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躺在床上連動都不敢動,架在他頸上的雙手,力道雖然是以放鬆許多,但他仍是害怕自己若有所動作,可能又會引起坐在他腹上之人的不滿。他企圖得讓自己冷靜下來,雙眼看著眼前的人,那人似乎是在哭,雖然樣子長得跟一般人很不同,但是流的眼淚卻是與他的大同小異。

爾後,那人的雙手是放開了他的頸子,但卻沒有從他身上離開。

「為什麼貓就不行啦……!」那人沒有預警的就大哭了起來。

朴有天是睜大了眼,他坐了起身,雙手撐著自己的身子看著哭的正烈的人。他仔細的看著那人的臉蛋,臉上是哭得有點醜,但樣子看上去算是挺溫柔的,他又看著那人的頭上的耳朵,以及身後因為不悅而用力拍打在床的尾巴,他怎麼看怎麼覺得……眼前這人,感覺很像俊秀。

只是這種結論與理論上並不能相契合,俊秀怎麼可能會變成人?但他不懂,那為什麼眼前這人會有著貓瞳、貓耳、還有貓尾?而且顏色都跟他家的俊秀一樣,通通是暗紅色。

「你自己說要當我的情人的啊……!」這人哭起來就跟小孩沒兩樣,一把就抓著他的肩甩了他幾下。

這句話是讓朴有天瞪大了眼,他很清楚這話他只對誰說過。

雖然朴有天感覺他很可憐,但他卻遲遲的沒說話,仍是繼續的看著坐在他身上的人。朴有天的眼神很自然的就盯著那人的私密處看著,這人的性器與自己一樣,就是雄性的象徵,但有些細微的部分仍是有一些些的與自己不同。

怎麼陰毛是暗紅色的……?

他抬眼看著仍是哭得傷心的人,最後是伸手抓緊了他得手臂,輕聲問:「俊秀?你是俊秀?」

「對啦……!」俊秀看著他,大哭的答道。

縱然眼前的人是承認了,但他卻沒辦法說服自己眼前這個俊秀就是他家的那個俊秀。

「可是……俊秀是貓啊。」

他的記憶裡俊秀就是一隻可愛的小貓咪,怎麼一瞬間就變成了另一個樣子?

俊秀的肩膀是跟著自己的啜泣頻率抽動,不過他像是哭夠了一樣,也認真的與朴有天對看起來。朴有天沒有說話,他對著俊秀緩緩得眨著眼,那濃密的又翹得不可思議的眼睫毛似乎誘惑著俊秀一樣,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朴有天那緩緩眨著的桃花眼。這樣的舉動對是貓的他來說,他覺得很舒服,也覺得這是朴有天向他傳達愛意的方式。

依照一隻貓的理解來說,俊秀覺得朴有天在向他訴說他很愛他。

「主人……我原諒你。」俊秀垂下頭,可愛的說。

然而事實上緩緩的眨眼對於朴有天來說是常態,本來就有些懶散的他眨起眼來並不會特別快,但他並不曉得原來自己這種眨眼方式會讓俊秀誤以為是傳達愛意。縱然他不明白是發生什麼事情讓俊秀開始說原諒他,但他確實也是鬆了一口氣,俊秀不再生氣,便也代表現在的他不會有生命危險。

只是,他仍是想不通,怎麼俊秀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你……」朴有天護著他的腰際,皺著眉問:「怎麼變成人了?」

俊秀愣了幾秒,他動了貓耳,舉起了自己的雙手,好奇的看著自己的手掌。他的眼中有著前所未有的訝異,便高興的將自己得手放在朴有天的面前,開心的說:「我變成人了!」

朴有天不曉得該怎麼回應,只見俊秀又說:「這樣我們就可以談戀愛了!」

俊秀從他的身上爬了起來,他開心的打開朴有天的衣櫃,照著裡面的長身鏡,看著鏡子裡頭的自己,「真的變成人了……。」雖然還是有點小小的不同。

對於這樣的變化,朴有天坐在床上聽得很不明所以,但他總覺『變成人』似乎是俊秀長期以來的夢一樣。他看著俊秀的尾巴,雖然很不敢相信眼前自己所見的事情不符合邏輯,但事實就擺在他眼前,他也只能姑且相信眼前之人,就是他家俊秀化身而來的。

朴有天覺得自己好像在做夢一樣,他沒有想逃離這個家,也沒對俊秀再過問下去這一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只是疲憊的躺上床,眼神看著天花板的燈管,說服自己也許現在的他正在做夢。俊秀是在房間裡頭走來走去,可最後卻又是爬回到朴有天的床上。

「主人!」俊秀開心的叫著他。

朴有天雙眼無神的盯著他瞧,俊秀一把就撲上他的身子笑說:「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俊秀抱著他,在他的身上磨蹭著。

然而,在這樣的磨蹭底下,朴有天開始願意回到現實,他趕緊爬起身推開俊秀,認真的說:「不可以這樣。」

「哪樣?」俊秀皺眉問。

「隨便磨蹭。」

「可是以前都這樣啊!」

「但是……」朴有天語塞了,俊秀跟他談起了『以前』來,這讓他更是相信其實這並不是夢,而是如漫畫情結般的故事發生在他的現實生活裡。他的寵物愛上了自己,更是為了自己變成人樣,然後與自己繼續所謂的『談戀愛』。

他看著俊秀懊惱的神情,最後是嘆了一口氣,便從床上站起身,站在床邊看著跪在他床上的俊秀說:「沒關係……要做人,就先從學習該怎麼穿衣服開始吧。」



────未完────

有點苦惱,不知道要誰去調教誰……。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