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的工作一直都很穩定,有假日他照常放,沒假日他就照常上班,僅有偶爾的機會才會去日本公司洽公,所以在時間的安排上,他算是最有彈性的。

只是,崔珉豪的時間卻是與他相反。

他不懂崔珉豪的賽程有什麼,還有為了比賽而安排的訓練有多多,他只曉得當崔珉豪決定當個國手以後,他們倆人能親密的時間也就大大的縮水,就連想接吻的時間也沒有。然而對於肌膚之親這種事情,基於崔珉豪的職業性質,他也就執意的忍了十年想對崔珉豪上下其手的慾望。

忍耐說痛苦不痛苦,有時只要吃個小熊餅乾就能解決,有些則是連做夢都沒法釋放,只能無奈於夢中醒來,再自己親手解決。但這樣的痛苦沈昌珉沒有告訴任何人,而他也不覺得這一切有什麼好抱怨,能射出來就好了,他沒有非要一定得射在崔珉豪體內。

這種事情本來就不好說出口,剛好沈昌珉的個性也不太愛說話,所以他就這麼一個人獨守首空床十年了。不過就在某天的某種情況之下,經過金在中的詢問後,崔珉豪才對於沈昌珉的忍耐時間有所認知,原來已經過了十年這麼久了。

後來,沈昌珉仍然繼續他的工作,他也沒有向崔珉豪要求什麼,日子一如既往的過著。

「學長,你今天要不要跟我出去吃燒烤?」

崔珉豪在電話裡有些高興的邀請他,他估計應該是崔珉豪贏得了比賽所以才會這麼興奮的與他說話。

「去哪吃?」

「我也不知道耶,教練說要帶我們去。」崔珉豪笑答。

沈昌珉想了一會,他還是答應崔珉豪的請求,反正他也快下班了,況且他們倆人也有些日子沒見面,僅是電話通聯而已。沈昌珉在掛了電話之後,便撥了金在中的手機,向他的爸爸告知一下今晚沒有要回家吃飯的消息,所以飯不用煮太多。

他準時下班,便回家向朴有天借了車子,一路就開車前往崔珉豪所告訴他的燒烤店。他將車子停好以後,下了車將眼神望向燒烤店的店面。出社會以後他也就不戴眼鏡了,改戴隱形眼鏡,所以現在他的視線是霹靂無敵好,在不遠處就看見崔珉豪站在店外頭,似乎在等他一樣。

不過,看的太清楚也是有壞處。他發現在店外的不只有崔珉豪一人在等,還有另一個人陪他一同等著。他覺得若只是想陪崔珉豪在外頭等他,他會很感激,畢竟不會讓崔珉豪一個人太無聊。可是,若是邊等著又有其他額外的舉動,這讓他的心底不是很好受。

他不知道站在崔珉豪身邊的人是誰,只是到那人的面孔似乎有些混血,身高沒自己高,但跟崔珉豪一樣高。他們倆人有說有笑,甚至還會打情罵俏。沈昌珉過馬路已經不看車子了,他雙眼看著站在店外頭的倆人,心中有些不爽的就朝著那家燒烤店的方向一路走去。

崔珉豪一見沈昌珉走來,他便高興的揮著手道:「學長!」

沈昌珉看見崔珉豪這麼開心的朝他揮手,為了不掃興,他還是將自己的情緒收了起來,也向崔珉豪打了聲招呼,然而尾隨著他們走進了燒烤店。

這一餐裡頭,沈昌珉的眼神老是看著崔珉豪與其他隊員還有教練的互動。其中一個隊員,就是與崔珉豪在外頭等他的那人,他與崔珉豪的互動真的是有點太好了一點。雖然沈昌珉知道崔珉豪的個性就是這麼大家好,不過他還是第一次發現原來他自己這麼見不得崔珉豪與別人太親密。

他只能說服自己,其實崔珉豪與那隊員沒有什麼關係,就只是朋友而已。

所以在這一頓晚飯,沈昌珉默默的吃著燒烤,連點剩下的食物全都讓他這麼大胃王默默的消滅掉了,只是這整個殲滅食物的過程裡,沈昌珉沒與崔珉豪搭上一句話。縱然崔珉豪主動找他說話,沈昌珉回話也就才兩三句,當然這樣的句數是很稀疏平常,可是沈昌珉的不滿,崔珉豪是感受到了。

崔珉豪爾後也沒有再離開沈昌珉的身邊,他乖乖的坐在沈昌珉的身旁,看著沈昌珉將所有的燒烤吞下肚。待沈昌珉吃完後,崔珉豪也隨後跟教練與隊員道別,然而就坐上沈昌珉開來的車子,搭著沈昌珉的便車回家。

「學長,你今天心情不好嗎?」崔珉豪坐在副駕駛,轉頭問著他。

沈昌珉的面容很少會有二號表情出現,一般而言是不會有人知道他心底在想什麼,更不會去明白他的內在情緒是如何。可這些外表的掩飾在崔珉豪的眼前就形同透明一樣,崔珉豪一看就知道沈昌珉正不爽,也很不高興。

「沒有。」沈昌珉輕聲答。

「你騙人。」

「那你就不要跟別人那麼親密,那是別人。」並不是他。

崔珉豪睜大了眼看著沈昌珉,他頓時語塞,不過他知道沈昌珉並沒有要與他吵架的意思,只是對他訴說他的不滿而已。

崔珉豪過了幾會,還是微笑的轉頭問著沈昌珉:「學長你在吃醋嗎?」

沈昌珉瞄了他一眼,又看著前方的道路,他停車等紅燈,一時間並沒有回話。可當車子開始行駛以後,沈昌珉只是輕聲的應允,「嗯。」

崔珉豪臉上是憋著笑,他伸手就拍了沈昌珉的大腿幾下,笑說:「對不起啦,我們真的只是朋友而已。」

沈昌珉沒有看他,他認真的開著車,爾後崔珉豪又說:「我明天有放假喔。」

沈昌珉挑了一下眉,但他還是沒有說話。就算是假期,崔珉豪還是得撥空拉筋或者鍛鍊體能什麼鬼的,可是聽見崔珉豪有假可放,他也覺得有些開心。縱然得繼續保持訓練,至少崔珉豪的訓練期間有他可以相陪。

「我跟我媽媽說好今天住你家。」崔珉豪突然說。

沈昌珉車子就停在崔珉豪的家門口,但崔珉豪沒下車,卻還告訴他,今天不回家,要住他家。他還在消化這句話的時候,崔珉豪就從自己的運動背包裡頭拿出了兩樣東西遞在他面前。

一樣是KY,一樣是保險套。

「學長,這是買給你的。」崔珉豪笑說。

自從他曉得沈昌珉都把他當作下面那個,他就上網查了一下做下面那個的話需要什麼必須用品。然而這些東西不是讓自己用在自己身上,而是得讓沈昌珉用在他身上才行。這關乎一個在上位之人的技術問題,他願意相信沈昌珉,所以才買這些東西,要沈昌珉發揮他最大的技術,只要別太痛,他都能接受。

沈昌珉的眼眸是盯著那兩樣東西看,他最後只是拿起手機,打了通電話回家,誠實的告訴鄭允浩,今晚他不回家,要帶崔珉豪住飯店。鄭允浩是很爽快的就答應了,還提醒他別玩得太過火。

沈昌珉掛上電話後,轉過頭就對崔珉豪說:「去飯店。」

「嗯,我聽到了。」

「明天不用練習?」

「不用。」

「我不會太過分。」沈昌珉正經的說。

「好啦。」崔珉豪仰頭笑答。

後來,聽說崔珉豪只放一天假似乎是不夠,他幾乎是在飯店裡睡上三天之久、久、久。




────番外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