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炎熱的夏天裡,崔珉豪坐在樹蔭下搧著手中的宣傳單,他瞇起了眼看著眼前的景色。這裡的環境很棒,校園很大,感覺就是個很適合沈昌珉唸書的地方。不過由於時間已正值中午時分,他的大眼沒辦法與太陽對視太久,於是他漸漸的垂下頭,看著樹蔭下那些樹枝樹幹的陰影。

沈昌珉的考試時間已屆至,崔珉豪在校園內聽著鐘響,在鐘聲完畢以後他便從樹蔭下站了起來,手中的宣傳單遮著自己額頭上方,大眼便往教室的方向看去。慢慢的有人從教室走出來,順著樓梯下樓,崔珉豪就在那人群裡找著跟他關係一直都很不錯的沈昌珉。

沈昌珉的腳步不快,他在太陽正烈焰的氣溫下緩緩朝著崔珉豪的方向走去。他瞇著眼看著那樹蔭下的人,雖說他什麼也看不見,但他知道那裡有個人正等著他。

當他走到那樹蔭底下時,崔珉豪便從背包裡拿了濕紙巾給他,然而笑著跟他說:「你先擦一下臉跟手吧,我剛剛去外面買了麥當勞喔!」

由於高中聯考的時間剛好是金在中與鄭允浩的上班日,本來金在中是想撥空回家做便當給沈昌珉,不過沈昌珉卻嫌麻煩,他認為金在中不用特地為了這考試天而忙碌,這種考試的日子至多也才兩天,他這兩天隨便果腹也就可以了。

本來金在中是想麻煩家中的兩位哥哥去陪考,不過因為朴有天與金俊秀兩人各有事情,所以說來說去,沈昌珉還是決定自己去應考就行。只是,他卻忘了還有個熱心的小朋友會來跟他要求陪考的。

崔珉豪的哥哥也要考試,但崔珉豪卻是放著他哥哥不管,跑來了一中的考場陪沈昌珉。沈昌珉雖然覺得有點不妥,可崔珉豪卻是辯稱,因為崔珉錫有媽媽會陪,所以不用太擔心,他比較擔心這個沒人陪的沈昌珉。

「學長,考試你都會寫嗎?」崔珉豪咬著漢堡看了沈昌珉一眼問。

沈昌珉吃著薯條,他沒點頭也沒搖頭,只是輕聲說:「還可以。」

「那就是都會啦!」崔珉豪笑說。

沈昌珉不否認崔珉豪的推測,畢竟他真的覺得沒什麼太大的難度。

「我覺得一中的環境很適合你耶,你來唸這裡應該不錯。這裡的樹都好大,看了覺得很爽快,而且校園也很漂亮,感覺就是唸書的好地方。」

沈昌珉耳中聽著崔珉豪對一中的評價,他同意崔珉豪對一中的感覺,但他卻不能理解為什麼他會從崔珉豪的身上感受到,崔珉豪推薦一中的情感有一半是假,有一半是真。他認為崔珉豪似乎對他刻意的掩蓋掉了某些他沒看見的情緒,而讓自己免強對著他訴說一中的好處。

他咬著漢堡沒有說話,崔珉豪則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他也不挑話題,就順著崔珉豪的問答給予必要性的應允。

待他們吃完了中餐以後,眼看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多才會進行下一個科目的考試,沈昌珉很自然的就靠著大樹閉上了他的雙眼。他很喜歡崔珉豪為他找到的休息位置,縱然中午能再如何的燥熱,大樹總能替他們遮擋,給他們一個涼快的徐風。

崔珉豪見沈昌珉閉目養神,他索性就閉上嘴,將周遭的環境重新整哩,然而也陪著沈昌珉坐在大樹下休息。沈昌珉並沒有入睡,在時間過了十分鐘後,他的肩膀便感受到一股小重量,他睜開眼看著自己的肩頭,才發現是崔珉豪靠在他肩上比他先睡去了。

沈昌珉靜靜的看著崔珉豪的睡顏,雖然已不是第一次看見這個聒噪的崔珉豪睡覺的模樣,不過這能算是他第一次清楚的看見崔珉豪安靜後的臉龐。崔珉豪就像個睡美人一樣,沒有什麼睡覺習癖,看見他的睡顏,就會有種捨不得叫醒他的感覺。

說真的,崔珉豪其實不用特地撥空來為他陪考,他知道陪考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與其在樹下睡覺,不如躺在床上睡還來的比較舒服。只是當他一大早要出門時,便看見崔珉豪已在門口等他的那模樣,他承認,他真的很喜歡眼前這個熱心的學弟。

無論是撞他,黏他,親他,或者親錯地方,沈昌珉心中第一直覺只有一種感受,那就是『無所謂』。一個人能縱容另一個人到這般程度的地步,其實早已是非比尋常的感情了。

沈昌珉眼神漸漸的轉回,他看著前方的校園。這裡是一中,是該縣市最好的高中,他有能力考進這裡,接受這裡的高等教育。但他有所顧忌,因為他並不想就此放下崔珉豪不管。

他看著手腕上的手錶一眼,能讓崔珉豪倚靠的時間已不多了。

爾後,他是輕輕的讓崔珉豪靠上他身後的大樹,然而緩緩的起身,拿著自己的鉛筆盒與准考證準備應考。腳步都已踏出樹蔭下的他,卻是在五步之差的距離又再走回那樹蔭下。他悄悄的蹲下身,大掌輕輕的摸著崔珉豪的臉頰,不輕不重的就在崔珉豪的唇上烙下他的溫度。

他的選擇其實很貪婪,他要一中,也要崔珉豪。



崔珉豪在沈昌珉放榜的日子打電話給了沈昌珉,聲音是既緊張又興奮的過問沈昌珉,他是不是真的考上一中了?

沈昌珉的回答很普遍,在電話裡便答:「嗯。」

崔珉豪在電話裡頭似乎是很開心,不過笑聲持續的並不久,之後是與沈昌珉在電話裡頭維持了一段沉默,崔珉豪才開口說:「學長,你能不能出來?」

「嗯。」

「我們約在超市見面。」

「嗯。」

今日家中老夫夫也不知道是因什麼事情而外出了,所以沈昌珉在要外出前,他跑去了朴有天的房間向朴有天與金俊秀交代一下他也有事要外出,轉身人也就換上鞋子出門了。

沈昌珉慢慢的走來超商,崔珉豪早已站在超商外頭等著他。

崔珉豪抬起頭看著沈昌珉,於是手是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然而拿出了一筆錢來,向沈昌珉悶說:「我是來這裡買一個夢的。」

沈昌珉見崔珉豪的神色很凝重,但他沒有回話。

「我知道一中很棒,但其實我很不希望學長去唸。」

沈昌珉低頭看著崔珉豪,他知道眼前的崔珉豪近日以來所緊繃的情緒以及情感已快瓦解了。崔珉豪是個很懂事的孩子,沈昌珉在還未確定考上一中前,他不曾讓自己的私心來動搖沈昌珉的決心。他等著沈昌珉考上一中已成既定的事實後才對沈昌珉說出自己內心最痛的感受,同時也讓自己沒有後路可退。

「我很喜歡學長,真的。」崔珉豪手中握著錢,抬起頭眼眶有些紅潤的又說:「我想跟你交往。」

沈昌珉略略瞪大了眼,又聽崔珉豪這麼說:「所以我來這裡想要買這個夢。」

這個夢的代表物,他們彼此都很清楚是什麼。

沈昌珉是輕輕的牽了他的手,然而就一路牽著崔珉豪走回自己家中,他要崔珉豪在外頭等他。沈昌珉開了家門就往廚房走去,他抱了新的一盒他還未打開的家庭號小熊餅乾,又走了出去。

「給你。」沈昌珉細聲說。

崔珉豪看著那一大盒的小熊餅乾,他將手中的錢放進了自己的口袋,大眼淚汪汪的看著沈昌珉。

「給你。」沈昌珉又說了一次。

這個夢不用買,送他也無所謂。

崔珉豪雙手抱過那盒小熊餅乾,沈昌珉看著崔珉豪那雙大眼頻頻落下的眼淚,他向前輕輕的將崔珉豪的額頭壓上他的胸膛,輕聲問:「以後還要夜輔嗎?」

「一定要啊。」崔珉豪吸了一口鼻涕說。

「把晚上時間留給我吧。」

他想,這盒小熊餅乾應該不僅實現了崔珉豪的願望,也實現了自己的貪婪願望。

他要一中,也要崔珉豪。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