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珉豪國一都唸了一個半學期了,他還是第一次拿到這麼好的成績。

他高興的將老師所有發的考卷攤給了沈昌珉過目,雖然成績沒辦法像沈昌珉一樣幾近滿分,但好說歹說也有七八十了。這樣的成績是說明了崔珉豪並不是不會唸書,可能就只是不爽去唸它而已。

沈昌珉心中也是高興,至少他的幫助是有一定的效用存在。所以就在考完試後的幾天,沈昌珉在小教室裡頭邊吃著晚飯邊問崔珉豪:「以後還要補嗎?」

他不是不想幫崔珉豪了,而是他研判崔珉豪已經會了唸書的方法,沒有必要再逼他繼續留在學校夜輔。

但是崔珉豪卻是搖著頭,認真的說:「當然要補!」

不這麼繼續下去,崔珉豪瞭解自己的個性,他過沒多久一定會又故態復萌,事後再求於沈昌珉然後再拿個進步獎這樣。與其防範這種事情發生,不如就讓沈昌珉繼續管教他,陪他唸書他還覺得比較心安一點。

沈昌珉見崔珉豪的應答這麼堅定,他也是點點頭,答應崔珉豪的請求。對他而言在哪唸書其實都一樣,只要不要太吵或者超出他能忍受的範圍,一般而言他不挑地點。

在他們享用完金在中所準備的便當後,沈昌珉收拾桌上的餐具,便走出教室洗手。跟在他身後的崔珉豪也與他一同洗著手,他們看著漸漸沒有太陽光的天空,崔珉豪突然問道:「學長,你有女朋友嗎?」

沈昌珉是看了他一眼,關起水龍頭,緩緩的搖著頭。

「為什麼你沒有女朋友呢?」崔珉豪的大眼看著他問。

沈昌珉覺得這個問題很有趣。如果仔細一點觀察自己的生活,他知道自己是個不容易相處的人,就算收過情書,由於並不曉得對方到底是好或壞,他往往都是將情書給回收。從他身邊周遭看他這孤僻的個性,自然也會曉得他是個沒有朋友,更不會有女朋友的傢伙。

不過他心中有些疑問,明明與他相處最親密的就是崔珉豪,崔珉豪不可能不知道他的交友情況。所以當崔珉豪這麼問他時,除了覺得有趣以外,也感覺有那麼一點新奇與訝異。

「我不好相處。」沈昌珉低頭看著崔珉豪說。

「但是我覺得你不錯啊。而且,你不覺得我很適合你嗎?」崔珉豪天真的抬起頭開心的對沈昌珉說。

沈昌珉是睜大了眼,他臉上是輕輕的笑了一聲,他很想捏捏崔珉豪那張臉蛋。所以現在是崔珉豪在向他毛遂自薦的意思嗎?

「我可以跟你相處,所以你不用怕孤單。」崔珉豪拍了拍沈昌珉的肩膀說。

沈昌珉本來是沒什麼特別反應,不過後來也點頭表示他認同崔珉豪的說法。一個人的一輩子大概也不會有太多的知己吧。如果他的一生能遇到一個,他覺得上帝已經夠眷顧他了。也許就是因為這麼一個原因,所以他才會特別珍惜崔珉豪。

後來崔珉豪又陪著沈昌珉在教室裡頭唸書,緊接著沈昌珉又有學校的模擬考得準備,所以他的時間很緊迫逼人。而剛考完的崔珉豪事情並不多,他在陪沈昌珉念了兩小時以後,最後一個小時他便告訴沈昌珉,他想去操場跑步。之前為了準備月考,已經有許多天不曾讓自己活動過了,他總覺得自己的筋似乎都會卡卡的。

沈昌珉點著頭,不過他不是放著崔珉豪一人去操場,他也隨著崔珉豪一同去操場遛遛,順便呼吸新鮮空氣,免得宅出黴菌來。崔珉豪是在一旁輕快的熱身,在他踏上跑道時,他轉過身問沈昌珉:「學長,你決定好要考一中了嗎?」

突然的問話讓沈昌珉的腦袋有些轉不過,但過一會沈昌眠便答道:「嗯,我會考。」

「加油!」崔珉豪朝著他笑說,後來便一個人在操場上跑了起來。

在這燈光不多的操場上,沈昌珉走在最外圈,他很想知道崔珉豪的表情是什麼。可他會下出這樣的決定,其實就是因為崔珉豪在他地理課本上所留下的話。崔珉豪似乎是知道他沒辦法做決定,所以才會幫他做出他應該做的決定。不過他知道這樣的選擇對崔珉豪也會有所影響,畢竟當初談論這件事情時,崔珉豪的臉色並不好看。

他總覺得……他們在彼此心中似乎是特別的,就算崔珉豪不這麼認為,但在沈昌珉心中,這樣的感覺早已定型。

崔珉豪跑得很快,而他走得很慢,交會的時間並不多,但他都會看著崔珉豪的小人影在操場上移動。待他停在他們放書包的位置時,崔珉豪也已開始緩衝步伐了。直至崔珉豪來到他身邊,崔珉豪的呼吸已經不是那麼的喘。他將崔珉豪的書包遞給了他,自己又彎下身拿起手提袋與書包,揹上肩後,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才想轉過頭告訴崔珉豪時,某種小意外卻發生了。

沈昌珉不知道為什麼崔珉豪會吻他的嘴唇,他腦子都還未回過神,崔珉豪就抱著自己的書包跑走了。他莫名的看著崔珉豪的背影,想開口喚住他,但卻一點力氣也沒有。

不過,崔珉豪並沒有跑太遠,他還在沈昌珉的視線範圍內,最後是又折返的跑回沈昌珉的身邊。

「學長……」崔珉豪嘴中喘著氣,他皺著眉抬頭看著沈昌珉,語氣帶有歉意的說:「我親錯了……。」

什麼?沈昌珉挑了眉盯著他看。

「我其實是想親你的臉頰。」崔珉豪無辜的模樣,似乎是怕沈昌珉會生氣,「但是你突然轉過來,我就親錯了。」

如果說這種錯也算是一種錯誤的話,那麼覺得惋惜的將是誰?

「沒關係。」沈昌珉語氣很柔和的對崔珉豪說。

崔珉豪將自己的書包揹好,就走在沈昌珉身旁,一同走至校門口。

「學長你不要生氣喔。」

沈昌珉覺得很好笑,難道只親臉頰的話崔珉豪就不怕他會生氣嗎?

「高中聯考要加油喔!」

沈昌珉沒有說話。

「我會連絡你的!」崔珉豪在自己的耳邊比了一個電話的手勢說。

但沈昌珉還是沒有說話。

「學長再見!」崔珉豪轉身就跑走了。

所以,那個吻到底代表什麼?

吻別?

沈昌珉的嘴角微微的上揚,他心中不禁的取笑崔珉豪輕率的吻。

其實親他的理由沒有必要這麼可愛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