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的請求讓金在中與鄭允浩有些吃驚,但又非過於的訝異。

金在中煮著晚飯,準時回家的鄭允浩閒來無事也走進廚房裡幫個小忙。金在中是在抽油煙機的運轉時拉高了自己的音量,嘴中向鄭允浩說著有關沈昌珉的請求以及他近期以來的變化。

「你不覺得我們這個小兒子最近的小熊餅乾吃很快嗎?」金在中的藍眸看著熱騰騰的鍋子問。

鄭允浩是想了一會,搖著頭說:「我沒認真的注意過他購買小熊餅乾的週期是多少。」

「重點是,他竟然會把自己的便當拿給別人吃耶!」金在中更是覺得不可思議的說。

比起探究沈昌珉消耗小熊餅乾的速度徒增,不如來研討沈昌珉最近究竟是否是有中蠱的情形還來的有趣。金在中與鄭允浩相當了解沈昌珉視金在中的飯菜如命的這般個性,豈能說是讓人就讓人,就算別人搶,沈昌珉還不見得會讓步。不過對方到底是誰?是誰具有如此之魅力能讓沈昌珉不顧一切的就將自己的便當拱手讓人,這對老夫夫是覺得好奇,甚至覺得沈昌珉是不是談戀愛了。

而這樣的事情,老夫夫在廚房裡頭說得毫無避諱,就剛好被放學回至家中的金俊秀,給聽見了。金俊秀是探了頭在廚房外聽著老夫夫的對話,之後便皮皮的插嘴道:「老弟一定是談戀愛了才會這樣啦!」

金在中與鄭允浩看向外頭,鄭允浩率先說:「去洗手等等準備吃飯喔。」

「不過昌珉的對象不是女孩耶,是個男孩呢!」金在中對著金俊秀與朴有天說。

朴有天是睜大了眼來,金俊秀也是愣了幾秒才回過神消化這句子。可後來他們並沒有再繼續追問什麼,他們倆人心中一致的認為,也許等沈昌珉的感情率先的東窗事發,他們倆再順水推舟的向對方告白也許更有助力也不一定。

不過這一切都是他們瞎想的而已,可人總是埋藏不住心中的好奇心。於是,金俊秀就自告奮勇說要替鄭允浩送便當給沈昌珉,一旁的朴有天見金俊秀要出門,他當然也是放下碗筷說要一同送。金在中將沈昌珉與崔珉豪的便當包裝好後,就遞給了金俊秀說:「路上小心嘿。」

「知道啦。」金俊秀笑答。

「走了喔。」朴有天說。

金俊秀這路上與朴有天沒有多談什麼,只是金俊秀的心情有點複雜,在快要走至沈昌珉的學校時,金俊秀才傻笑的說:「等等來看看那學弟到底長怎樣!」

「他會出來嗎?」朴有天看著金俊秀問。

「做學弟應該不會使喚學長吧?」金俊秀帶有疑問的說。

果真,當他們倆人來至沈昌珉的學校後,沈昌珉身邊就站了一個比他矮許多的學弟,看上去就是個毛還沒長齊的小朋友,不過見他與沈昌珉站一起卻又有種說不清的協調在。金俊秀與朴有天就這麼假藉送便當之際偷窺著沈昌珉身邊的小學弟。

「昌珉,哥走囉,考試加油!」金俊秀拍了拍沈昌珉的肩膀說。一旁的朴有天只是冷靜的看著那學弟,最後便也隨著金俊秀離去。

「其實還滿可愛的,眼睛好大。」朴有天在金俊秀身旁低聲的咕噥著。

「對啊,他們會不會真的在交往?」金俊秀有轉過頭望了崔珉豪的背影一眼。

「以後吧,以後。」朴有天笑著說。

後來,崔珉豪在教室內裡吃著金在中的精緻便當,他邊吃邊向沈昌珉說,怎麼沈昌珉的家人通通是帥哥等級的,雖然他覺得自己也長得很帥氣,但是卻比不過沈昌珉那些耀眼的家人,包括沈昌珉在內。沈昌珉只是安靜的吃著他的飯,時不時看著崔珉豪那天生的大眼,覺得崔珉豪的談吐很有趣。但沈昌珉並沒有向他解釋他們家中的關係是如何組成的,長的像或不像他並不介意,反正就是從小到大活在同一屋簷下的家人。

可在當崔珉豪過問金俊秀與朴有天所就讀的學校後,雖說金俊秀與朴有天不是就讀第一名校,但崔珉豪還是閉上了嘴巴,話也就沒了下文。沈昌珉才正覺得奇怪時,崔珉豪則便又吞吐的開口問:「學長……你會考一中嗎?」

沈昌珉是愣了一會,嘴中咬著飯菜沒說話。

「你成績那麼好,應該會選擇考一中吧?」

崔珉豪的大眼裡是有了一絲絲的不願與無奈,但沈昌珉並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崔珉豪會用這種神情看著他說話。自己的選擇,去與留正常來說是非關崔珉豪的事情。不過崔珉豪的語調裡卻是滿滿的不情願,聽的讓沈昌珉覺得,自己唸不唸一中,還真得考慮一下崔珉豪的情緒。

「這個之後再說。」沈昌珉將吃完的便當收起,低聲朝著崔珉豪說。

崔珉豪點點頭,也趕緊將最後幾口飯吞下肚,收拾完畢就拿給沈昌珉裝進便當袋裡頭。

這一個夜晚裡,崔珉豪沒有往常的精力旺盛,他很安靜的聽著沈昌珉的教導,就坐在沈昌珉的隔壁桌讀書。沈昌珉知道這樣的崔珉豪與平常很不相同,但他卻說不出有哪裡不同。也許是少了一些調皮的聲音或舉動,讓沈昌珉總覺得今天的教室裡頭非常的安靜。雖說他也習慣這種沒人吵的日子,但相較起來,他其實比較喜歡崔珉豪胡鬧的時候。

沈昌珉將今天的進度複習完畢後,轉過頭看著一旁算著數學的崔珉豪。他想,要是自己真的選擇一中的高中聯考,他大概就不會繼續在這間學校就讀了。那麼,接踵而來的問題是,他要怎麼與崔珉豪繼續做朋友?

有時候他覺得自己很可悲,人長了這麼大了,好不容易有個朋友,可他們相處的日子卻只有幾個月而已,後來他們就必須各自的道別,也許再之後就不會有任何的聯絡。

那麼他該如何的做出最後抉擇?留下,或者是考一中?

沈昌珉安靜的將書本闔上,他一個人起身,沒告訴崔珉豪要去哪,就走出了這間小教室。他站在教室外頭抬頭望著夜裡的星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才將頭漸漸的拉了下來,看著這夜深人靜的學校。

沈昌珉很認真的面對自己心中的感受,這是他第一次曉得,當自己的世界被一個重要的人給闖入時,所有的感官都會被受牽動。無論是重大的抉擇,或者是普通的生活作息,都會刻意的為了對方而做出小小的調整與變動。

嚴格來說,他並不想就此放棄現在正在小教室裡頭努力的崔珉豪,但他也不想放棄考取一中的聯考。

至於自己是基於怎麼樣的心思,要他說他也未必說的清楚。

太多的問題並非與試題卷上的問題相當,不可能只有一枚正確答案存在。世界的劫數與變數多到嚇人,一祇數學方程式根本就不夠計算出人類感情的綿密情慾。既然是如此,那麼也代表著,諸多與感情有所牽連的問題並不會只有一個標準答案。

沈昌珉想至這,他最後還是轉身打算回教室繼續念那些枯燥乏味的教科書。不過就在他推開教室的門時,就碰撞上了正想出門找他的崔珉豪。倆人這次相撞的力道並不大,但誰也沒先讓開路,一個是低著頭,而另一個則是抬著頭,倆人的視線彼此交會。

「學長我算完了。」崔珉豪正經的說。

「嗯,我看看。」

沈昌珉是自動的繞過崔珉豪身邊,坐上崔珉豪的位置,雙眼看著崔珉豪的計算式。崔珉豪則是坐在沈昌珉的位置,等著沈昌珉對他的計算式有所評價。沈昌珉很認真的審閱,沒有多去注意身旁的崔珉豪在做些什麼事情。

他將崔珉豪的習作訂正完畢以後,便與崔珉豪換了位置。眼看時間也差不多,他們倆就將書包收拾,便一同走至校門口。崔珉豪的方向與沈昌珉相反,所以他們就在校門口相互道別。

今天的沈昌珉感覺有些無神,待他回至家中,八卦組的本想對沈昌珉來段精彩的採訪,但見沈昌珉疲憊的神情,大家也就不敢太去招惹他。而沈昌珉洗完澡以後,看看還有一些時間,便將在學校還未看完的地理課本再拿起來啃。

不過當他將課本打開以後,他發現了自己的課本有點不一樣。

『學長,一中的考試要加油喔!』後頭還再畫了一個可愛的笑臉。

沈昌珉摸著上頭的鉛筆字跡,久久之後,仍是未將進度往下推。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