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將二年A班的試題卷紙放進了後背包裡頭,便揹著背包離開教師辦公室,前往最後一堂上課的地點。

他將今天滿堂的課程都結束以後,直接就從教室一路走出校門口。這路上許多學生都圍繞著他,有女學生想與他攀關係,不過總是在他們聊上第二句時,對方也就棄守投降想與他打關係的念頭。

他是個不多話的人,然而對於陌生人也不想太表現自己的真性情,因為他覺得沒必要,也並不想因此惹事生非,讓別的老師覺得他是個來這裡把妹的老師。他一個人默默的走出校門口,在這條商店街裡頭,他也隨意的挑著自己的晚餐,沒多久便選上了一家拉麵店,站在外帶的窗口點著他想吃的餐點。

這條街上許多學生是來來往往,有些看見他還是會向他說一聲『老師再見』,他仍是習慣性的點頭沒有回應。

他看著眼前這間拉麵店,似乎是因為人潮許多所以讓他遲遲等不到自己的餐點。他耐著性子看了手腕上的手錶一眼,反正他也沒有多餘的事情要做,便也隨意的選了一個角落站著等待。

「一碗豚骨拉麵。」

他聽到這個向著店員點餐的聲音,本來是無聊四處觀望的他,也自然的就轉過身看著那來者。然而,那人在點完餐點後,也不小心與他對望,但他們倆人卻是愣了幾秒,久久都不曉得對於對方應該給予怎樣的招呼。

他知道眼前的人是崔珉豪,是自己的學生,他也相信崔珉豪知道他是他的數學老師,可現在的他們就如陌生人樣的不熟悉。明明今天才在下午說過幾句不是很重要的話,但出了校門他們似乎就成了一點關係也沒有的陌生人。

爾後他終於等到他的拉麵,他拿著號碼牌向前領取,拎著拉麵就轉身就要走,崔珉豪便對著他的背影說:「老師再見。」

他停下了腳步,轉身微微的低著頭看著崔珉豪,「再見。」

不曉得為什麼,他總覺得站在他身後的看著他的崔珉豪,其實並不是各個老師嘴中的笨小孩。但由於感覺消逝的太快,待他回至家中以後也就不再想過崔珉豪的事情。

然而在晚間時分,他將所有的事情都準備完畢以後,便從自己的背包裡拿出今天的試題卷,坐在書桌上開始替學生們對答案。

第一張是崔珉豪的,其實崔珉豪做答的題目並沒有很多,他手上拿著紅筆並沒有馬上批改,他看著崔珉豪在考卷上寫得凌亂的字跡,過半響後才開始替崔珉豪打分數。他看著他替崔珉豪寫上的成績,要他說不驚訝是騙人,不過若要說非常的震撼內心他倒又覺得還好。

「二十分……。」他喃喃的說。

後來他接著繼續將全班所有的考卷都批改完畢,便將崔珉豪的考卷放在最上方,全班的分數幾乎都是八九十,就只有崔珉豪的分數是如此的別出心裁。

他的雙眼似乎企圖想從崔珉豪在那張考卷上所寫的計算式找出崔珉豪對於數學的思路脈絡是如何,可最後卻因崔珉豪的算式太過龍飛鳳舞,他也看不出一個所以然來,便又將崔珉豪的考卷放回那堆考卷當中。

他的腦子開始回想,回想那些其他科目的任課老師對於崔珉豪的評價。事實上他不覺得成績不好有什麼,但他很想知道崔珉豪對於數學的架構是出了什麼問題,他想嘗試的幫助他。

只是,當他想起崔珉豪老是看著窗外的臉龐,對於想幫助崔珉豪的企圖心卻又是搖搖欲墜。他感覺自己似乎漸漸的能了解為什麼崔珉豪不喜歡上課,為什麼他會翹課,還有為什麼眼神總是沒辦法集中在黑板上。

各個老師看見自己學生考出這樣的分數,大概都會產生出莫名的焦慮症狀,只是在乎的東西不同,對於學生抱怨與批判的字眼就不一樣。

他又再次的將崔珉豪的考卷拿出來,重新的審閱一次。有一題題目他是從習作裡出出來的,而那一題他記得前天是由崔珉豪出來做答,這一題崔珉豪就寫對了。至於其他的,他也不明白剛好是崔珉豪恰好答對還是真的會,不過從這張考卷裡頭,他大約知道崔珉豪是個有著什麼問題的學生。

初步的研判,他認為是崔珉豪沒辦法適應變化題。

最後讓他找了到了一個崔珉豪考差的理由,也找到該如何幫助崔珉豪的方向,他便安心的將考卷都收拾起來,然而關燈就寢。

隔天一早就是二年A班的數學課,他的手中除了數學課本外,還多了一份昨夜批改的試題卷,至於其他任何處罰學生的刑具,他是什麼也沒帶上,基本上他也沒有準備那種東西。

「第一節先檢討考卷,叫到的來前面拿。」他將考卷從牛皮紙袋拿出來時,便有學生問:「老師,你有按照分數排嗎?」

「沒有。」

學生們是鬆了一口氣,可這時卻又有學生問:「老師,你會邊發邊說分數嗎?」

「不會。」

「老師你會打人嗎?」

他抬起了頭來,眼眸卻不是看著發問的學生,而是看著難得眼神看向台上的崔珉豪。

「不會。」

這回他的回答學生們的臉色是笑了出來,對於他即將發的考卷似乎也不是那麼緊張了。而他也就按照上頭的名字將學生一一叫出來領考卷,直到叫到崔珉豪時,崔珉豪是緩緩的走向他,伸出雙手領了考卷,但崔珉豪並沒有馬上離開,他卻是抬著頭看著他。

「怎麼了?」他問。

「我以為你會有話跟我說。」崔珉豪小聲說。

他看著崔珉豪的臉蛋,事實上他想說他並不想做這種惡劣的事情,如果他在台上對崔珉豪有所表示,要他下課後來找自己,這也同等於讓崔珉豪在班級上的面子掛不住,沒有人會喜歡自己考不好時而公諸於世的吧?

「有什麼話下課再說吧。」他看著崔珉豪輕聲說。

在崔珉豪從他身邊要回至自己的座位前,他總覺得崔珉豪似乎對他笑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