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隔日一早他分秒不差的準時出門上班,在出門以前,他還不忘再次確認自己的臥房內。俊秀抱著他的棉被睡得很沉,他本想替俊秀蓋好被子,可接近一看卻發現俊秀的大屁股是什麼也沒穿的就露在棉被外頭。

他不知道俊秀是什麼時候將四角褲給褪去的,針對要讓俊秀穿衣服這點讓他有些沒轍,不過最後他並沒有替俊秀蓋好被子,只是將空調關閉,然而輕輕的把臥房內的窗簾拉上,爾後便走出門將房門給關起。

他走在路上想著俊秀的事情,其實今天的他並不想去上班,因為他知道筱姍有可能會跟其他同事訴說在自己家中所遇到的事情。況且這兩天他也被俊秀折磨得夠本了,他想假借自己身體不適然而請個假,只是,他並沒想到自己會連賴床的勇氣也沒有,重點是,就算他覺得累,但他的身體並不累,仍是特有精神的讓他得以去公司裡頭上班。

可來至公司以後,公司的氣氛並未如他想像的那般,同事間也無人過問他與筱姍的事情是如何,只知道筱姍似乎是辭職了,待他了解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後,還是從那位忙碌的沈昌珉嘴中得知。

「那個筱姍好像是說公司裡頭有怪人養著怪物,所以趕緊辭職了。」沈昌珉看著螢幕手中快速的打字說。

「怪人?怪物?」朴有天端著咖啡,裝坐不知情的,額頭上冒著冷汗問。

沈昌珉點點頭,抬眼看著他又說:「不過老闆以為他患有神經病,所以也同意他辭職。」

這麼嚴重?不過最令他驚訝的是,怎麼就沒有人懷疑筱姍的說詞而來向他過問呢?他心中不免覺得自己的運氣算是不錯,可也覺得這運氣是好到有點爆表的樣子。一般按照常理推斷,他是應該接受別人的質疑才是,而不是讓大家以為筱姍是個神經病。

可話又說回來,公司裡頭的人既然沒有懷疑,他也沒必要再提及,免得一發不可收拾,他並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他家藏著這麼一隻可愛的『貓』。為了不必要的麻煩,他最後也決定不告訴沈昌珉在這個假日裡頭他發生了什麼事情。

沈昌珉與朴有天依舊如往常一般,時間到了便約一約一同至員工餐廳享用午飯。這一回朴有天沒有再滿嘴俊秀,反倒是刻意的想迴避有關於貓咪的話題。當然一向繁忙的沈昌珉日常裡也沒什麼興趣談寵物的事情,只是這回他剛好與朴有天相反,他第一次與朴有天談起貓咪的事。

「有天,我能問你一下嗎?」沈昌珉嚴肅的看著他說。

「你問啊。」

「以前,你撿到俊秀時,俊秀會怕你怕到連你拿給他的飼料都不吃嗎?」

朴有天聽見俊秀的名字他心裡頭是一陣,不過仔細一想,沈昌珉並不是要過問俊秀的事情,似乎是另有隱言,所以他認真的想了一會,便搖頭說:「並不會。」

沈昌珉的臉色有點不好,他低著頭隨後又吃了幾口飯,才又繼續說:「上個禮拜的假日,有隻只有我手掌大的貓咪,我在路上看見他被人虐待,我救了他。不過他有皮膚病,背上有些毛都掉落了,身上也有被人虐待過的傷口。」

「所以?」

「我把他撿回家了,還帶他去看醫生,只是……」沈昌珉越說臉色越難看,朴有天沒有說話,就等著沈昌珉的下文,「只是他很怕我,應該說很怕人,誰給的東西他都不吃,似乎是寧願餓死。」

朴有天聽得目瞪口呆,他沒想過沈昌珉竟然會插手去就一隻貓咪,可想而知,連沈昌珉這種人都看不慣的虐待手法,他認為那隻小貓可能是嚴重受到人類的衝擊,而且有著不好的回憶才這麼害怕沈昌珉這位真正想幫助他的人類。

見沈昌珉臉色一直都不太好,他也不曉得該說些什麼來緩和沈昌珉的情緒,雖說沈昌珉的面容也沒有太大的猙獰。

「還有,」沈昌珉突然又抬起頭說:「他的毛色是深藍的,那些欺負他的人說,這隻貓不吉利。」

朴有天臉上是冷笑了一笑,「沒看過的東西每個人都會說不吉利,我跟俊秀相處到現在,我倒是覺得蠻吉利的。」

「俊秀有被說不吉利過喔?」

「當初我撿到他時,那個箱子上面就是那麼寫的,就只是因為他的毛色是暗紅。」

沈昌珉認真的回想一下,才發現俊秀的毛色真的是暗紅色的,就跟他現在撿到的小貓一樣,毛色是屬於特別類型的。

「好吧,我看我再另尋醫生,看有沒有人能幫我跟那隻小貓溝通一下,在我家餓死的話,我會覺得丟臉。」沈昌珉認真的說。

朴有天本來覺得這句話沒什麼,不過聽完以後他是笑了出來。沈昌珉的考慮其實很周到,而且在乎的事情完全是顧及到了自己的面子問題。全世界都知道他家是堆滿了一堆美食的國度,若是傳出他飼養的家寵在那豪宅裡頭餓死,那他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向外人交代。

然而,當他們將自己的餐盤拿去回收的櫃檯上時,朴有天腦子是頓悟了一下,他想叫住沈昌珉,然後告訴他也許俊秀可以幫忙溝通,只是他又害怕沈昌珉見到俊秀時的反應。不過按照常理推斷,俊秀應該是可以跟自己的同類對話才是吧?可至他們回到辦公室,朴有天仍是沒開口告訴沈昌珉他有這麼一個旁門左道可以嘗試。

朴有天今天一樣的所有的工作都完成,沈昌珉是早早就回家,似乎是趕著回去要餵那隻小貓喝奶。

他走在路上,突發奇想的想打電話回家問問俊秀今天的狀況,雖說再走個沒幾步就到家了,不過也能順便問問俊秀吃飯了沒有,他可以替他買回家一同享用。只是,他並不能確定俊秀會不會接電話,也許他會站在電話旁看著電話響,但卻沒有勇氣去接。

不過呢,他還是想試試看。他撥打了家中的電話號碼,家中的電話突然了響了起來。

本來是趴在沙發上愜意的俊秀,他聽見電話聲是豎起了耳多看著那正『響隆冬』的電話,他起身緩緩的朝著電話走去,貓瞳好奇的看著電話,手一揮就把話筒打在地上。

「喂?俊秀?」朴有天以為是俊秀接通了,但他卻遲遲沒聽見俊秀的聲音。

俊秀的耳朵是聽見了話筒裡那些微的聲音,他蹲了下伸就趴在話筒上,豎著耳又聽著。

「俊秀,我是有天。」

咦?是主人的聲音。

「主人!」俊秀突然對著話筒喊了一聲。

「你竟然會接電話呢。」朴有天開心的走在路上,而俊秀是則是趴在地上笑說:「我沒有接,我把它打在地上。」

朴有天聽得是心都寒了,不過瞧他們雙方還能溝通自如,朴有天只能推定他家的電話還是可以使用,沒有被摔壞。

「俊秀吃飯了嗎?」

「還沒,我在等主人!」俊秀好像很開心的樣子,連說話也都特別有精神。

「那我幫你買晚餐回家喔。」

「好!」

朴有天掛了電話,俊秀從電話裡頭聽見了電話被切斷的聲響,沒再聽見朴有天的聲音後,他也沒將話筒再次放回,只是將話筒放在地板上,自己又回到沙發上等著朴有天。今天朴有天到家的時間也就是一般沒有加班的時間,他門一開,俊秀就趕緊從沙發上爬了起來,動作俐落的跑去家門口迎接朴有天。

「主人你回來了!」

「你先把褲子穿上吧。」朴有天紅著臉看了俊秀的下半身一眼。

「可是我不想穿褲子。」俊秀皺眉說。

「不行,去穿起來。」

朴有天雖然是很溫柔的答話,只是他的立場很堅持,就是要俊秀有穿褲子的習慣,這不僅僅是為了俊秀自己好,也是為他自己好。這種身材這種體態,縱然俊秀是個男人,任誰看見了還是會不禁的遐想幾分。

後來俊秀也只能乖乖的順從朴有天回到房間將四角褲穿上,人才又回到飯桌上與朴有天吃著晚飯。

「俊秀。」朴有天突然喊了他。

「嗯?」

「你願不願意……讓昌珉知道你現在的樣子?」

「可以啊!」俊秀很快就答應的說。

朴有天本以為自己可能需要說服俊秀之類的,但沒料到俊秀竟然可以這麼大方。

「那……你現在這個樣子可以跟貓咪說話嗎?」

「可以!」俊秀開心的笑說:「我今天就在窗戶那邊跟一隻貓咪說話喔!」

「你沒有穿褲子的趴在窗邊跟貓咪說話!?」朴有天皺著眉問。

俊秀看朴有天那麼緊張,他趕緊搖頭說:「我有穿褲子!」

朴有天只能姑且相信。不過同時的,對於沈昌珉煩惱的問題也有個著落了,他想,也許得盡快讓沈昌珉知道他家俊秀可以幫忙,好讓沈昌珉家中的那隻藍貓不會餓死。但他的心也才有個安定時,俊秀卻突然對他做了一個要求。

「主人,今天我們可不可以一起洗澡?」俊秀的臉蛋笑的可愛,紅腦袋就趴上桌的看著朴有天的臉又說:「順便幫我擦背啦……。」

這麼可愛的語氣,這麼可愛的面容,朴有天只能委屈自己想拒絕的衝動,點頭嘆口氣答應道:「我知道了。」

其實他什麼也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的處境,正步入於貓奴的地位呢。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