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在享用完晚飯以後,他將桌上的餐碗盤給予刷洗,待他忙完後走至客廳後才發現自家的家用電話是橫屍於客廳裡頭。朴有天是趕緊的給予搶救,然而在他確認家電的生命仍能持續之後,他便也被趕著要洗澡的俊秀給拉進了浴室裡頭。

「我要洗澡我要洗澡!」俊秀有些耐不住性子的說。

俊秀是光溜溜的坐在馬桶上等著朴有天替他調水溫,這番情景朴有天本已適應了,只是,現在坐在馬桶上的已經不是一隻可愛的小紅貓,而是變成了有些誘人的紅髮美男光著身子坐在他家的馬桶上。

想起過往,俊秀以前是兩三個月洗一次澡,每次洗澡朴有天總會搓揉著俊秀的背脊,每想到當俊秀變成人了以後,這種習慣仍是讓俊秀念念不忘,昨天俊秀還能自己洗澡,今天就以沒辦法忍受沒人替他刷背的日子。

朴有天雖說照顧起來是有點辛苦,不過他又沒辦法拒絕俊秀撒嬌模式的請求,看到俊秀的表情,他知道自己若真的拒絕了,這大概是一種滔天的罪過吧。好在朴有天生性比較溫馴,不然俊秀大概也沒辦法在變成人以後繼續享有他當貓的特權了。

朴有天進了廁所以後也順便將自己的衣服都脫光了,他將俊秀以及自己的髒衣物都丟進了洗衣籃裡頭,就如往常一樣,他光著身子開了蓮蓬頭,摸著灑出的水溫,準備替俊秀洗澡還有自己洗澡。

以前當小貓時俊秀並不會太去注意朴有天的身材,他總是等著玩水,等著朴有天替他刷毛,不過現在的他眼神以及心態已不同了。

俊秀的貓瞳看著朴有天的身子,他覺得他家主人的身材很不錯,雖然不像自己的來的那麼有肉感,不過朴有天的身子卻是相當的有骨感。在俊秀想伸手摸朴有天的身體時,朴有天突然的轉過身面對著他,然而拿著蓮蓬頭在他的身上沖洗,大掌很自然的摸著俊秀的背脊,算是替他做個小清洗。

「我就幫你刷背,等等頭髮還有重要部位自己洗喔。」朴有天面對著他輕聲說。

俊秀的耳朵因為被灑到了熱水所以是反射的動了一下,也不知有無把朴有天的話聽進耳裡。他的雙手是抓著朴有天的腰際,額頭都快靠上了朴有天的肚子,垂著頭的他,雖然覺得朴有天的刷背技術讓他覺得很舒服,不過他的眼神卻是控管不住的一直看著朴有天的老二。

本來一直覺得老二沒什麼的俊秀,看見朴有天的,他的內心不知為何就有種想玩的衝動。明明就跟自己的老二長的一樣,但他卻控制不了的想欺負眼前這對他是百依百順的乖巧主人。

朴有天並沒有太去注意俊秀的變化,他只是盡自己的本分替俊秀刷背,待他完成了這項辛苦的工作以後,他又拿了蓮蓬頭替俊秀的背脊沖刷,便說:「好囉!你可以自己洗了。」

俊秀的額頭是離開了朴有天的肚子,當他抬起頭看著朴有天時,朴有天才有些驚訝的問道:「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俊秀的神情是裝無辜,他並不打算說出自己方才對於朴有天的想入非非。朴有天見俊秀沒有回話,他也就替自己沖了熱水,待身體都濕漉了以後才擠了洗髮乳開始洗頭。

俊秀在一旁也替自己的清洗,今天他們倆人的話沒有很多,但俊秀的雙眸卻是虎視眈眈的看著朴有天。朴有天在一旁還洗的安心,但事實上的他卻是已不再安全了。

朴有天將頭上的泡沫沖洗完畢後,又擠了沐浴乳洗著身子,俊秀也學著他擠著沐浴乳替自己的清洗,不過當他看見朴有天在清洗他的某重要部位時,俊秀是頓了一下,沒幾會便叫了朴有天,「主人。」

朴有天聽見俊秀的呼喊,他以為俊秀是遇上了什麼困難,趕緊的轉過身看著俊秀,「怎麼了?」

俊秀紅著臉,他覺得朴有天洗澡的動作好像在誘惑他一樣,尤其那濃密又翹的睫毛總是緩緩著眨眼看著他,他的內心像是被點燃了火苗一樣,啟動了欺負眼前獵物的欲望。

俊秀身上是沾著沐浴乳,他緩緩的走向前沒幾下就把朴有天擠到浴室的角落,然而朝著朴有天純情的笑說:「主人我想玩。」

「玩?」朴有天皺著眉不能理解。

在朴有天發出了他的疑問後,俊秀的貓爪就抓住了朴有天的分身,朴有天是瞪大了眼,垂眼不可思議的看著俊秀的舉動,他趕緊抓著俊秀的手腕緊張道:「不行!這個不行!」這個東西絕對不是來讓你玩的!

但是俊秀卻沒有放手,他時而輕時而重的捏著朴有天的分身,朴有天的感覺是兩極化,不是痛死就是爽死。為了避免前者的觸感發生,朴有天決定逃脫俊秀的好玩,所以用力的打了俊秀的手腕,帶有斥責的語氣道:「俊秀放手!」

俊秀被朴有天這麼打了一下,他的手感覺到痛以後果然是放開了朴有天的寶貝,但臉上就是種傷心以及願懟,「主人為什麼要打我……。」

朴有天看見那神情心都快化了,可是現在的他絕對不能動搖,他得趕緊想個辦法將自己身上的沐浴乳都給沖洗掉,然而快速的離開這間小浴室。可這一切都只能怪他腦子轉的不夠快,在他要快速的離開浴室的角落時,俊秀伸手一把就擋住了他的去路。

這種感覺就像是……變相的貓抓老鼠啊。

「俊秀……我們要先把身體洗乾淨。」

「我想玩。」

「你要聽話啊。」

「可是我想玩。」

這話一說完,朴有天已經沒有談判的機會了,俊秀伸手就抓住了朴有天的寶貝,來來去去的不懂施力虐待著朴有天,朴有天握緊了俊秀的手腕,皺著眉痛苦的說:「很痛。」

「痛?」俊秀不明白。

朴有天腦子裡認為,他不能再如此縱容眼前這看見新鮮事就起了玩弄心的俊秀,在俊秀還未對他有下一波的動作時,朴有天快速的轉身,伸手就將俊秀壓進了廁所的角落,趕緊拿了蓮蓬頭就替彼此沖洗身上的沐浴乳。

俊秀是被朴有天半壓著狀態,他也只能乖乖的聽話,但他終究沒有死心。雖然能感覺到朴有天心中的怒氣,但俊秀卻是高傲了幾分,那種神態就擺明著,『老子沒在怕』的樣子。

所以就在朴有天洗完澡決定趕緊離開廁所時,俊秀快速的欺壓上他,開心的笑說:「主人我們來玩。」

朴有天聽見這誘人卻又危險的引誘他是嚇壞了,他抓著俊秀的肩膀說:「不行!」

俊秀卻先發制人的抓住了他的寶貝笑說:「可以!」

結論是:完了。

俊秀把朴有天壓在洗手台邊,他腦子想著,方才的力道讓朴有天覺得痛,那麼放輕一點呢?

這不得了的學習能力,朴有天皺著眉抓著俊秀的手腕,不可置信的看著俊秀隨意的玩弄自己,他嘴上輕輕喘著氣,俊秀的手感卻是覺得手中的玩物越來越硬挺,他覺得有趣,於是開心的說:「主人他翹起來了!」

「俊秀……。」

朴有天覺得這一切太要命了,到底是誰教導俊秀去挑弄這些東西的?

「隔壁的貓咪說,他每次看他家主人用這個東西臉上好像都很舒服的樣子。」俊秀天真的說。

朴有天閉上了一隻眼,皺著眉道:「以後……不准再跟那隻貓咪來往。」

事實上俊秀什麼都知道,他只是想將責任怪罪給隔壁的貓咪而已,其實他知道這個部位是做什麼用的,也知道它將會帶給人怎樣的一個觸感,只是到目前為止,他都不曾看見自家的主人這麼玩過自己,所以他想替他來玩弄這麼一個致命的東西。

「主人很舒服嗎?」

朴有天抓著俊秀的肩膀,喘著氣沒有說話。俊秀媚惑的一笑,便把朴有天體內的熱液給擠了出來,那般的熱液就灑在俊秀的手上,俊秀還不懂怎麼會有這種東西,當他想伸出舌頭就想舔舐手中的液體時,朴有天這回是用力的抓著他的手,喘著氣說:「不准舔。」

他抓著俊秀的小手來至身後的洗手台上,快速的替俊秀洗掉那些熱液。

朴有天的神情並沒有隔壁貓說的舒服,反倒是一種無奈。

「主人……。」

俊秀覺得這回自己好像真的做錯了,朴有天拿著毛巾替俊秀擦著身上的水珠,又替他穿完衣褲,低聲說:「出去等我吧。」

俊秀無辜的看著朴有天的神情,他不懂明明事件很舒服的事情,為什麼朴有天要露出那種神情呢?

「主人對不起啦。」俊秀站在浴室門外說。

朴有天在要關上浴室門時,他是嘆了口氣說:「沒事,我等一下就出去。」

朴有天依舊沒有罵他,但是俊秀的表情卻是種錯愕,他的心中不禁的想起隔壁貓咪說的話。

貓咪說,主人跟女主人做這種事情的時候表情比用摸的還舒爽喔。

於是俊秀下定了決心,為了讓他家主人有舒爽的表情,他決定對朴有天發情了。



────未完────

好色,好久沒寫這種東西,總覺得有點卡卡。
話說可否容我晚一點回覆呢?回家後有點忙,呵呵。
真是對不起各位,不過看見各位的留言,心情很不錯:))
謝謝你們。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