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排一排的將試題紙發下,待他發完以後便說:「沒拿到考卷的舉手。」

今天是期中考,沈昌珉按照學校所安排的監考時程表來至他得監考的教室,而這一堂考的是國文,剛好是監考崔珉豪的班級。他考卷發完以後,也就拖了椅子坐在講台上看著他所帶來的課外書。

他沒有多去注意台下的學生有無作弊之嫌,他只是安靜的看著手上的書本。這本書是有關於說話技巧方面的教導,以及該如何給予不同年齡層或者給予需要幫助的人一個良好的對應。

雖然他從以前就曉得自己在說話上不拿手,不過他還是第一次去圖書館借了有關這方面的書籍來學習。一來是他每次都終結學生的話題,他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二來是因為他遇上了心中有問題的崔珉豪,他想知道自己能怎麼幫他,或者給予他一個正面的影響力,讓他對未來持有一些的信心。

就目前為止他所教導的班級,沒有人的數學考得比崔珉豪差了。這間學校收的本來就是有些腦代的學生,但他想,也許仍是有別的班級存在像崔珉豪這種孩子,是父母關說進校,而非真正通過考試入學的。

這種事情並不能怪罪崔珉豪,他認為多半是因為父母的因素,才讓崔珉豪的生活過得如此難過。父母的愛有時超出負載,就會如崔珉豪一樣,生活過得滿是負擔。

書上的內容他看至一個段落,頭便抬起來看著台下正努力解答的學生。學生們很努力的做答,就連坐在最後一個位置的崔珉豪也是埋頭苦幹,只是每個學生的表情都很豐富,他在台上看都覺得有趣。

後來經過三十分鐘後,第一個交卷的便是崔珉豪。他帥氣得拿著自己的考卷就上台將答案卷遞給他,他看了崔珉豪的答案卷一眼,作文紙上寫沒幾行,答案卷上的未答的題目很多,有寫的也才兩三題而已。但他沒有說什麼,就看著崔珉豪走出教室。

過了一會,他拿著自己的課外書也走出教室來到崔珉豪的身邊。崔珉豪是坐在走廊上,他從自己的書包拿出下一堂要考的科目,認真的看著。

「國文不會寫嗎?」他低頭看著崔珉豪問。

崔珉豪抬起頭仰望著他,臉上沒什麼太大表情答:「我沒有念國文。」

他聽見這話,臉上也沒有太驚訝的表情,靠上女兒牆輕聲說:「所以不是不會寫,是不屑寫?」

「針對國文是這樣。」崔珉豪拿著生物站了起身,也靠上女兒牆說。

「那我該慶幸我的數學沒被你捨棄。」他低下頭瞄了自己手上的書一眼道。

崔珉豪當下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翻開自己手中的生物,可沒幾會卻望見他手中的課外書,崔珉豪看著書名,突然問:「老師你在學習說話喔?」

他挑了一下眉,拿起手中的書輕聲說:「因為我不是很會說話。」

崔珉豪是抬起頭來對他笑答:「像你這種會聽學生說話但卻不會說話的還比較好,會說話的老師總是聽不見學生的心聲。」他看著靠在女兒牆上的崔珉豪,繼續聽著崔珉豪說著,「成績考不好,只會告訴我,考不好只有一種理由,就是沒唸書。我很懷疑,唸書……真的是有唸就有分嗎?老師,分數跟努力真的成正比嗎?」

他一時間沒辦法回答崔珉豪所向他投射的問題,其實一直以來,對於唸書這種事情他就像在吃滷肉飯一樣簡單一樣的順利,只是他曉得,唸書是得花上許多時間,而且在他求學階段,也曾遇過像崔珉豪這樣的同學。

事實上,在他眼裡分數不能說一定會與努力成正比,但也不可能是極端反比的象徵,其實就是一種運氣。考試,就是一種需要運氣才能拿到很好分數的東西。

「書唸得好不好,需要天分。」他低著頭看著崔珉豪,又說:「考試其實是三分運氣七分天命。」

「不是三分運氣七分努力嗎?」崔珉豪質疑。

「每一項專業都有天生適合他的人去鑽研,縱然天生不適合,靠後天也可以彌補,只是會很辛苦。所以每一樣專業的考試,如果對方對於那項專業是個有天賦又努力的人,你再怎麼努力也未必贏得過他。

「與其如此,不如找個真正你有興趣的事情也肯努力的專業去發展。現在的你對書可能比較沒轍,所以就算你用功,大概只能提升那三分運氣的發揮機率讓你寫對題目,但要想拼過天生就很會唸書的人,其實比較難。」

「所以──」崔珉豪似乎想說什麼,但卻被他所打斷,「分數跟努力並不會是正比的,但也不能因此而放棄你現在應該要完成的本分。」

崔珉豪眼睛很大,可現在的崔珉豪雙眸卻是瞪的更大看著他。而他並不曉得自己說這些話有沒有用,也不知道自己這麼說是否會傷及崔珉豪心中的尊嚴,可就他活了二十二年所遇見的人事物,他對於這種事情的觀感就是如此。

「以前我有個同學,他唸書很不行,我幫他補習也是救不活的那種,但他很會唱歌跳舞,所以最後成了藝人。」

「藝人?誰啊?」

「金俊秀。」

「他很有名,原來老師你跟他是同學!那他真的跟那個演員朴有天在交往嗎?」

其實他並不是要爆金俊秀的料,只是想藉此勉勵崔珉豪而已。但見崔珉豪一副想知道的神情,基於一個老師,學生有問他有責任答,便說:「嗯,交往很久了。」

崔珉豪聽見這八卦,雖然感覺是特新鮮的,不過最後卻也沒再聊有關金俊秀與朴有天的感情事。而他只是拿著自己的書動身想進教室裡頭繼續監考,可這時崔珉豪卻喊住了他,「老師。」

他轉過了身看著崔珉豪,「嗯?」

「那你願不願意幫我補習?」

他的眼中有埋藏不住的驚訝,因為他從沒想過會有學生這麼向他提議。

「沒辦法也沒關係啦。」崔珉豪笑說。

「可以。」他突然答道。

「那能每一科嗎?」崔珉豪睜大眼,期待的問。

「我盡量吧。」

學生有問題,做老師的總是責無旁貸。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