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俊秀對著客廳發毒誓之後,初步的他並沒有讓自己的野性超越理性,他心中還是有所顧忌,真害怕若自己發起脾氣把朴有天的家具全然的搞壞,他家主人往後可能也沒有其他的經濟能力來供養他。

只是,俊秀雖然心存顧慮,但朴有天卻沒有做面子給他。朴有天是第一次觸碰戀愛,這種甜美又神祕的愛情任誰都需要花時間下去經營,更何況朴有天還是情場上的菜鳥,他仍是得花更多的時間在女朋友身上。

當俊秀一隻貓在黑漆的家內坐在玄關望著家門時,朴有天是一天比一天的晚歸,然而每一天回家的氣息讓俊秀聞出了些端倪。除了他家主人朴有天的氣味以外,他家主人身上似乎還染上了別人的味道。俊秀不曉得這味道所有人是誰,但這讓他聞起來很傷心,因為他總覺得自家的主人好像重心已不是他,講明白一些,就是他家主人跟別人跑了。

俊秀緩緩的眨著貓眼,他站起身來在客廳內走著,走了一會後,才又跳上沙發趴在沙發上。現在的他很焦躁,他想,若是朴有天真的不再愛他了,那麼又有誰能來愛他?他將自己的小腦袋瓜子埋進了前腿當中,便閉上了眼不敢再想下去。

然而經過時間緩緩的流逝,朴有天也終於懂得回到家中,不過這回卻是有些不同,朴有天不是一個人回來,而是帶了另一個人回來。當朴有天開啟燈時,俊秀便從沙發上跳了下來,一路就趕緊奔至家門口。

『主人!』

「他是俊秀喔,我的愛貓。」

這種介紹俊秀本來應該是要高興的,不過當他抬頭看著朴有天開心的對著另一個女人說話時,他先是退了幾步,然而腳步便慢慢的退至客廳的沙發邊。

『主人他是誰?』

「他好像有點怕生。」朴有天尷尬笑說。

朴有天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筱姍的腳步卻是朝著俊秀逼近,似乎想近看俊秀的樣子,但俊秀卻是不給看,他轉過身就跳上沙發。

「俊秀?」

朴有天是走向前來,他總覺得俊秀今天的反應怪怪的,他伸手想抱俊秀,但俊秀卻閃躲他的大掌,有些氣憤的朝著他怒吼:『不要碰我!』

果然他家的主人真的在外面有別人了,怪不得最近都晚回家,這讓俊秀很生氣也很傷心,但他總不能讓主人有太好的臉色看,他一定要讓他知道,朴有天就只能屬於他,不能屬於任何人。

「俊秀你怎麼了?」朴有天擔心的問,但俊秀卻是離他越來越遠。

「可能今天心情不好吧?」筱姍臉上微笑說。

俊秀轉過身瞪了他一眼,他是跳上另一張離他們有些距離的沙發,不願意與他們有所觸碰。後來朴有天雖然有幫俊秀放飯,但俊秀卻是一口也不想吃,心情極差的就跑進了朴有天房間,跳上朴有天的床,躺在朴有天的床上。

朴有天在外頭陪著筱姍吃晚飯,俊秀聽著他們倆人有說有笑,爾後他便從他們倆人的對話裡頭聽見筱姍這位同事今天要留宿一天。俊秀是越聽越覺得不對勁,這家裡頭房間也只有朴有天這麼一間,所以意思是他家主人要跟那女同事一起睡?

「但是我的房間有點小。」朴有天的樣子就如相親一樣的羞澀,垂著頭害羞的說。

「沒關係的啦,擠一下就好啦。」

這意圖已經夠明顯了,俊秀便馬上下了決定,他得在今夜守住朴有天的床,絕對要隔在朴有天與筱姍的中間,好保住他家主人的貞潔。但想的容易做的難,事情並沒有他想像中來的簡單。朴有天在享用完晚餐時,他還進房慰問俊秀為什麼不吃東西,可縱然朴有天的態度再溫柔,俊秀說不甩就是不甩,他的心思只注意在那筱姍身上,絕對不行讓筱姍稱心如意而篡了他在這個家中的地位。再怎麼算筱姍都是二房,他只能睡客廳不能睡他與朴有天的臥房。所以當就寢的時間屆至時,筱姍與朴有天走進了臥房裡,俊秀就死死的貼著床,決定不讓位。

「呃……有天,我對貓有點過敏呢。」

朴有天看了一眼俊秀,他率先爬上了床來,準備將俊秀抱起來時卻發現俊秀的爪子是抓著他的床不放。

『不要我不要!主人不可以跟他睡!』

「俊秀要聽話,今天先睡客廳好不好?」

『不要!』俊秀說什麼就是緊緊抓著他的床不放。

「原來你家的貓咪真的愛上你呢,可是人怎麼可能會跟貓咪談戀愛呢?」筱姍婉爾笑說。

『是貓咪就不行嗎!?』

朴有天只是看著筱姍傻笑,可沒幾會便將注意力移轉於這個抓著床鋪不放的俊秀。然而就在這麼你爭我奪的情況下,最後朴有天這人高馬大的身軀也戰贏了僅有他雙掌合併一樣大的俊秀,俊秀就這麼被朴有天抱出了臥房,他將俊秀放在客廳的地板上,垂著頭溫柔說:「就委屈你一天。」

『你……!』

俊秀氣到快氣結,可他的心中同時也在淌血。在朴有天關上了門以後,俊秀轉過身子,他看著眼前這一片黑漆漆的客廳,再也受不了的朝著客廳狂叫,然而進行他一系列的報復行動。

首先他是跑進客廳,跳上沙發就開始狂抓那堆棉花的集合體。等沙發讓他抓得爽快以後,他跑至窗簾的最下方將所有的窗簾都抓破,甚至將朴有天的窗簾整頁都給摘下。俊秀不知到他自己哪來的力氣,但他卻是怒不可遏,已經沒辦法控制自己內心的怒火。

爾後,待他將那些有關布衣系列的家具全部毀壞以後,便跳上了客廳的課桌,屁股一甩就把朴有天擺在上頭假花以及假花瓶都打下桌子,那些陶瓷品也就碎落一整地。朴有天與筱姍聽見了外頭有些恐怖的破壞聲時,朴有天便從床上爬起身,打算開門一探究竟。

可朴有天卻萬萬沒想到,當門一打開時,令他最驚訝得並不是客廳的杯盤狼藉。他瞪大了眼看著站在他臥房門前的人,那人一件衣服也沒有穿,身上的膚色是小麥色,頭髮是暗紅色,而讓他最為震撼的是,他對上的不是一般人的眼眸,而是一個有著貓瞳的人

「你──」

朴有天有話要說,他總覺得眼前這人的感覺很熟悉,但在他要開口過問時,那人卻鴨霸的抓住了他的脖子,腳步逼人的將朴有天壓上了床。而在一旁看見的筱姍是嚇壞了,當那人走進有燈光的臥房時,那人不只是有著貓瞳這麼簡單而已,他的頭上有著貓的豎耳,在臀部上方的脊椎末端也有著貓的尾巴。但那些毛色,是朴有天最熟悉的顏色。雖然那人是抓著朴有天的脖子,但朴有天卻一點也不覺得疼,那人似乎是對他手下留情。

筱姍是嚇得趕緊將自己的貴重物品帶走,對於朴有天的死活,他棄而不顧。

而反觀朴有天,他是皺著眉看著駕乘在他身上且一絲不掛的詭異人種,那人是憤怒的看著他,但掐在他頸子上的力道卻是漸漸鬆弛,爾後聽見的並不是那人恐怖的威嚇,反倒是一陣令人心疼的哽咽。

「是貓……就、就不行嗎?」那人吸了一口鼻涕說道。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