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趁著假日的時間教導了俊秀幾樣的生活能力,最主要的範疇,就是要讓俊秀自己能將朴有天從超市買回來的微波食品放進微波爐裡頭微波。從對微波食品的開孔至按微波爐的指示,朴有天是教了俊秀兩個小時之後才放心。

俊秀的學習能力並沒有障礙,只是遇到好玩的事情他就耐不了性子,就會如還是貓的時候一樣,玩著那台機器,直到差點將機器給玩爆,剛好被朴有天給制止了。雖然朴有天是提心吊膽的,可他的脾氣還算不錯,仍是沒給與俊秀太嚴厲的斥責,可嘴上卻是會有些微的抱怨。

「俊秀,東西不能這樣惡搞,壞掉要再籌錢買新的,這樣不好。」朴有天皺著眉認真的說,但他並不曉得俊秀到底對他所說的話能懂多少。

俊秀嘴上咬著朴有天替他削好了芭樂,貓瞳就看著他說:「那主人幫我用。」

「不行,我明天得去上班,你要學會處理這些東西。」

「主人不要去上班就好了啊。」俊秀笑說。

俊秀邏輯上的推理是沒有什麼問題,但問題出在於朴有天並不能遊手好閒,他手頭若是沒個工作,這也同等代表他不會有收入。沒有收入,他與他家的寵物也就只能餓死在家裡,這樣的結論,貌似俊秀的任性要求對他們倆都不好。

俊秀坐在飯桌的椅子上,只穿一條四角褲與內衣的他,突然間得從椅子上爬上桌子,又從桌子一路的爬去坐在餐桌另一端的朴有天,「主人你不要去上班好不好?」俊秀嬌氣的說。

朴有天抬眼看著他家的大貓咪,俊秀的尾巴在空中旋轉著,似乎是很開心也好奇朴有天給他的答案。不能否認,聽見俊秀撒嬌的聲音,那種不如一般男人粗糙也未如普遍女人嬌嗲的聲音,朴有天不管怎麼聽都覺得好聽,聽久並不會厭惡,也並非會令人覺得黏膩。

「好不好啦?」俊秀的大臉就呈現在他的面前,他的桃花眼緩緩著眨著,只見俊秀的尾巴是越甩越快,臉上是越笑越開的說:「主人你真的好帥耶。」

俊秀不自覺的在朴有天的面前舔了自己的嘴唇一口,朴有天不敢相信自己對於俊秀的這種動做竟然會讓他心跳變得不再穩固。

「你快從桌子上下來。」朴有天壓抑自己的聲音說。

「以前主人都抱我上來的。」

「現在你變成人了就不能常常爬上桌子了。」

朴有天說完話就想起身離開,迴避俊秀向他所投射的炙熱視線。只是,當他才想站起身時,俊秀卻是手疾眼快的伸出一隻胳膊一把就抓住了椅背,他臉上笑得開心,感覺就像貓在抓老鼠一樣,貓瞳精明的看著朴有天問:「主人你要去哪裡?」

「我我我──」

「不要去上班好不好?」俊秀又舔了自己的甜甜的嘴唇笑說。

朴有天眼神都不知道該往哪擺了,可過了幾會,他才伸過手握了俊秀抓在自己椅背的手低聲說:「你先下來,這樣太危險了。」

朴有天是半牽著他,俊秀才願意從桌子上下來,只是俊秀並不是將自己的腳落在地板上,他的屁股不偏不倚的就坐上了朴有天的大腿,雙手就抓著朴有天的肩膀,垂著頭與朴有天對看。

想起以前,他總是會這麼抱著俊秀,俊秀的腳就會用爪子抓著他肩上的衣服。雖說現在俊秀已成了一『隻』人,可那樣的習慣仍是沒有變,而俊秀也坐的自然,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但這些動作對於朴有天而言,說起來是很怪的。

俊秀一直等不到朴有天的答案,他耍性子的就在朴有天的大腿上胡亂的動了起來,朴有天見俊秀扭得越厲害,他的某個部位就越彆扭,還有支撐他們倆人重量的椅子似乎也禁不起這般的折磨。

「俊秀不要動!」朴有天突然說。

「為什麼!」

「我我……椅子要壞掉了!」他記得當初他買的這張椅子並不是特別高品質的貨物啊。

「那你不要去上班啊!」

咦?這什麼邏輯?

「不能不去,不去我就賺不到錢,你就沒東西吃了。」

俊秀本來是垂下的尾巴又突然揚了上來,他看著朴有天對他緩緩眨著的桃花眼,心情也漸漸的平穩下來,似乎是願意相信朴有天的說詞,也願意體諒他這個窮酸主人。

俊秀過了一會都沒說話,但他的雙手仍是擱在朴有天的雙肩上,下巴也不自覺的就靠上了朴有天的肩膀。朴有天是安靜的抱著俊秀,雖說俊秀的體重是遠出以前待在他懷裡的重量,可朴有天沒有說什麼,他摸著俊秀的背脊,時不時又摸著俊秀的腰際,這樣的撫摸讓俊秀是舒服的閉上了眼。

「明天我不在,不要把微波爐用壞喔。」朴有天突然在他耳邊貼心的提醒。

「好。」

「有事情打電話給我。」

「好。」

「我的電話是幾號?」

「0988123456。」

朴有天摸著他的背脊,大掌也不禁的摸上了俊秀的屁股,雖然俊秀不覺得如何,但朴有天卻是良心過不去,總覺得太情色了一點。俊秀這麼被朴有天一抱,是抱太久了,朴有天的腳都被俊秀給壓麻,但他還是不敢將俊秀趕起身來。

於是他們倆人就呈現這般的情勢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主人不可以晚回來喔。」俊秀突然說。

看來朴有天的晚歸似乎在俊秀的記憶裡形成了不好的回憶。

「好,我會把做不完的公務帶回家做。」朴有天溫柔的說。

「主人不要跟小三偷偷來往喔!」

「是筱姍。」朴有天又糾正他的發音說。

後來,俊秀與他說著一些無厘頭的對話,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些對話算不算與俊秀在溝通,更不曉得俊秀聽懂了多少。可至少有一點他理解,就是俊秀的占有慾很強,彷彿再讓俊秀見到一次筱姍,這地球就要提早毀滅了一樣。

俊秀仍然像一隻貓會蹭著他,只是,他身上的反應貌似是不如以往的正常了。

不過好險,好險俊秀坐在他身上坐得夠久。他的雙腳麻了,那裡,也麻了……。這樣應該就不會翹起來了吧?

朴有天內心暗自的……慶幸?




────未完────

色瞇瞇,色瞇瞇。
再這麼色下去,有人不能接受的嗎?
可以偷偷跟我說:)
我會清水一點的。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