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珉豪這次期中考的成績果真就如他所預料,實在是慘不忍睹,但分數上很平均,看不出崔珉豪對於哪一個科目較有興趣。

他坐在沙發上,將崔珉豪的考卷一一的羅列在客桌上,就如發牌的荷關,將崔珉豪的考卷擺得相當漂亮,也讓崔珉豪的分數沒有任何障礙的顯露在客桌上頭。他花了幾秒鐘在內心盤算了崔珉豪的平均,輕聲說:「平均大概是三十五分。」

崔珉豪坐在地板上,下巴就靠著客桌,抬眼看著他笑說:「好像還不錯喔?」

「應該說你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喔,是喔。」

他拿起崔珉豪的數學考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便說:「我記得我課堂上教過這一題。」

崔珉豪看著他指的試題,點點頭說:「我有印象。」

他沒有說什麼,只是又將考卷放回桌上,淡淡的說:「老師考完都會檢討,你每份考卷都要交出訂正給我。」

「很多耶!」

「沒辦法,學習就是溫故知新。」

崔珉豪的大眼很不情願,但是也沒有辦法。再如何,當初是崔珉豪要求他的幫助,現在無論他說些什麼,崔珉豪都沒有選擇的權利。如果想進步,就必須聽他的。

事實上,他也不是個非常無情的人物,當崔珉豪開始在客廳裡進展課程的新進度時,他通常會替他泡個茶米茶,或是貢獻出他家中的零食。雖然這些食物並不是特別高級貨,可至少也不會難吃到哪去,反倒能讓崔珉豪提振一些精神。

崔珉豪的脾性說穿了也是好商量的個性,雖說偶爾崔珉豪會唸書唸到抓狂,甚至是會把書蓋上然而一副就是不想唸的樣子,可過沒多久,崔珉豪還是會重新的拿起教科書,把今天他所安排的進度都給完成。

當然,身為數學老師的他,對於其他科目的問題上並不能給予一個很好的解答,不過從他嘴中說出的答案,往往都與該課目的老師講解方式是相去不遠。崔珉豪曾好奇的問他,為何一個堂堂的數學老師,會懂這麼多?他是聳聳肩的答,他只是靠著高中當初所學的記憶罷了。

後來,崔珉豪又從他身上套出了不少有關於他的過去資訊,崔珉豪不小心知道了他所唸的大學是唸明星學校,有交過女友,但貌似還是個處男。他並不介意崔珉豪的身家調查,當然,崔珉豪也告訴了他許多有關崔珉豪自己的家事背景。

雖然到目前為止他還不是很了解崔珉豪家中的狀況是如何,但他能確定的是,崔珉豪一個人租在外頭唸書,很少回家。

「我唸完了!」崔珉豪在他的客廳裡大叫說。

他看著崔珉豪收拾著桌上的參考書,又默默的轉過頭看著牆上的掛鐘。今天他們兩人花了教多的時間補習,眼看也快十一點了,待崔珉豪快速的將書包收拾完畢以後,他也隨同的站起身,輕聲說:「我陪你回去吧。」

「不用啦,我家就在附近。」崔珉豪揹起書包,走出客廳說。

不過他還是穿上了拖鞋,與崔珉豪一同走出了他的狗窩。

「老師,你真的要跟我回去喔?」

「因為很晚了。」他低頭看著崔珉豪說。

其實他是擔憂崔珉豪這麼晚回家會發生讓人難以預料的事情,所以他想陪崔珉豪走回家。

「不過真的沒有很遠。」

「既然沒有很遠,那就走吧。」他關上了家門說。

崔珉豪見他如此堅持,也沒再多說什麼,就讓他陪著自己走回家。

崔珉豪並沒有騙他,他們倆人所居住的地方真的離的不遠,怪不得在尚未熟識對方以前,他們總是走著同樣的街道回家。崔珉豪住的地方似乎比他還要好一點,可看上去卻是有點孤寂。

「一個人住那麼大。」他看著崔珉豪的狗窩說。

崔珉豪笑著從書包裡掏出鑰匙,笑答:「爸媽說這樣比較舒服一點。」

「你家家境應該不錯吧?」他估計這麼大的狗窩每月的租金應該是不便宜的。

「小康吧。」崔珉豪笑說。

崔珉豪走進家中後,回頭看著站在門外的他,「老師,明天見囉。」

「嗯,洗完澡就可以睡了,不用熬夜唸書。」

「我也飽和了,唸不下去了。」崔珉豪臉上開心的笑說。

他看著崔珉豪的笑臉,心底不知為何總算有個依畏。至少到目前為止,他知道崔珉豪很努力的想進步,學習上並不是愁眉苦臉,而還是有所笑容以對。

「早點睡。」他說。

「你也是,老師。」

後來是他先轉身離開崔珉豪的狗窩,只是他並不曉得,崔珉豪站在門邊看了多久的他的背影才將家門給關上。

他走回家以後,花了點時間將客廳裡崔珉豪所製造的橡皮擦屑清理乾淨後,睡前來個小梳洗,沒多久他便躺上床準備迎接明天新的一日。

隔天早上,他第一二節並沒有安排課程,於是他利用了這些時間替崔珉豪做了今天數學的教材,直至他得上課的時間到來,他才捲著數學課本來至他所教導的班級上課。

這堂課是崔珉豪班級上的數學課,他不急不徐的爬著樓梯,來至第五樓時,轉個身子卻看見了崔珉豪貌似與化學老師在班級外的走廊上說話。他本打算裝做沒看見的走過崔珉豪與那位化學老師身邊,但耳朵卻很不死心的聽見了他們倆人的談話。

「崔珉豪,你回去要唸書,這些這麼簡單你還會錯,你根本沒有唸書!」

「我回去有唸,真的有唸,只是考試的時候不小心判斷錯誤……。」

「那你到底哪裡不會!?」正當崔珉豪想開口說話時,那化學老師便又說:「這些東西不應該不會!你為什麼會錯?」

「老師我……」

「為什麼你連這種題目都不會!?」

「這不就是老師的職責嗎?」站在一旁的他,眼神看向崔珉豪與化學老師,突然的說。

化學老師抬著頭看著手中捲著數學課本的他,語塞了幾秒後才問:「沈老師,這話是什麼意思?」

「學生不懂,把學生教到懂不就是老師的職責所在嗎?」他淡聲說。

「是崔珉豪不夠認真!」

「究竟是他不夠認真,還是你不夠有能力教會學生?」他略微的瞇起眼說。

化學老師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他,他知道化學老師心中在想些什麼,肯定是認為他這位新來的菜鳥憑什麼指責他。但事實上,不僅僅是指責,也還想替崔珉豪出口氣,為崔珉豪一直以來的努力做個表態。

「如果沒什麼事情,不要讓耽誤學生上數學課的時間。」

他與化學老師的梁是結下了,可他不在乎,他在乎崔珉豪心中的結痂再次被剝裂,然而那種疼痛的觸感再次摧毀崔珉豪好不容易才重新建築的信心高塔。

「老師……。」崔珉豪轉過身看著他,眼眶似乎有些紅潤。

「已經上課了。」

「其實你不用這樣,你會被其他老師排擠的。」

「被排擠嚴重,還是扼殺未來的國家棟梁嚴重?」

「可是你拯救的也許不是國家的棟樑,可能只是國家可有可無的人渣。」崔珉豪眼淚滾落下來說。

他看著崔珉豪的眼淚,不自覺得睜大了雙眸。教室內的學生紛紛的探出頭看著走廊上的他們,這一時間,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或者不該說什麼話。他只能看著崔珉豪站在走廊上抖著肩膀,一個人握著拳頭抵在眼球前,制止眼淚持續落下。

每日每夜辛苦的補習,為何終究還是替自己所努力的成果流下傷心的眼淚?

他緩緩的走向前,不顧走廊上任何人的視線,一把就把崔珉豪抱進了算是寬厚的胸膛裡。

「不要放棄,聽說你的偶像是金俊秀?」他在崔珉豪的耳邊輕聲的問。

「嗯。」崔珉豪靠著他的肩膀,點頭答道。

「下次的月考只要有進步,我就幫你拿金俊秀本人的簽名照。」

「可不可以要金俊秀與朴有天倆人合照的簽名照?」崔珉豪紅著眼眶看著他問。

「可以。」他說到做到。

所以,讓我們重新拾回原本就該有的信心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