了一盒綠色的餅乾包裝,他抬起頭笑說:「這個給你!」

沈昌珉看著眼前小型包裝的小熊餅乾,他的心中是納悶,眼眸裡也充滿著疑惑。

「謝謝學長願意幫我,剛剛上體育課時我翻牆去學校隔壁的商店買的。」

沈昌珉還在猶豫到底該不該拿,畢竟小熊餅乾不便宜,而且他家裡還有,他覺得這麼貴重的東西崔珉豪應該要留著自己吃,而不是買來送他。

「喏,給你。」崔珉豪拉了沈昌珉的手,將小熊餅乾放在他的掌上。

沈昌珉慢慢的將小熊餅乾接過,他嘴中吞了一口口水,心情有點緊張。

「那麼以後夜輔見囉!」崔珉豪看著他笑得開心說。

「嗯。」

「學長再見。」

「再見。」

沈昌珉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回家的,不過在回家的路上,他是邊走邊吃著崔珉豪送給他的小熊餅乾。他覺得這次的小熊餅乾有點不一樣,感覺外皮特別脆,內餡特別的飽滿。

還有一點,他發現自己心中,有種不一樣的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