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崔珉豪經歷過第二次月考以後,幾乎是攤在自己的家中,還告訴他,好不容易考完的月考,想好好睡一覺,暫時別再替他補習。

當然這種要求並不算過分,畢竟在考前他也壓榨了崔珉豪許多天,甚至是花更多的時間集中訓練也在所不惜。不過這般的做法總是有缺失,人的潛能是無限,但體力總有限。所以在結束掉三天的月考後,崔珉豪回家後便也倒頭就睡。

他難得一個人悠閒的在家中做著一人的休憩,想起一個月前,他的生活從來就不只有屬於自己。雖然是花了許多時間替崔珉豪補習,但他並不覺得有什麼吃虧,反倒是現在,只有自己一人的家,他卻覺得有些不適應,可能還覺得有些空虛。

今天是考試的最後一天,學校只上半天的課,由於他並不想留在教師辦公室改考卷,所以他索性的就將所有的答案卷都帶回家中。只是今天的他也有點懶散,並沒有特別有想閱卷的衝動。

他走進房間內也躺上了床,閒來無事的看著天花板,腦子不自覺就回想起最近所發生的事情。無論是值得同情還是不值得同情的事情,他發現自己的生活似乎都充滿了崔珉豪,每件事情都與崔珉豪有關。

一個人活久的他,並不曉得原來會有這麼一天,他的世界會有別人。

他還特地為了崔珉豪,撥空找了一天去找金俊秀,強迫金俊秀與朴有天來一張親密的合照並簽上他們的大名。那時的金俊秀很好奇的問他,究竟是什麼人能讓他付出這麼多,甚至替那人來向他要簽名照。

以前的他,縱然是朋友知道自己與金俊秀的關係要好,但他從未對誰行使他這項特權來向金俊秀賣人情,要金俊秀的本人簽名照。現在想想,金俊秀問的問題很好,因為這個問題連他這著聰明百世的人都沒個解答。

崔珉豪到底算是他的誰,屬於他什麼人?普遍一點就是學生,那麼再特別一點呢?

他漸漸的閉上眼睛,沒多久後便也睡去了。

當他再次醒來以後,是手機的來電鈴聲吵醒了他,他在半個睡夢裡揮著自己的手臂拿起擺放在床頭的手機。他並沒有特別看是誰打電話給他,只是心中有些不爽的接起那通電話。

「老師,你有要吃什麼嗎?我順便買過去。」

他聽聲音知道是崔珉豪,只是腦子似乎還沒醒的就問:「幹嘛過來?」

「去你那邊玩啊,我一個人覺得蠻無聊的。」

他想了一會,在床上是坐起身來,輕輕的嘆口氣,「隨便你買。」

「好。」崔珉豪笑說。

事實上一個人的他也覺得很無聊,本來打算一覺到三更再起來洗澡,可現在他所盤算的計畫已經破滅了。作息不正常是他的興趣,不過偶爾正常一點,他也覺得不壞。

後來崔珉豪來到他家時是什麼也沒買,只是痞痞的朝著他笑說:「老師今天有夜市,我想去逛夜市。」

「你自己去吧,我隨便吃。」他站在門前輕聲說。

「欸,你幹嘛這樣,一起去啊。」崔珉豪抬眼看著他說。

不是不想陪他去,是他有點不想出門。當他站在門口考慮時,崔珉豪沒經過他的同意也就私闖了他的民宅,很習慣的走進了他家中。當然他是不會說什麼,他只是將門關上,也隨著崔珉豪走進自己窄小的客廳。

崔珉豪一如往常的盤腿坐在客廳的地板上,他自動的打開他家的電視說:「老師給你十分鐘整理,十分鐘後一起去逛夜市吧。」

這種半脅迫的請求他也只能認了,不過他的整裝不需要花上十分鐘,待他一切都整理完畢後,他是來到客廳坐在沙發上與崔珉豪一同看著近期的新聞。

今日的新聞似乎是特別的精彩,有校園霸凌,有老師打學生,有學生打老師,也有一些重大的社會時事,有人被殺或者被傷害,或者有女人被強姦等等諸如此類的案子不斷的播送。他聽著主播說著新聞內容,最後是伸過手按了放在客桌上的搖控器。

「哦,你要出發了嗎?」崔珉豪轉頭看著他問。

「十分鐘不是到了?」所以他才關掉電視,拒絕收看那些沒什麼文化素質的新聞。

他們倆一同離開了小公寓,崔珉豪走在前頭,他則是跟在後頭,彼此之間並沒有太多的談話。他看著崔珉豪的背影,他總覺得今天的崔珉豪很不一樣,似乎有話對他說但卻刻意的沒有說。這一切只是他個人的猜想,所以他也不方便去過問崔珉豪什麼。他是教數學的,跟心理學這種東西是掛不上邊的。

他的腳步持續的向前走,直到他心不在焉的撞上崔珉豪時,他才發覺崔珉豪早已停下腳步。

「老師。」崔珉豪轉過身抬起頭說:「你改考卷了嗎?」

「還沒。」他垂眼道。

「怪不得。」崔珉豪臉上微笑說。

這話他沒聽懂,可崔珉豪卻是往前走去。

他們來到了夜市,這個夜市算大,也挺多人的。在人潮裡頭他是被擠的沒辦法買自己想吃的小吃,而崔珉豪是緊緊的抓著他的衣角,快被人擠離他身旁的崔珉豪是受不了的大叫:「不要擠了啦!」只是沒人理崔珉豪。

還好他有身高的優勢,轉頭就知道崔珉豪是被埋在哪匹的人群之中,他在人群中逆向行駛,一步步的潮著崔珉豪走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嘴中輕聲的朝著不特定人說。

等他距離崔珉豪不遠時,手一伸就抓住了崔珉豪的手心,一把就將崔珉豪拉至自己的身邊,「你不要再拉我的衣服。」他看著崔珉豪又道:「再拉會破掉。」

所以他才選擇牽了崔珉豪的手掌,反正在人群裡頭,沒有人會多注意他們倆人的手是牽一塊的。崔珉豪走在他的身後,他緊緊的牽著崔珉豪,直到他們走出了最多人潮的小吃街。

他們倆站在沒什麼人的角落,喘著氣看著眼前小吃街的人潮。

「真的好多人……。」崔珉豪無奈的說。

「大概是因為每所學校都剛考完試吧。」他說。

「應該是吧。」

後來再當他們重新選擇人較少的小吃街走入之後,他們倆人也沒再牽過彼此的手了。

明明只是想果個腹卻沒料買個晚餐會如戰爭一樣的困難。不過最後他們還是填飽了肚子,滿足的一同走出夜市來。他們倆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只是到了崔珉豪回家的小巷後,崔珉豪停下身子,轉頭看著他又問:「老師,你今天會改考卷嗎?」

「會吧,這次我先改你的。」他開玩笑的說。

但崔珉豪卻無神的回應他,「不要被嚇到了。」

「說什麼,我相信你。」他說。

崔珉豪的眼神有些哀傷,不過他還是朝著自己的家走去。他看著崔珉豪的背影,本是想目送他回家,但沒想到崔珉豪又在半途中轉過身看著他。

「老師。」崔珉豪聲音有些大的說:「也許你會失望,但是還是謝謝你。」

他站在原地沒說話。

「如果我是女生,我一定會把我的人生嫁給你。」崔珉豪微笑說。

後來,崔珉豪沒有選擇等待他的回應,一個人便走回了自己居住的狗窩。

他在原地站了有些時間,才慢慢的徒步走回家。

他並沒有如自己所說的率先改崔珉豪的數學考卷,他隨機抽樣,抽到誰的就先改。這次的數學題目學校的出題老師似乎是出難了,所以普遍性高二生普通班及格人數是屈指可數。不過崔珉豪的班級確實比較不一樣,及格的頗多,但分數大約都在六七十之間徘徊。

看到這樣的分數他並不驚訝,甚至是想,若是改到崔珉豪的,崔珉豪只要拿到四十分他覺得就已經算及格了。

只是現實的結果是出乎他所料。

他看著崔珉豪的考卷,不禁的皺起眉頭來。

「九十五分……。」他低喃。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