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長大後,毛色顯的相當的漂亮,以前毛髮還未長齊時並沒想過以後的樣子會是如此顯眼。朴有天總是把俊秀擱在自己的大腿上順毛,他看著俊秀身子上完全與一般貓咪不同的毛髮,卻不覺得長大後的俊秀很恐怖,反倒在他眼裡是一種新穎。

俊秀的脾性很乖,只要朴有天要他做一,他不會耍性子硬要做二。朴有天雖然是第一次養貓,可按照這近期的飼養結果,朴有天覺得自己算是還不錯的主人,而俊秀也是隻很聽話的寵物。

不過,朴有天一直有個疑問,他總覺得他家寵物似乎是愛上他的樣子,但卻又覺得這種說詞於這世道上大概是不成立。而事實上俊秀真的非常黏他,甚至會在他處理工作時,要求要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陪著他才會滿足,不然俊秀會一直搗亂,直至他將俊秀抱上腿為止。

雖說他並不排斥俊秀的要求,但他卻是覺得很神奇,原來寵物會這麼纏黏主人的。

「你覺得寵物會愛上主人嗎?」朴有天手中端了一杯咖啡,他站在沈昌珉的辦公桌前,輕聲的問他。

沈昌珉的工作是多到爆炸,但他還算是有朋友的道義,邊工作邊回答朴有天的疑問,「會啊,因為你又沒帶他出去社會化。等他見到自己的同類,他大概就不會愛你了啦。」

「你怎麼知道?你不是不養寵物?」

「我是不養阿,但我會看一些自然科學的電視頻道。」沈昌珉抬頭說。

朴有天想想,其實沈昌珉說的也不是沒有根據,寵物也是需要社會化,若他打從一開始只跟人有所接觸,寵物也就只知道生活週遭只有人這種生物,並不曉得原來在這世上還會有跟自己一樣種類的動物存在。自然而然,相處久了也就會想霸佔主人,甚至愛上主人。

「所以要帶俊秀出去社會化囉?」

「拜託,這是一定要的好嘛。」沈昌珉鄙視他一眼說。

「可是他如果不愛我怎麼辦?」朴有天又問。

嚴格來說,朴有天也挺喜歡他家俊秀的,會不會帶俊秀出去以後,俊秀就再也不找他玩,甚至就只是把他當作供給食物的奴隸而已?

沈昌珉眼神看著電腦螢幕,輕聲說:「俊秀還是會愛你啦,只是社會化能讓他轉移求偶的對象,讓他對別隻母貓發情,不要向你發情。」

「這樣喔。」

「不過也有些寵物會把主人當作情人看的,甚至不屑理睬其他母貓。」

「那怎辦?」

「沒怎辦,你就養他一輩子啊。」

朴有天點點頭,他一定會養俊秀一輩子的,這不是個問題。可話說回來,至今俊秀並沒有發情的現象,也許是才剛為成貓沒多久,所以還未有這方面的需求吧。他覺得得盡快讓社會化,才不會到最後想發情時卻找錯對象。

他手中端著咖啡,輕輕的在嘴邊啜了一口,沈昌珉便抬起頭瞪了他一眼問:「怎麼感覺你的工作好像都做完了?」

「是做完沒錯。」

「我最近都快爆肝了,你的氣色卻很不錯,你有在吃營養產品嗎?」沈昌珉納悶的問。

朴有天想了一會,便搖頭說:「我怎麼可能買的起營養食品。」

「也是啦,你這麼窮。」沈昌珉說完,頭卻又垂了下來繼續工作。

朴有天嘗試的回想近幾日的生活作息,雖然還是會有晚睡的時候,不過身體卻不如從前的壞,反倒是比以前更來的有精神許多。無論公司分派多少工作給他,他總是可以在期限之前完成,而且是沒有任何的差錯,健康狀況也算是還不錯。然而讓他最可喜的是,他的過敏治療的療程很快速,他已經不用在服藥就可以與俊秀亂蹭了。

他總覺得也許是最近的星座運勢還不錯,才讓他過的這麼順利,最後還贏得了公司的賞賜,調漲了他的薪水,讓他可以為俊秀買更好一點的飼料。

他將最後一口咖啡喝完以後,便自告奮勇要幫沈昌珉也泡一杯讓他精神振作,沈昌珉感激的道謝,在他要回自己座位以前,他微笑的告訴沈昌珉:「你也可以養隻寵物啊,心情會很好喔。」

沈昌珉並不以為然,悶答:「再說吧。」

朴有天雖然不曉得自己在工作上能這麼順利是否與俊秀有絕對的關係,但他不會否認,他只要想起俊秀,心情就會覺得很好。只是在他外出上班這期間,他總是會擔心著俊秀會太無聊,所以只要有時間,他便會替俊秀做出一些讓俊秀覺得有新鮮感的玩具,好讓俊秀在家不會太無聊。

他走回自己的座位,開心的打開電腦螢幕,又開始他新的工作進度。

有了俊秀的這些日子裡,他的笑容變多了,人脈似乎也變好了。本以為自己在這間公司可能只會有沈昌珉這一個朋友的他,最近卻是認識了不少朋友,有男有女,讓他覺得自己的生活貌似並不是只有無聊與孤寂而已。不過他到現在還是拒絕朋友下班以後的聚會,為了不讓俊秀的肚子餓太久,他還是選擇吃便宜的路邊攤,然而趕緊回家照顧俊秀。

「俊秀,我回來囉。」

俊秀就坐在玄關邊翹著尾巴看著他,當朴有天換上室內鞋後,俊秀會開始蹭著他的腳踝,爾後朴有天會將他抱上餐桌,為他準備晚餐。俊秀坐在餐桌上看著朴有天在廚房裡頭忙的模樣,他緩緩的眨著眼,尾巴隨意的甩了幾下,雙眼就這麼直楞楞的看著朴有天。

「來,你的晚餐。」朴有天將他的晚餐端上桌,又笑說:「我有被老闆加薪喔,所以買了好一點的魚肉給你吃。」

朴有天輕輕的摸著俊秀,他坐上椅子一同吃著晚飯,喃喃自語的說:「哪天有空我得帶你出去社會化一下,讓你認識別的貓咪。」

俊秀魚吃到了一半,他的耳朵動了一下,圓圓的眼球就看著朴有天。

「讓你去談一下戀愛。」朴有天笑說。

俊秀犯愣許久,就這麼看著朴有天吃著晚飯,朴有天也發現他沒有繼續吃魚,於是疑惑的問:「這魚不好吃嗎?」

俊秀聞言,他瞥了過頭又低身繼續吃著朴有天為他準備的那條魚。魚很好吃,但他的心情卻很複雜。

『難道我們不是在談戀愛嗎?』

朴有天摸著他背脊上的皮毛,但卻沒有給予他一個答案。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