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之後的日子裡頭,他與化學老師的口角是傳遍了整個教師辦公室,傳播的速度會如此之快,他能保證,絕對不是他這個日常生活裡頭說不到十句話的人所散播的。

他知道辦公室的每個老師偶爾會用著不是很友善的眼光看著他,但不是全部,僅是某小部分常如高中小團體般會聚集一起批評崔珉豪的那些特定科目的老師。可這種日子對他而言,他是過得比吃飯簡單,至於那些背後的批評與謾罵,只要別讓他當面聽見,他覺得一切都無所謂。

當然,崔珉豪的補習仍然是繼續,他並不允許崔珉豪就此臨陣脫逃,再如何,也得讓崔珉豪拿個進步獎。所以就算是假日,他也不打算輕易的放過一分一秒。

「好好的寫。」他盤著腿坐在客廳的地板上說。

崔珉豪看著他雙手抱胸,知道自己的若不將今天的進度練習完畢,他是不會罷休的,所以崔珉豪只能皺著眉頭硬寫,然後不敢吭聲的默默咒罵在心中。

過了二個小時候,他才問這麼一句話:「中午想吃什麼?」

「隨便啦。」顯然崔珉豪已經沒什麼耐性可言,頭就趴在教科書上又說:「我不想算了。」

他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間,也嘆了口氣說:「還是去超商買食材?」

「老師你會做飯?」

他站起身來,瞄了崔珉豪一眼道:「略懂一些。」

崔珉豪也隨後的將他所出的題目擺一旁,高興的站起身說:「那我們快去超市!」

對於崔珉豪而言,這算是天大的發現。原來他不僅會教數學,還會做飯,到這年頭一個男人要懂這麼多東西可說是奇蹟了,崔珉豪還不曉得原來自己早遇上了這傳說中奇蹟的男人。

他們倆人有一句沒一句的慢步走至超商,崔珉豪拿著菜籃,也沒過問他的意思就開始挑了自己想吃的食物。他是不覺得這樣的舉動有什麼,不過在與崔珉豪晃了一圈之後,他看著菜籃裡頭的食物,額頭上卻不禁的冒出了冷汗。

「先生,一共是兩千元。」

他挑了眉,也沒說什麼的就將信用卡拿了出來,刷卡簽帳後便拎著那一大貸的食材與零食走出超商。

「老師我回去會給你錢。」

他停下了腳步,愣了一會說:「不用。」

就算再怎麼窮酸,他也不至於連這兩千塊都付不出來。

「不要啦,這樣感覺很像你在養我耶。」崔珉豪不覺羞赧的就說。

說點正經的,雖然他不會排斥同性之愛,但不代表他能接受同性間一些曖昧的用語。可能崔珉豪說這些話並沒有特別的意圖,本意也許僅只是想表達還錢的重要性,但這番的說詞,讓他是不曉得該怎麼回應,更不曉得該用何種心態來面對崔珉豪天真的說法。

「這麼說不太好,好像我們兩個有關係。」他邁步繼續向前走,輕聲的說。

「什麼關係?」

「感覺像我包養你。」

崔珉豪睜大了眼,換他停下腳步大笑的說:「事實上就是這樣。」

他翻了白眼,「差多了。」

崔珉豪是跟在他的身後,時不時的扯著他的衣服,一路上就像跟屁蟲一樣的對他打鬧。他總是會不自覺的觀察崔珉豪的笑容,崔珉豪那沒有任何壓力的笑容,他看得很放心,至少現在的崔珉豪,並不會再露出當初站在教室外的走廊被老師苛責的那種神情。

雖然到目前為止他還不懂崔珉豪究竟是個怎樣的學生,但對於崔珉豪有個怎樣的過去,或者崔珉豪的本性,他沒有興趣,也不求甚解。

「老師,你煮的菜能吃嗎?」

他站在廚房裡頭隨便炒著菜,看上去是有模有樣,但味道可能就還有待商榷。

「不能吃你也得吞。」他淡淡的說。

崔珉豪站在一旁看著,他們倆人各自安靜了炒一盤菜的時間,當他將抽油煙機關閉之後,正想端著熱疼疼的飯菜走出廚房時,崔珉豪卻抬起頭問:「老師,最近你會不會過得很辛苦?」

他手中端著菜,看了崔珉豪一眼後便走出了廚房。

「你指什麼?」

「就是……其他老師對你的態度。」

他又走回廚房,拿了碗筷給崔珉豪,順手又打開了電鍋蓋,輕聲說:「要怎麼說是他們的事情。」

「這樣你不會覺得工作場所的氣氛很糟嗎?」

「通常我待在辦公室的時間不多。」幾乎滿堂的他,計算起來他還真不常待在教師辦公室裡頭。

「但還是會有跟其他老師碰頭的時候啊。」崔珉豪手中拿著碗,只是顧著說話卻沒替自己盛飯。

他看著崔珉豪手中的空碗,很自然的將自己手中裝滿白飯的碗與崔珉豪手中的交換,「不用擔心我,顧好自己就好。」他邊盛飯邊對著崔珉豪說。

崔珉豪轉過身走至餐桌,一屁股就給坐上,但他的臉色仍是不怎麼好。

「老師,很少人跟你一樣。」崔珉豪將一口飯送進嘴中,若有似無的咬著說道。

他只是聽著,將桌上的菜夾進自己的碗內,沒說話。

「如果我還是沒有進步,你會不會傷心啊?」

「那就繼續補。」他說。

「你不會嫌煩嗎?」崔珉豪臉上有了笑容問。

「嫌你煩還是嫌我煩?」

「嫌……」崔珉豪愣了一會,可卻接不下去。

「我不會嫌你煩,我只怕你嫌我煩。」他輕聲說。

崔珉豪聽了這話,本想說話的氣勢卻又縮了回去。雖然沒有任何言語,但崔珉豪的臉上卻莫名的有了不一樣的笑容。

「老師,能遇到你,我覺得很幸福。」崔珉豪微笑說。

縱然桌上炒得菜肉是不怎麼樣,可崔珉豪是越吃越有感觸,甚至到了最後有點食不知味,但崔珉豪還是努力的箝著眼淚,將嘴中的飯菜吞下嚥。不是飯菜難吃,是崔珉豪害怕自己會愧對眼前一直沒什麼表情的他。

「不要說得好像你要把人生嫁給我了。」他看著崔珉豪,淡聲道:「人生是你自己的,以後會遇見更讓你覺得幸福的事情。」

崔珉豪沒有馬上接下文,他只是看著他,將手中的飯吃了一半以後,突然問:「不管結果是什麼,老師都不會生氣吧?」

他也看著崔珉豪,點頭答道:「成績不好有什麼好令人生氣。」

爾後,崔珉豪也僅僅是笑而不語,低頭將手中的飯菜都給吃光。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