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期開始沒多久以後,他便成為學校的風雲人物。一來是他的年紀夠年輕,二來外表也長得特奇異,看似外國混血可卻又有一些與本國人神似的地方,可經過他本人佐證以後,他其實也就是一個確確實實的本土人。

由於所教導的班級是跨學級,所以沒多久以後,許多學生也就開始流傳有關他這個數學老師的風流事。有些學生口中所留傳的事跡是無中生有,有些卻是精準到他懷疑自己是否過去有被監聽過,不過對於這些事情的存在與否,他總是沒給予學生一個答案。

這所高級中學有男有女,他知道現階段的學生對於談戀愛這等事情是充滿了好奇,只可惜他的任務是教數學,而不是來陪這些學生說些有關談戀愛的事情。久而久之,上他的課的學生都了解,這個老師雖然年輕,但是不苟言笑,所以許多話都是搭不上的。

然而他也只是將他的工作做好,做一個老師應該有的本分。

「老師,這題我不會。」

他看著台下舉手的女學生,輕聲說:「那我再說明一次。」

他轉過身將黑板重新猜乾淨,準備重新再講解一次。

「老師的聲音很好聽耶,等等換你舉手。」

在台下偷偷說話的學聲音量雖然不大,不過耳朵精準的他還是聽見了這些話。他並不會無聊到去揭穿那些學生的謊言,他只能說服自己,也許真的是還有聽不懂的學生存在,縱然那樣的機率幾乎是不復存,他還是會再重新講解。

他拿著粉筆,張嘴就開始說著他最熟悉的語言。他的眼神看著每個學生的表情,有些是一副覺得無聊的樣子,有些是睜大水汪汪的眼睛聽著他講課,甚至還有許多的表情讓他不予置評,他只能裝作沒看見,然而將眼前的數學題目講解完畢。

不過令他最在乎的並不是這些奇形怪狀的神情,而是坐在最後一排最後一個位置的學生。

「今天就上到這裡,下課。」他輕聲說。

他在臨走前抬眼看著那位學生,很不湊巧的,那學生卻也剛好的將眼神從窗外轉回台上與他對看。他馬上的撇過頭,拿著數學課本就離開了。他依舊是從前門走至後門,眼神時不時透過教室的窗戶看著那位學生。那學生似乎沒有下課,忙著抄他寫在黑板上的算式。

他不懂,其實做學生不用這麼辛苦,在他教導時那學生其實也就可以做筆記了,為何要等到下課時才寫筆記?重點是,上課時他從未看過台上的自己還有數學一眼。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就當他是神人的孩子,有些事情他干涉不了。

後幾堂的時間他沒有課,眼看就快中午了,他很隨性的從背包拿出錢包,便走出校園。守衛看見他還與他打了聲招呼,他也禮貌性的點了頭,腳步沒有停的就離開學校。

他在商店街裡頭遇見許多自己學校的翹課學生,那些學生看見他還紛紛的找了掩護躲起來。他沒有多管,也當作沒看見的買自己想吃的中餐,然而又沿路將午飯拎回學校。

許多學生看著他的背影,說不喜歡是騙人的,畢竟這位老師一副就是不會向學校告知有多少學生在外頭流浪不上課的人種。

他拎著午飯隨意的看著飲料店,停下了腳步想了一會。

「一杯烏龍無糖。」他低聲說。

他等著店員交貨,這時候他身邊卻出現了另一個人,而且是身穿制服,連躲都沒躲他就直接站在他身邊說:「烏龍青無糖。」

他看了他一眼,其實他有那麼一點驚訝,身旁這位不是誰,而是二年A班那位坐在最後面的同學。他狐疑的看了時間一眼,現在也才中午十一點,這位同學應該有課要上才是。他們之間不用有任何言語,他也知道這位同學似乎是翹課了。

「先生你的好了。」

「謝謝。」

不過他還是拎著自己的飲料就往學校的方向走去。他們彼此間並沒有任何的互動,而他也沒向那位同學威嚇或者質問他為什麼沒上課,就自己一個回到教師休息室享用他的午餐。

「真是氣死人了!我不懂為什麼崔珉豪可以進資優班!」

他低著頭吃著鍋燒意麵,並沒有多理會那位國文老師,只見國文老師又繼續說:「他都翹我的課,考試還考那麼爛,真的是一個腦殘的孩子!」

他愣了一會,便拿吸管插了烏龍茶,抬眼看著那群老師議論紛紛的樣子。

「你說二年A班那位嗎?」

「對啦,他永遠都坐在最後面,最不認真就他!」

他略略得睜大了眼,原來剛剛那位崔珉豪同學去買烏龍青無糖是翹了國文課啊。

「不要跟他計較了,他不只國文爛,物理也很爛。」

「怎麼學校會收他這種學生!他會拉整班的總平均!」

他又低著頭吃著自己的鍋燒意麵,其實他對於這些老師的憤怒之言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覺得聽在耳中有些刺耳。

「沈老師,崔珉豪會翹你的數學課嗎?」那位氣憤的國文老師問。

他想了一下,便搖頭答:「目前還沒有。」

「他數學好嗎?」

「我還沒考過他們。」他冷靜的說。

「他真的是問題學生!」

是嗎?他心中不以為然。

他沒有加入那群老師的話題裡面,一人拿著烏龍茶就走出了教師休息室,順便將中餐的垃圾給回收,一個人就坐在校園的花台裡看著眼前的校園。十二點鐘一打,許多學生都從教室跑出來到特定的地點搬運中餐,有些經過他的學生會與他打招呼,有些則不會,可無論是哪種,他都不介意。

他的眼神緩緩的看向校門口,爾後,他便看見了方才話題的男主角崔珉豪。他悠閒的拎著午飯以及烏龍青一副什麼事也沒發生的就走進校園裡來。

其實他的心中很清楚,崔珉豪並不壞,他只是選擇性翹課而已,畢竟他最後還是回到了學校來。不曉得為什麼,他能體諒崔珉豪想翹課的動機。若是教師休息室裡頭那位國文老師是教導自己的國文老師,他也會寧可自己唸也要翹課。

有時候,耳根清靜也是一種清幽的代表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