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早手中就抱著背包裝不下的多餘考卷,慢慢的走去學校裡頭。今天的他不曉得為何,竟然沒有想吃早餐的衝動。他從那堆考卷裡頭挑了二年A班的,看著手腕上的時間,內心有些匆促的想上二年A班的課程。

事實上他會如此,無非是崔珉豪的考卷所帶給他的震撼。他很懷疑,為什麼崔珉豪能在如此困難的題目之下拿到九十五這般的高分。他花了一整夜的時間研究崔珉豪在考卷上所寫的計算式,他茫然了,有些題目他並沒有給予過崔珉豪那些過於深奧的算式,為何崔珉豪寫得出來?

這近幾月的相處,他很清楚崔珉豪的實力到哪。他坐在教師辦公室,一手撐著腦袋雙眼無神的看著前方。冷靜的他,腦子不禁的想起崔珉豪昨夜與他出發去逛夜市時在路上與他的對話。

『老師,你改考卷了嗎?』

『還沒。』

『怪不得。』

怪不得?怪不得什麼?他皺起了眉頭想。

是怪不得他當時沒有對崔珉豪有太驚訝的表情?還是怪不得他當時沒有對崔珉豪詢問為何他能考如此高分?所以崔珉豪究竟想對他表達的是什麼?

他輕輕的閉上眼,他知道崔珉豪不可能會作弊,如果會作弊,他並不可能會受眾多老師的『關切』。想起『關切』,他的腦子自動的回想那時崔珉豪無助的站在走廊上所掉的眼淚。

難道那些眼淚,會是假的嗎?

當他再次睜開雙眼時,是有別的老師來告訴他,今天臨時要召開緊急的校務會議。他並不明白學校的事情能有多緊急,只是他還是聽命的與其他老師一同走至學校的行政大樓。

他來至會議廳,座位是不按名入座的,所以他隨意的選了一個並不矚目的位置,安靜的坐在裡頭。

「麻煩廣播崔珉豪一同到場。」校長低聲說。

雖說校長的聲音並不大,但他還是將校長所說的話聽得一清二楚。他略略得睜大了眼,眼神不自覺的看向他與崔珉豪都不愛的國文老師,才曉得原來自己的真被在暗中讓別人打小報告去了。

國文老師得意的看著他,可他的臉上卻還是一點表情也沒有。

「這次會議,是針對老師與學生的感情問題而召開的。」校長突然站起身說。

他的眼神沒有看誰,就只是盯著會議室的大門看。

「沈昌珉老師,能否解釋你為何與成績相當不好的崔珉豪同學有課後輔導?輔導的內容跟性質是什麼。」校長嚴厲的質問。

他緩緩的眨著眼,抬眼看著校長說:「內容是在校所有的科目,性質就是輔導。」

「純粹輔導?」

「是。」他輕聲答。

校長看了他一眼,突然又說:「那麼……」

這時的崔珉豪連門也沒敲的就打開了會議室的大門,一進門的第一個眼神就是找著他。他也看向崔珉豪,校長則又繼續過問:「除了課後輔導外,聽說你日常也與這位成績不好的崔珉豪走很近。」

他的眼神又轉過看著校長,其實他的心中有點不爽,甚至想罵人。為何眼前這位校長每次說起崔珉豪,前頭的『成績不好』都非得加重語氣不可?

「您認為他成績不好?」他反問。

「不是嗎?」

「擔任崔珉豪各個科目的老師,唸出他的分數吧。」

他曉得所有的老師一定都將成績改完了,所以不會有人不知道崔珉豪的分數。而且,不知道為何,他突然能果斷的推定,其實崔珉豪考不好似乎是種刻意,也故意在自己的面前裝笨。但所為何事,這點他想不通。

各個老師在這壓迫的氛圍之下,便將崔珉豪這次的分數全然的唸出來。除了國文依然是擺爛以外,其餘的科目皆是高分的誇張。這也讓校長重新調查當初崔珉豪入學考試的分數,其實他就是個資優生,既沒有父母走後路,也無與學校有所關係的人出面替他求情讓他唸這所學校

果然,崔珉豪其實就是個謊言。

「為什麼……你的成績要裝爛?」校長看著崔珉豪問。

崔珉豪似乎是透過眼神想向他請求安慰與原諒,只是他的眼神並沒有平常的惺忪,反倒是睜大著眼看著崔珉豪,質問著他為何要裝成一個笨小孩?

「我只是想測試每個老師的反應。」崔珉豪抬起眼來,嚴厲的說:「每個老師對於一個笨小孩的反應。」

會議廳裡頭的老師皆是目瞪口呆,崔珉豪並不用公布每個老師的分數,大家早已心裡有數,他們是怎麼對一個笨小孩,以及對一個聰明小孩所做的應對與處理。有人是侮辱,有人是鼓勵,再勤勞一點,就如他一樣會替崔珉豪課後輔導。

「我認為本校有必要再評估一次老師的教學素養,而且班上也做了每個老師在這幾個月裡頭的表現分數,如果學校不做裁量,我們會將在生活上所用手機拍下的畫面全部寄給媒體,告知大眾,現在的老師教學素質水準低落到個爆點。」

這一切就是一場測試。

往往都是老師出題目來測試每個學生的程度與高低,然而這回,卻是由學生出題目來測試每個老師的態度與人性。

崔珉豪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眶有些紅的看著他,「老師,這兩個月來,我騙了你,也騙了你的時間讓你替我補習。」

但他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不過,你是唯一我想給滿分的人。」崔珉豪朝著他微笑說。

全場的教職員是震懾崔珉豪的言語,當然校長立即的針對崔珉豪所說的話願意重新評估,並且採納學生的意見,來對教職員來場對質。只是,雖然崔珉豪所計畫的目標已達成了,但校長卻未偏離這次校務會議的主題。

「那麼,我想請問你,在這期間,你有對沈老師抱任何不單純的感情嗎?」

崔珉豪的大眼顫抖著,喉間是吞了一口口水,嘴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沈老師呢?」校長轉過身問。

他同是一句話也沒說。

「沈老師,有別的老師向我出示你與崔珉豪的私生活照片,但我想知道,你們是不是真的相互喜歡,還是僅是朋友關係?」

校長將他們倆被偷拍的照片放上了PPT,於會議室裡頭供在場所有人觀看以及評估。那張照片記憶其實對他們沒有很遙遠,也就只是他們倆在夜市裡頭牽手逛街被拍見而已。

「能否對此張照片做解釋?」校長問。

「就如您所見。」他輕聲說。

崔珉豪看著他,本想在會議廳裡頭說些什麼,可校長卻搶先道:「沈老師,你懂規矩的。」

他懂,想當然爾就是被革職。

「老師,你可以否認啊!」崔珉豪皺著眉對他大喊說。

這句話也代表了,崔珉豪承認自己的心中的不單純,但並不願讓他為了自己的所闖出的情感禍而閉口不為他自己的清白來場辯解。

「你就否認啊!」

「對於一個一直以來就存在的事實,為什麼我要否認?」他淡淡的說。

他的眼神又呈現了惺忪的狀態,第一次朝著崔珉豪微笑。他的腳步慢慢的走向崔珉豪,將今天一早放入他口袋中的簽名照拿了出來遞給了崔珉豪。然而,崔珉豪在看見那張照片時,崔珉豪幾乎是垂著頭大哭起來,手掌就緊緊的抓著他的手臂。他曾經說過的,他說到做到。

第一份工作的下場雖然是如此,但他並不覺得糟糕。

他緩緩的將崔珉豪抱進懷中,在他耳邊輕聲說:「謝謝你出了這道題目,而我,是唯一通過這場測試的人。」






a182fb3d95a3b036baa1679f.jpg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