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本想替俊秀著衣,可未料當要將俊秀配條褲子時,俊秀則是激烈的拒絕他,甚至是連上衣也都一併的褪去,可憐的對他說:「主人,我不要穿衣服。」

他聞言後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妥協。

俊秀那水汪汪的貓瞳盯著他看,完全不能適應衣物遮蔽自己身軀的俊秀,最後見朴有天沒有要繼續強迫得他的樣子,他趕緊躲進朴有天的被窩裡,悶著音說:「快來睡覺吧!」

說真的,朴有天很為難。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跟一個長得跟貓有點像的人睡一起,可反觀外頭客廳的恐怖景象,他的選擇睡覺的地點似乎也只剩下這一間臥房了。他心中是抱著奇怪的態度躺上床,然而沒幾會,俊秀就依上了他,又蹭著他的身體說:「主人晚安。」

「晚安。」

但他卻不敢抱著俊秀睡。

朴有天在時間經過一小時候,他仍是沒有睡去,可躺在他一旁的俊秀卻早已進入了夢鄉,徒留他自己一人在現實中猜想。他轉頭看著俊秀沉睡的臉龐,很不自覺的就朝著俊秀的臉龐摸去。這種觸感真得很像個人,可又很像他家的俊秀。

於是,他悄悄的蓋在俊秀身上的棉被給拉下,他仔細的看著俊秀的身材。這種體態真是讓他說不出的S-LINE,而那有著尾巴的屁股,豐腴的程度大概是女人胸罩的F罩杯,也許更勝一點。

他偷偷的摸著俊秀的尾巴,這種觸感他曉得,就如他當初摸著俊秀小貓的尾巴一樣。而俊秀在睡夢中有些夢囈,似乎是因為他得撫摸,讓俊秀覺得有些舒服才發出了這種聲音。

他將棉被替俊秀蓋上,自己便又躺上了床。這回,他算是半安心的入睡了。

隔天一早朴有天是率先的起床,俊秀反倒沒有像以前一樣的早起,感覺似乎是有點疲憊。不過朴有天並沒有如平常一樣的在假日裡賴床,他趕緊起身至廁所梳洗一翻,將自己有些長長的頭發綁個小馬尾,從陽台上拿了掃帚便開始清理客廳的砸碎物。

俊秀這次的破壞力實在是超乎他的想像,他看著客廳殘破不堪的沙發以及窗簾,估計這些家具事都得汰換了,可問題是他的荷包夠不夠飽滿?素質比較不好的有一萬以內的,但他總覺不夠耐用,肯定坐沒多久就又得再花一筆重新購買。但若是要選擇素質好一點的,依現在他的能力,好像也是買不起。他無奈得將沙發裡頭被抓出的棉花給塞了進去,雖然樣子還是很醜,不過勉強還算是能撐個幾天幾夜。至於窗簾,他很索性的就把它丟了。

待他將客廳整理回如當初的樣子後,俊秀這時候才裸著身子從房間裡走出來。

「主人……。」俊秀柔著眼,站在臥房門口皺著眉說:「我肚子好餓。」

朴有天看著他的模樣,他是覺得莫名的可愛,只是仍是沒辦法適應俊秀頭上的貓耳以及那甩動的貓尾巴。還有,就是他也不是很能接受俊秀不穿衣服的在家裡面亂跑,如果被隔壁的變態阿姨或大叔見著了那俊秀的安全也就不再安全了。

「俊秀,先穿衣服,我再做飯給你吃。」朴有天將掃帚隨意的擺一旁,又把俊秀推進自己的房內。

俊秀無辜的坐在床上,他看著朴有天從衣櫃又拿出了昨天要給他穿的背心以及四角褲,俊秀見了就生怕的說:「可是穿那個好怪。」

「不穿就更怪了。」朴有天像在哄孩子的說。

「可是我的尾巴不知道要放哪。」

朴有天是看著那條暗紅的長尾巴,想了一會便從自己的抽屜裡拿出了剪刀來,在自己的四角褲上撿了一個洞,然而說:「等等把尾巴穿過這個洞就行了。」

俊秀看著朴有天指著的那個洞,是傻愣得抵點頭,只見朴有天又說:「站起來吧。」

俊秀照著他的方法做,將四角褲給穿上,又替俊秀將他的尾巴穿過他為他所剪裁的那個洞口。爾後朴有天又把自己的背心給俊秀套上,抬眼看著俊秀說:「去刷牙洗臉吧。」

俊秀愣了一會,便問:「什麼叫刷牙洗臉?」

朴有天嘆了口氣,他更能確定俊秀真得是貓變來的了。一連串的天真與問答,他總覺得自己像是在教小孩一樣,為俊秀梳洗,又為俊秀擠牙膏,一樣一樣得慢慢教導他。

「牙膏沒有了。」俊秀將自己嘴中的牙刷拿出來說。

朴有天瞪大了眼,握緊他的手問:「你把牙膏吃掉了?」

「因為它香香的……。」俊秀無辜的說。

朴有天便又開始溫柔氾濫,就像一個老師一樣,讓俊秀重新學習該如何做一個人。無論俊秀的無知是到達怎樣一個讓人火爆的程度,朴有天仍是沒兇他,就像在對待以前的俊秀一樣,溫柔得讓俊秀以為朴有天之於他而言,是一隻活生生的貓奴。

後來,朴有天總覺得變成人的俊秀應該沒法再吃貓飼料了,於是他讓俊秀吃自己吃的東西,雖然沒有很豐盛,但也算能過一餐了。

「主人,我不是故意要抓壞的……。」俊秀看著朴有天拿著膠帶黏著那些破掉的沙發,他內心很罪惡,但卻又不想認錯,於是又說:「是因為那個小三說貓咪不可以跟主人談戀愛……。」

朴有天垂著頭裝忙,但實際上他的臉上已經快笑出來了,他覺得俊秀的心思很簡單,也很可愛,不過他還是抬頭糾正他說話時每個字的發音,「他是筱姍。」

「所以主人喜歡他喔?」俊秀趴在沙發上,尾巴跟眉毛都垂了下來問著朴有天。

朴有天將沙發黏好以後,便站起身說:「他都跑走了,我想我們應該是分手了吧。」

他沒想到筱姍會跑那麼快,至少可以幫他報一下警或什麼的。可現在想想,也許跑得快也是好事情,不然警察來了他可能還不知道要怎麼交代俊秀的身分。

「所以主人喜歡我嗎?」俊秀尾巴又舉了起來,眼裡有些期待得等著朴有天的回答。

朴有天是朝著他微笑,沒幾下便伸過了大掌摸著俊秀的髮絲,以及那貓耳的耳背,「喜歡,當然喜歡。」

總覺得這回的承諾已不像當初只是對著貓說那麼容易了,不過,與自己這麼可愛的寵物談戀愛,應該也不為過吧?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l7qhjZVzTM&feature=share

這個也太可愛了吧?笑死我的毛XD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